談「傳承」(二)

  我們今天談「傳承」。 


  最初,師尊本身學密法。剛開始,我還不懂得什麼叫「密教」。最早我認識密教,是有人跟我講:「有一位蓮華生大士,是密教的祖師。」我就是聽到這句話。「蓮華生大士?怎麼我都從來不知道!」 


  「密教」是什麼?當初我聽到「密教」,「喔!我知道了,是神秘的宗教,叫做密教。」我那時候的知識,也跟大家都差不多,什麼「密教神功」,他們很利害,會呼風喚雨,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 


  還沒有遇到師父以前,蓮華生大士在禪定裡面顯現,為你受種種的灌頂。蓮華生大士也跟你講:「你所受的,是屬於虛空的傳承。虛空的傳承給你,但是你在人間,你一定要再去禮拜師父,得到人間的傳承,人家才會印證你。」 


  你假如說:「我禪定,我是跟釋迦牟尼佛見了面,我是釋迦牟尼佛的傳承。」人家就不會印證你,因為人家沒有看到。所以當初我聽了蓮華生大士的話以後,回來就趕快去拜師學密法。 


  今天印證了蓮華生大士所講的話,祂說:「你必須要有人間的傳承,趕快去拜師,這樣人家才會承認你。」 


  有的人說:「盧勝彥的密法,大概是沒有傳承吧!」講這個話的人,他就不曉得了。 


為什麼呢?密教的教主,都跟我同台做法會。密教的仁波切,都來皈依師尊。我這件衣服,還是我的弟子送我的,他也是仁波切。這件衣服,是從達蘭沙拉寄來給我的。他是仁波切,他是我的弟子,我是仁波切的師父。 


  教主都跟我同台做法會,從西藏來的波米強巴若珠,目前是西藏佛教協會的會長,是為十一世班禪剃度的剃度師,金瓶抽籤是他用手去抽的。他跟我同台做法會,我做法會,他在旁邊護持。 


  在印度的黃教教主甘丹帝巴,他送他的法王袍給師尊。跟我同台做法會,護持我們的法會。 


  這個地位夠崇高了,在西藏的教主,一樣護持我的法會。在印度的教主,一樣護持我的法會。 


  法王袍不是我去跟他要的,我沒有去跟他說:「你老兄啊!我沒有當過法王,你給我一件法王袍吧!」我並沒有求他給我法王袍,是他親手捧著,拿來給我的。我是仁波切的TEACHER 、的上師。這個地位就很高了,所以講「傳承」,還是低的。 


  你只要受了密教的皈依、灌頂,受了師父本身的口傳,你就有傳承了。今天大家都是有傳承,直接瓶對瓶的傳承。 


  師父有沒有「坐床」?「坐床」也很重要,他們西藏說「坐床」。我也是坐過床的,今天晚上大家回去,在自己床上坐一坐,也是坐床。不過此床非彼床,為什麼呢?「坐床」有一個儀軌。上去以後,還要唱讚,還要召請,然後還要獻供,還要有一些人在旁邊唱祈請文,做一個儀式,這個叫「坐床的儀式」。 


  像十一世班禪,像十四世達賴喇嘛,他們都是有「坐床儀式」。要認定他為仁波切的時候,都有一個「坐床儀式」,這只是一個儀式。 


  其實真正有傳承的活佛,他本身有轉世的經歷,他是第幾世的,是哪一位活佛的傳承,轉世的經歷一直這樣子過來的。 


  師尊本身也有轉世的經歷,大家知道我是怎麼樣子來的。你知道自己轉世的經歷,自己修行有證驗的,才算是仁波切,這都是一種傳承。 


  我是在卡瑪列切寺「坐床」,其實卡瑪兩個字叫做「口耳傳承」,白教的意思,就是師父嘴巴講,弟子聽進去,就是「口耳傳承」。你們也是「口耳傳承」,我講,你們聽,瓶對瓶,這個就是傳承。 


  「口耳傳承」一般來講,在白教是由帝諾巴先開始,然後傳給那諾巴。那諾巴就傳給瑪爾巴。瑪爾巴傳給密勒日巴,密勒日巴傳給岡波巴,就是這樣子的一個「口耳傳承」。噶舉派的意思,就是講「口耳傳承」,是屬於白教的。 


  傳承有很多種,第一種是「口耳傳承」。 


  今天講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