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諸尊。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各位堂主,還有各位同門,大家午安。 


昨天晚上我們在雷藏寺有網路直播,當中有談到台灣雷藏寺的財政、行政跟人事。這裡有一個更正,台灣雷藏寺的財政,它本身每一年就有會計做帳,做得非常清楚,非常完整。台灣雷藏寺做得很完整的帳,每一年就寄到宗委會,給宗委會來審查它的帳。我更正的意思就是說,我本人是不管台灣雷藏寺財政、行政、人事的。不僅台灣雷藏寺的帳做得最完整的,它的人事、行政也是比較完整的。這是一個更正。 


大家不要以為師尊雖然代理台灣雷藏寺的住持,但師尊什麼都不管,所以台灣雷藏寺一定是一蹋糊塗,但其實不是的,台灣雷藏寺它做得很好。他們有把帳送給宗委會在看,只是我沒有看,這個差別在這裡而已。他們是做得很圓滿的。但是寺堂會把所有的帳做得很完整的,送給宗委會看的,很少。大部分宗委會說要看你的帳的時候,每一個寺都逃之夭夭。連會也逃之夭夭。要看其它的帳,不用講了。大家都是反正兩個字啦,賴帳!台灣雷藏寺的帳做得很好,很清楚明白!其它的當然也有做得好的啦,當然也有做得比較差的,當然也有賴帳的。 


我跟師母今天早上談了一下,從古以來,就有忠臣有奸臣,就有清官,就有貪官。所以我們真佛宗也不能講說師尊、所有的上師、所有的寺堂會每一個都是兩袖清風,絕對沒有貪腐,所有的真佛宗的弟子,所有的寺堂會,都是清清白白的,這個不能這樣子講。所以我今天也跟「雷豐培」提到,天下烏鴉一般黑。所以這個怎麼辦呢?我跟師母講──「涼拌」。就是夏天我們吃麵喜歡吃涼拌。就是這樣子辦。不過在這裡也希望大家能夠聽到這個消息,希望把帳冊做得完整一點,那麼行政也圓滿,人事也圓滿,天下太平。 


《所有的淨土都是平等的》 


再談今天我們做藥師琉璃光王如來的護摩火供,也召請日光菩薩、月光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這些菩薩都是跟著藥師琉璃光如來,是祂的左右手,還有祂的事業金剛,就是十二藥叉神將。所謂的十二月,就是每一個神將守一個月。每一個神將負責值月,就是說這個月是歸這個神將負責,第二個月是那一個神將負責,一年有十二個月,所以有十二藥叉神將,這是祂的事業金剛。 


我們這一次全都召請。記得我在五十七歲那一年,腦分八瓣,蓮花的瓣,四大分散,人整個非常的虛弱,我就想起去繞塔繞佛繞寺,都是一個方法,就是幫自己增加福分的方法。那我就選擇到Korea(韓國)。為什麼不選擇日本?因為日本四國去繞八十八靈場我也繞過。那為什麼沒有選擇中國大陸呢?因為中國大陸土地太大了。四大名山,五台山我也去過。為什麼不選擇台灣呢?因為台灣的寺廟比較分散,而且韓國我沒有去過,所以我選擇韓國,去繞塔繞寺。那麼一直繞,繞到有一尊大佛,很大,Korea最高最大的一尊佛,就是藥師琉璃光如來。我去到那裡全身五體投地,跟藥師琉璃光如來講,我這個身體四大分散,腦分八瓣,整個人非常的虛弱,一跪下來幾乎靈魂都要出竅了,祈求藥師琉璃光如來能夠幫助我。我在那邊繞藥師琉璃光如來,繞日光菩薩、月光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十二藥叉神將,我全部一一頂禮。一坐上車子,我就陷入一點點昏迷,有一點點禪定,兩眼一閉,眼睛前面發射金光,發射毫光,非常大的毫光,中間站立的就是藥師琉璃光如來。我這一生看得最清楚的,是阿彌陀佛跟藥師琉璃光如來,看得最清楚,一清二楚。這藥師琉璃光如來現身放光照我,藥王菩薩、藥上菩薩現身放光照我,日光、月光兩位菩薩放光照我,十二藥叉神將一一在我面前顯示出來。我一出定以後,我非常的高興,我知道我這個命有救,因為居然我看到藥師琉璃光王佛,看見日光、月光、藥王、藥上、十二藥叉神將,那表示藥師佛已經看到我,已經領受我的頂禮,祂一定會幫助我,我知道我自己有救。 


果然不久,我這個毛病都沒有了,全部消除。頭也不痛,腦也再合起來,四大也回聚在自己的身體裡面非常的堅固,這個就是藥師琉璃光如來祂偉大的地方。藥師琉璃光如來發了十二大願,其中有一願,要治療所有眾生的八萬四千種病,以八萬四千種藥,治八萬四千種病,令所有得病的人,他的病業全部消除。藥師琉璃光如來祂雖然未列入金剛界、胎藏界密教的兩個曼陀羅之中,但是在密教裡面,阿初如來的修法,跟藥師如來的修法,是完全一樣的。所以我們認為在密教裡面,藥師琉璃光如來就等於阿初如來。藥師琉璃光如來在須彌山的東方世界有一個淨土,就是藥師琉璃光淨琉璃淨土,叫做淨琉璃淨土。由於釋迦牟尼佛講西方極樂世界的淨土,講得特別多,講得比較清楚,大家就忽略了東方的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淨土。這個琉璃光淨土也是非常微妙,也是非常殊勝的一個淨土。所以西方淨土,東方淨土,兩個淨土可以講是平等的。我們不可以說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淨土,比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淨土更好;或者我們講說東方淨琉璃的淨土,比西方極樂世界的淨土更好。因為所有的淨土都好,只是釋迦佛祂當初講西方極樂世界的淨土講得特別多,所以現在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想往生西方,從來沒有人講說我往生東方。我告訴你,你如果常常唸藥師琉璃光如來,持祂的咒,你照樣能夠往生東方淨琉璃世界,一樣的。所以我們把所有的淨土都看成平等,這佛跟佛都是平等,一切都是平等。因為佛本身的智慧裡面就有所謂的「平等性智」。 


《開悟者看這個世界是平等的》 


我在我的新書「開悟一片片」裡面就寫了一篇文章,叫做「平等、平等、平等、平等、平等」寫了五個平等。這是我在講這世界上的確是平等的世界,我今天跟「雷豐培」講,我去馬來西亞弘法,那邊的人在報紙上攻擊我們很厲害,我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我本人是一個開悟者,我知道平等。娑婆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子,你一個馬密總成立了,那原來的馬佛總,它仍在的。一個是新的,一個是舊的。馬密總想要跟馬佛總兩個併排坐在一起,馬佛總本來就是第一個在馬來西亞成立的佛教總會,那馬密總是後來成立的,那馬密總愈來愈高快要跟他平等的時候,他一定會打你一下頭的,說你怎麼可以比我更高呢。所以這個是很正常。我覺得我很感謝馬佛總,因為馬佛總不過只是在報紙上登東西,把師尊消遣一下,也不痛不癢,也不會死,更不會病,也沒有說我瘦了多少,也沒有感到什麼力量加持在我身上,這已經是謝天謝地了。所以我現在很感謝馬佛總,也很感謝馬密總,馬密總他請我去馬來西亞弘法,馬佛總就要給你拍一下頭,給你加持一下,這是加持啊!應該感恩。所以這是正常的現象。 


我們稍微想一想,這世界上本來就是一切正常,包括所有的貪,貪也是正常,所有的瞋,瞋也是正常,所有的癡,癡也是正常的啊!因為所有的那些畜牲道的,都是癡,是正常的啊!你叫一隻雞突然之間會講話,一隻鴨突然之間會說師尊你好。那我會被嚇死啊!所以牠們不會講,沒有智慧不懂得修行,是正常的啊!在阿修羅世界,鬥爭是正常的啊!像台灣在選舉總統,「藍」的跟「綠」的互相鬥爭得很厲害,「政」爭啊!很多人都講說我不要那樣子亂,我不要看到那樣子亂,其實這個「政」爭才是正常的,他們本來就是要鬥爭的。選舉通通不攻擊對方,讚美對方好,那還選個什麼。所以「政」爭是正常的啊! 


《學習佛法做一個清清白白的人》 


你再想一想,人喜歡錢,你說喜歡錢不正常?不喜歡錢的才不正常。你看到百元大鈔一大疊放在那裡你不心動啊?四周都沒有人,一疊百元大鈔在那裡,你看到了,你內心會掙扎,要不要拿起來交給警察局,還是就收為己有。你心裡掙扎是正常的啊!你說把它拿起來很公正地交給警察局,這種人很少,這是屬於不正常的。(師尊笑。眾笑)不過雖然我們知道他很不正常,但是他很清白,他的心非常潔白,這是烏鴉群中的白烏鴉,很少了啦!我們修行人就是烏鴉群中的白烏鴉,是很少了啦!(眾鼓掌) 


但是反過來講,你真正不貪錢的,當然是很少,是白烏鴉;所有貪錢的就是黑烏鴉。正常的貪都是我們允許之內的,你應該得的就得,不應該得的你不要去強求,這是我們修行人所謂的一個道德規範。你應該得的你就去得,不應該得的你不要去強搶人家的,偷人家的,盜取人家的。所以我們修行有所謂的戒律,國家有所謂的法律,就是說你不要超過這個範圍。我跟師母講,像逃漏稅的問題,很多公司很喜歡逃漏稅,當然我們是清楚明白的啦!你說我從來不逃漏稅,那個很少,大部分都有,每一個公司都有逃漏稅。但是我跟師母講了一句話,師母也跟我講了一句話,如果你把國稅局當成一個國家最大的慈善機關,你把錢交給國稅局,正正當當地交給國稅局,那你把他當成做善事,因為國稅局是全美國最大的慈善機關,你心裡不會難過,因為他是慈善機關嘛!我們是做善事啊!我們把錢交給國稅局,讓他去做善事幫助全國的人民,那麼你心安理得。你如果想說這是我賺來的錢,我怎麼要分那麼多給你,那麼你心裡就會覺得彆扭,就喜歡逃稅。所以我們要這樣子想,我們住在這個國家,就守這個國家的法律,我們學佛就守佛的戒律。這樣子有什麼好呢?這樣子你就能夠很平安地過日子。所以我不是鼓勵大家去貪,去瞋,去癡,不是。我是講說貪瞋癡,有一個範圍有一個界線,你在這個界線裡面是可以的,超過這個界線是不可以的。 


今天我們學習佛法,我們就是白烏鴉,清清白白的,我們就是要做一個清清白白的人。我們看世間的現象其實是平等的,我們不能厭惡那些貪心的人,因為貪心的人,他有他本身的理由。你如果讀了師尊的第二百本文集「開悟一片片」你就知道,不管是好人、壞人,其實都是平等的。我講這句話你們也許不了解,怎麼好人跟壞人會平等呢?所以,我就是希望我這第二百本文集出來的時候,大家看一下,大家人手一本,這個師尊也不是貪啦!我是希望二百本文集人手一本,每一個人通通都開悟。嗡嘛呢唄咪吽。 


文╱蓮花淑婷恭錄

 

來源:彩虹山莊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