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法王的書箋】

📕阿拉斯加一個遙遠的地方,讓人充滿了好奇和嚮往。您能想象在《山野的小店》過夜是什麼樣的意境嗎?蓮生法王通過此文帶您領略這異國風情。


《山野的小店》

蓮生法王盧勝彥文集84【煙水碧雲間(下) 】


一九八九年七月二日的傍晚,我們將車子開上高山,到了 Hatcher Pass,那是阿拉斯名有名的凍原。

我們當晚住在該地區的唯一小店。


我環顧四周,感到驚異:「今晚我們住這兒?」

沈妙娟說:「是的,這是另一種情趣。」


 原來這小店是這樣的,旅社的房間只有七間,三間在小店內,四間分散在山野,形成星星之形。

三間在店內,是屋頂閣樓,用木板隔開,小的不能再小,只供放一張床,連轉身都困難,進房要彎腰,浴廁盆均無。

四間分散在外的,在懸崖下,在溪泉之畔,在怪石之上,在荒漠之中,是尖形的小屋,只擺一張小床,或打地舖,勉強擠四個人,無法翻身,浴廁盆均缺。


「這種旅店實在太差了。」有人說。


「簡直是狗屋嘛!」


「哇!會不會有鬼,我最怕鬼。」


「哈哈!天是棉被,地是床。」


 在安克拉志當地的弟子,他們並不住「狗屋」,他們自備了帳篷,選擇荒野的草地上就地搭了帳篷露營。

山野的小店,只有一間浴廁,二十多人輪流沐浴方便。


「這裡愉快嗎?」有人問我。


「星空之下,大地之上,非常愉快。」


「最喜歡什麼?」


「山野的胸襟,小溪的潺潺。」


「你好像很能接受事實!」


「這裡很平靜,心靈很安詳,我一直都是這樣,天那麼闊,地那麼遼遠,浴廁就變得不重要了。」我說。


 

當夜,我住在山野的小店,在懸崖下的第一間尖形的小屋,我,蓮香上師,佛青,佛奇共住一間。

當夜,我獨自一個人到山野走走,那是一片空曠的滑雪場,山頂上有雪,但山腰的雪已化了一半。

當夜,我獨自一個人站在潺潺流水的溪畔,我用手掬水,洗了一把臉,水很凍,是山上的雪化的,強烈的凍,在臉,在手。

天地之間,好像只有我一個人。

那真是一幅寧靜祥和的畫。


我好像記得在一本書上,曾經如此寫,如果我們刻意去追求快樂,反而永遠也追求不到,只有在讓別人快樂的時候,自己才會跟著得到快樂。但,有時快樂就藏在某個地方,等著我們去尋找。

這「某個地方」耐人尋味。


當夜,我擠在窗子的一角,晚上二點,天仍然是亮的,我的雙眼張的大大的,我這一生的回憶一幕一幕的湧了上來,有一些些,令我感覺到很溫和舒適,但,也有一些些,冰冷空虛的。

窗外,山野亦在。


在「山野的小店」,我們的吃,全由小店包辦,第一晚,是義大利麵,這種麵好不好吃很難說,全在習慣口味上。

外國人(西方人),當然好吃。

但邱鴻港上師,呷第一口,就全吐了出來,看著那一盤麵發呆。


「邱上師,麵好不好吃,吃飽了嗎?」有人問。


邱上師還苦著臉,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好吃,好吃,太飽了,太飽了。」


「山野的小店」第二天的清晨,我們馳車去看阿拉斯加開發期金礦區的遺跡。

竟然整座山全是金砂摻在其中。

該地區不但有研磨工廠,有一切淘金設備,尚有工人的住宅,有酒吧間,有學校,形成一個社區。

令我想起了電影,「北國尋金記」。

現在為什麼不再淘金?

因為工資提高,成本高過於金價,所以一切淘金的工作全停頓了。


我想:

這裡曾經繁榮過。

但,如今,竟無一人。

這也是時代的變遷,人物的變遷,事物的變遷吧!


當我們離開「山野的小店」時,我開始思念山野的那間尖形的小屋,想起山野的夜色,那自由自在奔放的小溪,溪水的聲音是山野唯一的呼吸,振動的風及未化的雪……。

起伏的山巒,給我很多的啟示!

荒漠的空曠,給我很多的啟示!

這些映入我眼簾的,均收藏在我的記憶之中。

2024真佛宗為世界祈福 高王經千遍迴向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