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_第一百本文集


作者:盧勝彥

出版社:

出版日期:1992/05/01

語言:繁體中文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按鈕連結網址:點我前往閱讀

摘要說明:

那年,我才十八歲吧!

我讀「高雄高工」,因為寫了一篇文章「鑄工廠內」及「十一首短詩」,被邀進入「雄工青年」(校刊)當編輯。他們認為我的文章有才氣。

當時的校刊主編是「楊人望」。

後來「楊人望」畢業,校刊主編交棒給「李世開」,李世開邀我及莊正和,共同擔任副主編。

那時的高雄救國團的刊物是「高青文粹」,也是李世開負責,於是,我又擔任「高青文粹」的編輯工作。(負責實際上的編務)

我常常進出「高永堂印刷廠」。因為「雄工青年」及「高青文粹」均在該印刷廠印刷,我負責編輯及校對的實際工作。

在實際的編務工作中,我明白鉛字中的「明體字」、「仿宋字」、「正體字」、「黑體字」、「老五號」、「新五號」....。

我計算文稿的數字,配合圖片標題。

避免下轉第幾版,第幾頁。



在一次的文藝座談曾上。地點是高雄市的體育館內的救國團辦公室。

主持人是「中國晚報」副刊的主編沈國南先生,而被邀請出席的女作家正是「瓊瑤」女士。她一直羞紅著臉,也快樂極了。

很多人擠著坐在瓊瑤的身邊拍照紀念,而瓊瑤端身正坐,臉上薄施粉脂,穿剪裁合身的洋裝,輕輕巧巧的。我在想,這樣一個小女人,她的文章竟如此多采多姿。

沈國南在一旁大叫:「現在的瓊瑤啊!她已是一位大作家了。…」

李世開看見我呆立一旁,說:

「來呀,我帶你去會見一個人,他不是椏弦(名詩人),也不是紀弦(名詩人),而是一位年輕有潛力的詩人。」

我倆擠開人群,我見到一位詩人。

他是姚家俊。

也許是詩人特有的狂氣吧!他說話及神倩是有稜有角的那種氣派,有孤高的味道。我迷惑於他斬釘斷鐵的言談神情,及突出的個性。

這位詩人,有一雙晶亮的眼睛,有濃濃的長睫毛鑲著,清白的臉,弧形的嘴,但髮亂亂地蓋在他瘦削的臉。

他站起來時,身子傾斜。

原來很小就有「小兒麻痺症」。



第二次遇見姚家俊,他遞給我一張折疊起來的紙片。

「不要讓別人看見。」姚家俊說。

「是這樣的嗎?」

「是,是這樣的,這是我的幾首詩,很珍貴的,我自己印刷的,我不隨便送人,可以藏諸名山的,因為是你,我才送你。」

我愣了半天,才如夢方醒。

我拿回家看,看了半天,看不懂。

「意識流的詩」。

在姚家俊的面前,我常常朵若木雞,他懂得很多文藝界的掌故,對一些作家觀察很細微,開口是「周夢蝶」、「余光中」的,均是名詩人。

他告訢我說:

「你跟我談詩,祇有聽我的,不要和那些不正派的詩人來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我仍然不懂,什麼「害人」?什麼「防人」?



有一天。

我對姚家俊說:

「我將來要寫四十本書。」我當時確實是這樣想的。

他豁的站起來,身子當然是傾斜的,用手指著我的小腦袋。

「說大話。」

「騙人。」

「不可能。」

「不誠實。」

他用睨視的眼看著我,用手指著我,大叫:「你這樣子的狗屁文藝作者,也想寫四十本書,出版四十本書,不可能,你根本不可能,痴人說夢。」

那年,我才十八歲。

我告訴很多作家,我要寫四十本書。

他們告訢我:「不可能。」
 
一九九二年五月
蓮生活佛盧勝彥
於美國華盛頓州雷門市「真佛密苑」
盧勝彥上師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