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師母、主持蓮滿上師、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好。 


今天晚上「淨土寶懺」的佛光普照,靈光下降,應該大家都有感應。今天有台灣的兩位上師,還有大燈文化的負責人,他們講說要採訪師尊,他們來提問了很多問題。我一起把採訪的問題跟大家講。 


這個提的問題可以講是包容比較廣,有些不關係到佛法的,有些是提到我本人、個人的一些瑣碎的事。所以請大家忍耐一下。 


第一個問題:「請師尊為尚未讀過你的書的讀者講幾句話。」 


意思就是講說有很多的人還沒有讀過師尊的書。針對這個我有兩點必須要講的。第一個,是我的書寫得不好,讀者不感興趣,所以他就錯過了。第二個就是出版我的書的大燈文化宣傳不夠力。至少,其它讀者如果看過這個書,看過這個宣傳,有一點好奇心,在書局看到了總會多看兩眼。當然,這個不能講大燈的宣傳不夠力,這也就是我們的媒體始終稍微弱了一點。這是我的錯。但是我要跟沒有看過書的讀者講幾句話,這幾句話就是說:「總有一天等到你。」以前有一條歌叫「總有一天等到你」。很多棺材店最喜歡放這一條歌,總有一天等到你。我今天也是跟讀者講:「總有一天等到你。這一世等不到你,下一世也要等到你。」 


第二個問題:「電視電影網路現代人接受知識資訊的管道愈來愈多,而且愈來愈刺激,看書的人已經愈來愈少了,為什麼師尊還是選擇用寫書的方式度眾?師尊能這樣三十年不斷地寫作,是不是對「文字」傳法、「文字」創作有著自己獨特的看法跟見解呢?」 


我是這樣子講,師尊不會演電視劇,我也不是電影明星,我不是movie star。大家知道,我自己從來就沒有電腦,我沒有email,沒有自己去操作過電腦也沒有學。是不是講我是「電腦白癡」?所以答案很簡單,我只會寫作,我沒有別的辦法。因為我不會演電視劇,我不是movie star,我也不會上網,所以我只會寫作。以後的我們真佛宗的資訊管道,由所有會的弟子去做。這個就是我自己本身的看法跟見解。 


第三個問題:「有人說只要真正生活過,深入市井紅塵的作家,才能刻劃出幽微的人性,寫出淋漓盡緻的作品。但修法、寫作、畫畫、運動,師尊的生活看起來似一成不變,那麼三十年來,每天、每天,這樣的靈感泉源是從哪裡來?下筆前會花很久的時間構思嗎? 


我那麼可憐,三十年來都是過同樣的生活,開車都是同樣一條路,我幾乎連看一場電影都沒有。那為什麼我能夠寫那麼久的書?因為我的白天不是很自由的。我白天不是很free。像最近師母每天開車過來,我就坐她的車。我開車過來,她就坐我的車。我的自由的時候,就是我自己在加油的時候,我車子停下來加油的時候,總可以看一下加油站,看小店。那麼怎麼會有靈感呢?因為我的夢中是自由的。我至少晚上睡覺的時間是my free time,I can fly,go anywhere,see any people。所以我會有靈感跟泉源,都是從我夜間的自由來的。 


第四:「師尊每天寫書,但如果有出外的行程呢?稿子帶著寫嗎?心裡會不會有所記掛?」 


我有旅行的時候,但是我旅行的時候我不是one person,是two persons。師母會講說我們雖然是分開房間,旅行的時候也是分開,my room、蓮香上師room。但是師母常常會講,我晚上過去你那裡看電視。那麼我出外旅行,稿子帶著寫嗎?是有的。這一次我去日本,是稿子帶著去,每天晚上也一樣寫一篇。所以我心裡並沒有什麼牽掛。就算稿子沒有帶著出去寫,我會記重點,記下今天的重點是什麼,我回來要寫什麼的重點我會記下來,所以沒有牽掛。 


第五:「寫作的過程中,師尊覺得最困難的是什麼?有寫不出來的時候嗎?」 


這一點我不用回答。為什麼?因為我筆一拿起來,這個筆是自動的,它自然地就跟著寫下來,從來沒有改過字。我如果寫作有困難,我還會寫二百本?那不是自己每天在修理自己嗎? 


第六:「師尊在寫『黃河水長流』的時候,什麼東西都沒有帶。為什麼回來還會可以寫出這麼多的東西?」 


是因為用了super a ta ma(指「超級頭腦」),我已經講了,雖然沒有帶稿子出去寫,但我是記重點。那麼回來呢?再由佛菩薩跟我指示,再發揮。像「黃河水長流」這本書,是去中國大陸回來後寫的。 


第七個問題:「師尊從小學的時候就很喜歡寫文章,那時候就投稿給『學友』和『國語日報』。一旦刊出來了還會怕同學沒看到,自己拿去教室後面的佈告欄張貼。師尊曾說這是自己喜歡、愛現的表現,但也看得出師尊小時候就已經對寫作之路感到喜愛和自信。不過,對很多人而言,常常到了年紀很大的時候,都還找不到自己的專長與興趣,為什麼師尊在這麼小的時候就找到自己的志向,天賦嗎?是因為有什麼特殊的鼓勵或啟蒙嗎?」 


在台灣的話,在1950、60年代,有一本雜誌叫「學友」,和「國語日報」。國語日報到現在還有,我們小學的時候就有了。師尊是有鼓勵跟啟蒙的。因為我小時候就寫一封情書,給我的女朋友高純心,想不到我的女朋友,哇!她很厲害,把我的情書貼在佈告欄,從此我就有靈感。以後無論我寫什麼文章發表,我要貼在佈告欄讓大家看,表示盧師尊不只是會寫情書,而且也會寫其它的文章。這個就是我那位女朋友給我的鼓勵跟啟蒙。 


第八:「師尊為什麼一進了雄工,就可以主編『雄工月刊』?在這之前一路以來的寫作經歷磨練是什麼?高中之前對於寫作,師尊會特別要求自己作怎樣的功課嗎?早期寫作時不是被主編改得滿堂紅,就是慘遭退稿,師尊有想過放棄這一條路嗎?」 


我的答案是沒有。寫作就是我的老婆。我已經跟寫作結了婚。我就從一而終,我講了,我跟師母也是從一而終啊!我跟我的寫作一樣,從一而終。一直從小學寫到現在,我現在才快要完成二百本,明天我就完成了。 


有一天我看真佛報,慧君上師在上面寫了一篇文章,說有一個寫佛教書籍的一個人,他寫了五百本,我一看到這一篇文章,我差一點暈倒。我寫到六十四歲了,總算兩百本,可以退休了,突然有人說他寫了五百本,我「嚇」得全身發抖,我如何寫五百本?我還是從一而終。 


我坦白跟大家講,我實在覺得自己的腦筋有點退化,字有時候會想不出來,叫我寫五百本,那是很殘忍的事。我是不會放棄寫作的,但是寫五百本實在是很殘忍,我從小學寫到現在,才寫兩百本。我當然有被主編,台灣日報主編徐秉鉞,經常改我的稿,改得亂七八糟。是我寫得亂七八糟,他改得很好。講錯話,徐主編要原諒我。徐秉鉞徐主編對我很欣賞,所以才每一次改我的稿,我很感激他。他是台灣日報副刊的主編,所以我的文章也在台灣日報連載。台灣日報連載「靈的世界」。民生日報連載的是「給麗小札」。 


第九個問題:「師尊的小說『那老爹的心事』寫的那麼露骨的內容,師尊怎麼會想嚐試呢?以出家人的身份寫這樣的小說,師尊會覺得尷尬嗎?」 


我寫那一本「那老爹的心事」,就是那老爹的心事,我也不要講那老爹是誰。因為我跟許德全先生,就是蓮極上師,每次經常去一家自助餐吃飯,那一家自助餐的飯館的名字叫「老爹自助餐」。那麼我就想,書名就用「那老爹」。那老爹是誰。是那個餐館的老板嗎?是蓮極上師嗎?我覺得都很像,但是不像我。我以出家人的身分寫「那老爹的心事」是寫俗家人,出家人寫俗家人,總不能用出家的思想來寫俗家人,一定要用俗家人的思想來寫俗家人。所以才會寫得那麼露骨。但是再怎麼露骨也比不上「色•戒」那部電影,對不對?「色•戒」更露骨,更傷風化嗎?你們還不是去看。我哪有什麼尷尬的,那是寫別人又不是寫我。 


第十個問題:「你期待讀者讀完你的書之後,有什麼改變或是互動嗎?」 


告訴大家,我寫我的,你看你的,你有什麼感想是你的感想,不是我的感想。你有改變是你改變,不是我改變。你想跟我互動,那不行。因為always I’m not free。這些是吳淑美小姐提的問題。以下還有其它的問題。 


問題一─社會現象篇:「現代人認為時尚是一種主流,大家都在追求時尚,甚至代表的是一種對生活的品味。師尊怎麼看待所謂追求時尚的行為呢?缺乏了這些,人生是不是也顯得沒有質感,沒有氣味,反而單調呢?」 


這個問題問得很好。我個人認為,時尚就是流行品牌,流行品牌就是只有一時,這一段時間流行過了馬上就變別的品牌,馬上就會改變的,像時裝一樣,隨時都在變。這個就叫做流行,就叫做時尚。我是不流行時尚,但是我永遠是一流的品牌。 


簡簡單單地跟你講一下,師尊穿這一身喇嘛裝出去,旁邊再怎麼流行的品牌的衣服,大家都看我。我在美國的路上跟師母走在一起,人家都不看師母,回頭過來看一定是看我。大家穿喇嘛裝出去,喇嘛裝就是一流的品牌。我每一次走,師母在旁邊是很吃醋的,怎麼那個小姐回頭看我呢?怎麼那個老太婆也回頭看我?怎麼白人都回頭來看我?怎麼黑人都回頭看我?他們看到我穿這樣子,都舉個大拇指講:very nice,your dress,nice,nice。我覺得nice好像是一種品牌。什麼小姐穿的什麼Saint John的衣服,加州四位大媽她們穿的品牌很好,其中有幾位大媽穿Saint John。Saint john的衣服當然是很高級很貴的。沒有人會看她們。只要師尊走在其中,他們絕對是看我的,一流的品牌。所以我對於身上穿的質感跟氣味,不但不單調,非常的威風。我是最快樂的人。 


問題二─社會現象篇:「日本有很多的專家研究現在的社會,提出了M型的社會的觀點,主要是說貧富的差距愈來愈大,也就是貧窮的愈來愈貧窮,富有的愈來愈富有,這種社會現象,經濟的壓力日亦漸增,愈來愈賺不到錢的現代人,師尊認為該如何調解壓力,找到自己的定位跟安全感。」 


我覺得我們應該學孔子的學生顏回,他雖然住在破屋裡面,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他只有一碗飯吃,仍然能夠彈琴自娛。他就是心理上、心靈上最富有的人。物質上的貧窮,我們要用心靈上的富有來給它調整。今天我們修行人,我們的財富在天上,你現在的豪宅,比不上剛剛我們唸的西方極樂世界的豪宅。所以我們應該修行出一種心靈上的富有,你心靈上的富有,自然減輕物質上的一種壓力。如果是我,我是一個劍俠,像以前看武俠小說,蜀山劍俠,在現代的社會,我就來個劫富濟貧。但是這個劫富也是犯了五戒,它是偷盜戒,還是不行,想一想就好。 


第三個問題─觀念想法篇:「雖然愛憎是輪迴的根,但這個情字畢竟讓人難以看破,不然怎麼會有這一句『直教人生死相許』的名句呢?師尊曾走過一段情愛的少年,也曾經激動的認為情愛便是生命的全部,走過了這些,過來人的師尊對於情愛的想法又是什麼呢?」 


告訴你,老了你就自然知道。你年輕的時候一天到晚honey honey,一天到晚sweet heart,但是我對情愛我是過來人,老了就知道了嘛?還要講什麼?老了,白髮蒼蒼,牙齒動搖,耳朵聽不到,視茫茫,那時候還談什麼情愛,自然沒有了。這裡講一個笑話,蓮花一勇講的笑話,有一個人在河邊散步,腳一踢,踢到一個神燈,這阿拉丁神燈就出來了,好大的巨人,他說主人你對我有什麼要求,他就想,這條河很寬,到我家很遠,如果從這裡做一條橋過去的話,很快我就可以到家了,不用每天走這樣的路,繞這條河回到家。這個阿拉丁神燈就講,現在物價上漲,水泥也上漲,鋼筋也上漲,工人也上漲,石頭也上漲,沙也上漲,小碎石也上漲,換一個別的題目好了。神燈就跟那個人講說你換一個題目嘛!那男的心裡就想說,我已經離婚好多次了,這樣子好了,他就跟神燈講,「你讓我了解女人的心好嗎?」阿拉丁神燈一聽,要我告訴你女人的心?他想了一下說,我幫你造橋好了。情字,阿拉丁神燈都不懂,我告訴你,誰懂? 


第四個問題:「師尊說過,蓮香上師與我,不是愛,不是恨,不是朋友,不是敵人,那到底是什麼人呢?難道是陌生人嗎?」 


你想想看怎麼會是陌生人?如果是陌生人我就自由了。告訴你,「修行人」。(眾鼓掌)你說師母是我的陌生人,我是師母的陌生人,我實在太高興了,但是還來不及高興,就已經很……。 


第三眼世界篇─第五個問題:「師尊從二十年來就幫人問事,應該常常碰到那種兩天就來報到一回的人。不管大大小小的事都要問,但是如果克制不問自己做起決定來,又覺得沒有信心,關於這問與不問,師尊有沒有比較好的方法。」 


我告訴你,你們這一次從台灣飛那麼遠來就是要問我,我才不上當。我每一次對那種來問兩次三次四次五次,一個問題問一百零八次的,我都叫他去佛菩薩面前「卜杯」。你們解決不了的難題我知道,我回答也很難,我回答東,西邊的人一定怪我;我回答西,東邊的人一定怪我。你在台灣有困難,花一千多塊的機票飛過來問我問題,我不會上當。Golden Mother負責。每一次來問,問了很多問題,自己去「卜杯」啦!不然就是說給你夢示。夢示也不是我的責任。 


第六個問題:「曾有人問師尊,佛到底是不是外星人,師尊也曾在文章中作答,但這是否也等於認同外星人的存在呢?謠傳中的種種是真實的嗎?」 


師尊告訴你,我們就是月球的外星人。如果月球有人的話,他會說我們是外星人;土星上有人的話,會說你們是外星人,我們這樣子他認為我們長得很醜,一定是外星人。所謂外星人是主跟客之間的事情。主人認定有客人,客人是主人的時候也認定可能會有其它的客人。那麼這就是答案,我們本身就是外星人。所以外星人是真實的,因為我們就是地球上的外星人。 


第七個問題─畫畫篇:「師尊畫畫的靈感來自哪裡?是在禪定中先看到景象然後畫下來的嗎?」 


告訴你,我在禪定中不是專門去看畫的,我在禪定中是觀想我的本尊,將來我會講,要把自己觀成本尊,經常要這樣子,在禪定的時候自己是本尊,一定是這樣子的,沒有第二條路,所以我畫畫的靈感是來自於我晚上出去飛探,去fly的時候,看山河大地,看美女如雲,那是我看的,所以我畫了很多美女,就是這樣子。靈感來自於我自己夢中的啟示。「多久可以畫完一幅?」這誰知道啊?璧燕法師知道,你問璧燕法師好了。 


第八個問題:「畫風從早期的國畫山水漸漸轉變成為色彩斑爛的彩繪,是因為心情有什麼改變嗎?」 


由黑白的變彩色,又從彩色的變黑白,又從黑白的變彩色,又從彩色變黑白,我的心情是自在而隨緣,想畫什麼就畫什麼,想變什麼就變什麼。 


第九個問題─旅遊運動篇:「師尊平常都做什麼運動。但現在人的事情那麼多,壓力那麼大,一下班就累得歪歪的,哪還有時間運動呢?」 


師尊做的運動是take a walk。伏地挺身,拜佛,一天二百下,繞佛,還有跟大家打拳,自己在家也打拳,是我自己本身的運動。「現在人的事情那麼多,壓力那麼大,一下班就累得歪歪的,哪還有時間運動呢?」這是指哪一位?如果是指你自己,那應該要減肥。應該要運動,一定要找出時間來運動,因為有一句話講,要活就要動,就算坐輪椅,腳不能動,手也要動;就算手腳都不能動,頭也要動;就算全身都不能動,心臟也要動。不能講說沒有時間運動,無論如何你上班再怎麼累,你也要起來動,醫生有規定一個小時至少要動十分鐘,或者一天你至少要運動半個小時。 


第十個問題:「師尊說自己是天涯一遊僧,為什麼師尊喜歡旅遊?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旅行是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師尊喜歡旅遊呢?因為跟師母老是一個人太孤單了,出去旅遊總是有一些伴,所以師尊喜歡旅遊。「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什麼?」應該有三次,一個是去中國五台山,朝拜文殊師利菩薩的道場;一次是去日本四國,去遊空海大師建的八十八靈場;一次是去韓國,去慶州繞寺,繞塔。這三次的旅遊我印象很深刻。去中國五台山我看到阿彌陀佛,非常的清晰。去五台山看到真實的文殊師利菩薩。去日本四國,我看到空海大師。去韓國慶州,我看到藥師如來。這是真實的看見。 


第十一個問題:「師尊在年輕時曾經有一段沉迷於舞廳的歲月,經常到半夜才回家。那一段日子找不到生活的重心,書也讀不下去,文章也寫不下去,『那時的我回家後,點亮了日光燈,一提筆,我發覺我竟是一個很寂寞的人。歡娛是一朵早開早謝的花,所捕捉到的,竟然是空無…』師尊為什麼喜歡跳舞,舞廳裡讓師尊沉迷的是什麼?曾讓師尊怦然心動的是怎麼樣子的誘惑?」 


師尊因為去了舞廳,所以度了一個出家人,那個出家人現在在台灣雷藏寺出家,他是舞廳樂隊裡吹「odala」的。因為我多看他幾眼,他也多看我幾眼,兩個人看對了眼。我出家以後,他也知道,他就跟我出家了。請問他叫誰?瘦瘦的,蓮依法師,就是我舞廳度過來的。當時我去舞廳,很多的舞小姐都來問事。我就跟她們講出家吧!她們都是我的弟子耶!我去舞廳,那些舞小姐都變成我的弟子,包括台上樂隊的跟著我出家,在台灣雷藏寺。你要知道我們真佛宗的上師裡面還有夜總會觀音,香港蓮馨上師,她為什麼出家?她是開夜總會的老板耶!手底下有兩百個lady,她跟著我出家。以後不只如此,她還當了上師,她現在還在度眾。講起來舞廳裡讓師尊沉迷的是什麼,就是舞。所以師尊走過了那個地方,就了解了那個地方。什麼可以使人沉迷?什麼可以使人怦然心動?那地方為什麼會誘惑人?將來我說法的時候我才能夠清楚明白。 


簡單的一句話,因為你迷了,你才有悟。你沒有迷,不會有悟,不可能有悟。什麼是使人怦然心動呢?有什麼誘惑呢?lady使人迷,lady也是使人悟,迷跟悟是同樣的,最後的悟就是孫悟空的悟。為什麼唐三藏要給孫行者取名悟空呢?因為他要悟空,他懂得一切是空。為什麼要給豬八戒取名悟能呢?因為他無能。為什麼要給沙悟淨取名叫悟淨,因為他原來也是不淨的。豬八戒是最無能,不過他經常怦然心動,有了誘惑,實在講起來,他是無能對抗女色,在西遊記裡最無能對抗女色的,就是豬八戒。所以三藏法師要給他講,你要增加你的能力,你的power,所以才給他取名叫悟能。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