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的書箋】
📕禪定是成就的必經之路,您覺得禪定最長能持續多久的時間呢?什麼是「時斷」的狀態?而「本來大定」又有什麼含義?《坐禪到天明》一文帶您進入這不可思議的境界。

《坐禪到天明》
蓮生法王盧勝彥文集65【禪的大震撼】

我曾讀《虛雲老和尚年譜》,知道虛雲老和尚有兩次坐禪,均坐到「時斷」的地步。第一次是光緒二十七年辛丑年歲末,虛雲老和尚在終南山獨坐茅蓬入定,不知不覺入了定中,一直到光緒二十八年壬寅年正月初七才出定。
這一次入定共一個多月。

第二次是在泰國的「龍泉寺」,他在講經之中,突然趺坐入定,這一入定,竟然十天,直至廣濟法師及妙圓法師敲磬音,才使虛雲老和尚出定。
據說,第二次的「坐禪十日」,曾引得泰國的僧王,泰國的皇帝向虛雲老和尚下跪頂禮。

虛雲老和尚的這二次「坐禪入定」,均是非常轟動的,佛教徒均知也。
我記得太虛大師的傳記中,也有一段,那是民國三年的冬季,太虛大師在浙江普陀山閉關,有一夜,他在佛龕點了一支香,跏趺而坐,聽到大鐘一響,便入定去了,這一醒來(出定),竟是天明。

太虛大師自述,他自己只覺坐了一支香,沒想到竟然過了一夜。

而我,蓮生活佛也有這樣的一段經驗:
那是一九八六年四月初九日,農曆的三月初一日,我從外面回來,已經夜間十一時,那夜我感到心情特別的不同,我的心境自覺如一粒微塵,渺若無形。
我換了輕鬆的衣服。

進入「真佛密苑」中,我點了一根香,在諸尊菩薩之前,就跏趺而坐。我想到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就是「時間」,我想到「時間」本來就是空而不實的東西,時間是虛無的,根本是不存在的。

我想到有一種「朝生暮死」的動物,在我們人類看來,這種動物的生命等於是電光石火了。又想到天上的神仙壽命幾億萬年,祂們看我們人類的壽命,豈不是也同樣「電光石火」嗎?

我想到我自己,我的生命時光,我就像一粒小石子,投入了時光旋轉的大海,這三千大千世界,豈不是無聲無息嗎?

我想:
「人只要在一生之中,做一件有意義的事,就不算虛擲生命。」
「不做有意義事的人,就算活億萬年,也是一種浪費。」

我想了想,想了又想,不知不覺的入了定中。我的眼睛閉著,聽覺全無,我的法性生命彷彿進入無相的法性裏去,一切均遺忘了,「剎那」、「剎那」就匆匆的過去了。我已進入一種「空無邊際」的禪定狀態之中。
當我一出定。
哇!竟然白日高掛。再一看錶。

一九八六年四月初十日,上午九時。我姿態不變,香火早已成灰,我用手揉擦了我的雙腿,然後才下座。

我經歷了一次奇妙的坐禪,這一坐,竟然到天明,這不是「睡覺」,這和「睡覺」完全不同。這是「心空際斷」,「泯無內外」,我自知只坐一下下,但竟然天亮了,彷彿這一夜的時光,無聲無息的「斷滅」了,這就是「時斷」啊!

我體會到「時斷」就是「空無邊際」的。
我體會到「時斷」就是「時無邊際」的。
在那個境界裏,無花、無夢、無悲、無歡、無增、無減......。
在那個境界裏,真的是包含太虛,量周沙界。

我本無所住啊!本來就是離一切相的,我的自性本來清淨無比的,我是無來無去的如來啊!

原來竟是真真實實的金剛大士,是一位真我的真人,我的本能自知三千大千世界的佛國淨土,自己就可去得。現在,自知正三摩地,性覺妙明,本覺妙明,本來就在我的自心之中而包含。而十法界之中,任我運行而已。

虛雲老和尚的二次大定,是本來大定。
太虛大師的一夜天明,也是本來大定。
蓮生活佛的坐禪天光,更是本來大定。

我深深明白,我為娑婆世界的一大因緣而來,果然是至真至實的,天下至貴至寶的東西,我已得之,得之不是珍藏不露,而是公佈天下,令天下眾生均能得之,得之而人人成佛。

這「本來大定」,即是「虛無罔象徵細精想藏」,即是「禪定」。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