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法王的書箋】

📕一個宗派的管理是非常不容易的,而每一個弟子其實都是宗派的代言人。蓮生法王通過此文告訴我們如何本著「情理法」的原則治理宗派。


《弟子應有的威儀》

蓮生法王盧勝彥開示集644【偕汝談心(五) 】


各位上師、法師、各位同門,大家晚安。


今天晚上,我們是聽蓮寶上師談「宗委會」的事。另外,蓮聲法師他談他在「研習班」的感受。


剛開始的時候我稍微講一下,以前禪宗有一個祖師,叫做「雪汾禪師」,他是一個住持,有一個遊方的禪師,到他的寺裡面來掛單,掛單的時候,他就看了他一下,然後去問這位遊方的禪師說:「你是從哪裡來?」他說他從新州那裡來,雪汾禪師就問遊方的禪師:「這麼多的禪寺,你都去過了,那麼你認為哪一個禪師是最有德行的,是一個高僧?」


遊方禪師他就說他認為最有德行的一個高僧,應該是一個叫「悟本」的禪師。雪汾禪師他就問遊方禪師:「那麼你一定是見過這個『悟本禪師』?」他說:「我沒有見過。」


這個回答是很奇怪的,他根本連悟本禪師都沒有見過,但是他認為悟本禪師是一個得道的高僧,這個問題出在哪裡?雪汾禪師他就問遊方禪師:「你既然沒有見過悟本禪師,為什麼你認為他是得道高僧呢?」


遊方禪師就說:「我經過悟本禪師住持的寺院,看到他底下這些法師及學習的弟子生活起居非常有規律,穿著非常整齊,走路很有精神很有威儀;講話談吐非常有禮,待人接物都是很誠懇的,每一個都一樣;由他的弟子當中,你就可以知道師父悟本禪師一定是一個得道高僧。」


「他的弟子已經都很有威儀了,服飾、言行一切的作為,令人肅然起敬;整個寺裡面看不到一片落葉,一切整整齊齊的,一種光風霽月這樣子的一個寺廟。」所以他的心中就認為悟本禪師是了不起的得道高僧。


我講這個,主要就是說明「宗委會」跟「研習班」。「研習班」本身,就是在訓練每一個法師、新出家的學僧,這些學僧本身能夠整齊劃一,威儀要十足,這是代表「西雅圖雷藏寺」的精神;這些法師一出去,就是「西雅圖雷藏寺」的表範。


從這裡出去的「真佛宗」的出家人,他沒有經過我們「研習班」出去外面,他們那邊的「山長」,什麼是「山長」呢?就是那裡的住持,不敢把他們的出家僧送回到「西雅圖雷藏寺研習班」學習,因為回去以後會變得很懶!回去以後反而享受了,在那邊比較嚴,到我們這裡來,一學習的話就鬆掉,還學了一些不好的習慣回去!他說:「以前在我這裡,很好教。去研習回來,就很難教。」


所以我們自己本身的「研習班」要注意了,我們這裡是「洞天福地」(師尊笑),很好休閒,睡得好,吃得好,住得好,走路又慢吞吞(師尊笑),希望大家「研習班」要精神振作。


剛才蓮聲法師講「言行要一致」,行為大家一致,言語大家一致,每一個待客都要很誠懇的;很注意的眼看四方,耳聽八方,有客人來馬上過去招待,讓人家賓至如歸,不能讓人家站在門外站了好久,冷的要死門也不開一下,他也不敢進來,也沒有人出來接待,也沒有「知客」,什麼都沒有。看了半天,原來裡面都是佛像,裡面這邊也沒人,那裡也沒人,那裡有一個低頭的在那邊,看了半天也不敢進來,我一進來,他以為我是小偷!


他也沒有貼一個「Welcome」、「歡迎你進來」、「24 Hours Open」都沒有。也沒有「Open」,也沒有寫什麼,通通沒有,進來、不進來,就在外面徘徊,等一下他們就走了。要很誠懇的對待人,因為他可能一生當中只來一次,一次不能進來,以後就不可能再來了。誠懇待人,威儀十足,精神非常充沛;要學習很多的佛法素養,應對之間讓人家覺得「研習班」出來的都是很有佛學素養,素養都很高的,都是高階層的,「研習班」真的是很重要。


上師、法師跟他們講,在這裡「研習班」是很苦的,這個苦沒有體會到,倒是體會到樂(師尊笑)。剛才蓮聲法師他說:「太好!這裡真的是洞天福地。」在好之中要懂得惜福,要珍惜這種福份,要懂得精進努力,你會滿載而歸;並不是「研習班」情形怎麼樣,但是他講有缺點,就一定要改,這個缺點是很重要的。


所以人家說:「你是哪裡出來的?」


「『西雅圖雷藏寺研習班』出來的!」


那蓮寧上師很威風(師尊笑),他現在是這個寺裡面的「山長」,從「西雅圖雷藏寺研習班」出來的都是第一流的,那是蓮寧上師的光彩,他全身會有光芒,會放光。


「西雅圖雷藏寺研習班」出來的,「咻!」台灣話說這是『下消』,沒有氣了。精神的一種典範,一定要出來。


所以遊方禪師沒有見過悟本禪師,只是看他底下的門人,今天「宗委會」做的事情一樣。以前師尊的原則,剛剛開始的時候「真佛宗」沒有什麼弟子,我是有一個原則,泰山之高,是因為它沒有捨棄塵土,一粒沙、一粒塵它都要,才能成就泰山之高;大海之廣,它不擇細流,大海為什麼廣大呢?任何一流大河它都收納,小支流它也收。


今天「真佛宗」有這麼多的弟子,是因為不捨一個眾生。將來「宗委會」,我有一個意見,我希望「宗委會」對於眾生仍然是不捨;不是你不行,殺頭、趕出去,不過我們最低的程度,讓他保持他還是「真佛宗」的弟子,再怎麼樣子壞也是「真佛宗」的弟子。


我們以前的上師,師尊的作為是你只要有一個長處,我們就用。我的原則是你只要有一個長處,你這個長處就可以拿來當一個作用,不捨一個眾生是這樣子;我不願意所謂的壞,全部都壞,你自己身上一定有一點好的長處的地方,我們「真佛宗」就需要種種的人才,種種人才我們通通都收容;以後「宗委會」的做法會比較嚴格,像章程方面真的是比較嚴格。


像考助教,我聽說要背三本經典:要背《高王經》、《心經》,還要背《真佛經》。這三本經典都要會背;還有很多的考試,有口試,有筆試;另外,教授師、上師,那更嚴格,都有口試、筆試的。


弘法人才真的是很不容易的,章程裡面也要管,各地方的雷藏寺、分堂、同修會,全部都有章程的,還非常的嚴格。「宗委會」是希望每一個弘法人才、每一個寺、分堂跟同修會,將來大家一起同心一致的歸向於「宗委會」的中心,這一點我們當然是一定要護持的,全部要一心在「宗委會」,而且「宗委會」所規定下來的規範一定要遵循,一定要去做的。


但是我自己個人有一點很小的建議,他們說是「不成熟的建議」(師尊笑),不是很成熟的建議:我認為這世界上的人,除非你是一個聖人,你百分之百是為公,你是聖人,當然為眾生。


所以這一期的「蓮邦雜誌」有刊登一句話:「成就者到哪裡去?」你已經成就了,你到哪裡去了?他說:「已經做了一條水牛。」成就者為什麼做水牛呢?很奇怪!


第二個問題就是說:「為什麼成就者會變成水牛呢?」他仍然為眾生去辛苦。他說:「當水牛好嗎?」這位禪師講:「當水牛有什麼不好!」這跟地藏王菩薩一樣,在地獄有什麼不好?


當水牛有什麼不好?只要是為眾生,是聖賢的心才是這樣子;聖賢的心處在任何一個環境裡面,就算是在畜生道裡面,他也是為了眾生,這是百分之百,但世界上哪有這樣子的人?在美國你去坐公共汽車,你說公共汽車為我們嗎?你不放一點錢、不買票,差一毛錢都不行,都要趕下車的!


這一個上師、法師、教授師或者是助教、講師,有七分的心為「宗委會」去努力,三分的心為自己的「荷包袋」,已經是一個好上師;五五分,我五分為「宗委會」,五分為自己,這個算是中等的上師、中等的法師;七分為自己,三分為「宗委會」,這是下等的。


你叫所有的上師、教授師、講師、助教,百分之百,全部為「宗委會」的話,我告訴你,「宗委會」會「碰」全部跑了,上師、法師都沒有,通通都跑光了!他為什麼要考這個呢?所以我有一點意見,我這是不成熟的,這不是很成熟的(師尊笑)!


任何一個事情也要為他們想一下,為上師、教授師、助教,稍微想一下;有一點的利益應該給他們辛苦的代價,要給他們,不能夠全部歸「宗委會」;假如全部歸「宗委會」,他們不願意來考,連考都不考,他去做自己的。「宗委會」本身的法律、規矩很嚴,將來我們要完全信服「宗委會」。但是這些弘法人才一定要給他們一點,不只是「車馬費」,「車馬費」一定會花光的。你用「車馬費」的名義,但是稍微多一點。


另外,弘法人才他們將來的「養老」,讓他們心理上,沒有後顧之憂,或者他們的家庭、健康保險,他們未來種種的這些,通通都要顧慮到的,所以相當辛苦。


「宗委會」的會議我知道他們都是開得很辛苦,思考的非常多。關於每一個只要犯錯的,我覺得先用輔導的方式,輔導就是說你哪一個地方要特別的注意;在哪一方面要特別的注意;也不要去限制太多,他們弘法方面來講,假如是合於正法的、合於情的、合理的、合於佛理的、合於當時的情宜的、合於法律的,不要礙手礙腳,讓他們儘量去發揮,不要限制他們太多;弘法人才你愈限制他們太多的話,他們不容易發揮,度眾就會有困難。所以只要不太過份的、不偏離的,合於範圍之內的,我們都應該要用輔導的方式,讓他走在一條很合情、合理、合法的一個軌道上面。


我也希望有些事情是有開解的。像我們的戒,所謂的戒是叫你不能夠犯戒。但是有時候是有開解的。


什麼叫「開解」?在特殊的狀況之下,你可以開解。譬如你規定一定要穿喇嘛裝,你到了某些國家,你要合那邊的法律,你一定不能穿喇嘛裝的,你要顧慮到當地政令問題作適度的開解,到了另外一個國家要「入境隨俗」。


一個法師坐在底下看民俗表演,譬如在馬來西亞,他們跳馬來西亞的土風舞,大家在跳,你一個法師坐在那裡很嚴肅的在觀賞,因為是謝師宴,一個上師、法師、教授師去的話,突然間跑下幾個女生拉你,說:「請上師上來跳吧!」按照威儀的規矩,上師、法師、出家眾是不能夠上去跟那些俗世的女生摻雜在一起,又載歌載舞的,有失威儀。


那怎麼辦呢?你不能手被他們拉、拉、拉,拉斷了,然後一個是在拉,你又是一直在強著不上去,就是這樣子。「拉我,我也不去,我有威儀,我就是不出去!」(師尊笑)


真正有這種狀況的時候,你不是常常跟他們一起舞蹈,不是的!雖然有規矩,你是出家人不可以跳舞;但是上面的人下來邀請你、拉你,不是你自動走上去的,不是因為跳得興高采烈,你自己在底下已經在抖了,他們還沒邀請你,你已經爬上去了,這個是不可以的,你自己上去是不可以的!


他們正式的來邀請你,大家鼓掌的時候,你可以隨喜,在那個狀況下是合情合理,你跟他們跳沒有關係,下來以後,你還是端坐,不可以常常這樣子,偶而隨喜、開解。


佛法本身來講,我講過了,把你綁得死死的,太緊了是不好的;把你放得太輕鬆了也是不好的,我講的「中觀」、「中道」就是這個道理。


有的時候,你並不是天天去跟人家跳土風舞,並不是天天跟人家去「卡拉OK」,只是你一年才隨喜一次,人家請你,你上去跟他們一起合跳一下,大家高興,底下鼓掌,大家生歡喜心,這是容許的,這是合情合理的。


不能管得太嚴,我們要看情況,很多事情要看當時的情況是什麼樣子,當時的情況是合情合理的,可開解。當時的情況是你自己在底下抖,還跳上去跟人家這樣子抖,在上面扭,是不許可的。


很多事情中國人講「情理法」,「情」擺在第一位;在西方,「法」擺在第一位,我們中國「情理法」,「法」擺在最後,到沒有辦法才用法律的。所以一個是非常的嚴謹,一個是非常的放鬆,那麼在鬆緊之間,如何把「宗委會」的一些章程弄好。


雖然章程應該要嚴,但是也有開解,讓大家覺得規矩是非常的嚴,但是在合情合理的狀況之下,還是可以開解,這一點非常重要;就會讓我們覺得「宗委會」也是有人情味,不是鐵面無私的,不合法,殺頭!來啊!「虎頭鍘」伺候,「鉲喳」就沒啦!眾生都被你砍光了!


師尊是太鬆,因為我以前從來不管,我認為什麼都好,所以也有通緝犯、也有流氓、也有妓女,什麼都有,宗派裡面什麼樣子的人、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師尊甚至於精神病患都收了,精神病患要皈依,每一個精神病患通通都收,但是有時候收了也有這樣的弊病,太鬆了。


所以「宗委會」來做嚴謹的一種章程跟管理是非常正確的,我們應該要信服「宗委會」,但是在這當中也需要有一些小小的開解。


另外,弘法人才我們也要珍惜,他本身只要不太偏離了,一切都還是可以再談;不要偏離的太過份,還在這個範圍之內,都還是可以講的。


所以,這是我不成熟的一點小小的意見(師尊笑)!


今天就講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1998/03/07 美國西雅圖雷藏寺

文章來源:「真佛般若藏」www.tbboyeh.org/


閱讀更多法王金句,請點擊:

https://ch.tbsn.org/verse/index.html


🔮歡迎點讚及分享

「真佛宗全球資訊專頁」: www.facebook.com/syltbsn/

「真佛宗全球資訊網TBSN」: ch.tbsn.org

「真佛宗資訊站」: www.facebook.com/groups/tbsstation/

Line id : @tbs0518 或點擊加入: https://line.me/R/ti/p/%40tbs0518

IG id:@TrueBuddha_School 或點擊關注: https://www.instagram.com/truebuddha_school

Telegram id: https://t.me/syltbsn

Whatsapp: https://wa.me/601135796185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H2D4xaKkqM8wD2LebMonQ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