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師母、主持蓮傳上師、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各位同門,大家好。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好。 


今天晚上我們是聽蓮漣法師她談網路直播,她談到自己的經歷,還有她談到網路直播的一些好處。蓮傳上師提到「捨」的問題,她也講了一個師姐的經歷。蓮漣法師說網路直播很好,能夠直接讓很多信眾或者佛教的弟子,甚至於外面的,都可以看到師尊很自然的說法。這樣可以破除很多謠言,很多的傳說。 


我想起我有一次回台灣雷藏寺落成的開光大典,剛好我大妹妹盧勝美,她遇到一個我以前高中時候的學妹,高中時寫文章的一個文友,叫郭雪娥,我們之間一直有書信來往。我妹妹遇到她以後,就帶她到台灣雷藏寺來看我。郭雪娥以前高中的時候,是一個五官很端正,身材也是中等,不胖也不瘦的女孩子。我到了美國之後,我們就失去聯絡了。她最後嫁給一位建築寺廟的商人,專門建寺廟的。我的文友當然很關心我,她在寺廟裡面經常會問出家人,你知道有一個盧勝彥嗎?出家人就會跟她講說當然知道啊!他啊!他已經中風了!她不知道我的消息,就認為我中風了。第二個出家人又講,他娶了十一個老婆啊!郭雪娥想說:哇!不得了,以前文文靜靜的盧勝彥,居然娶了十一個老婆。當然,聽到謠言,說我中風,不是很高興;聽到十一個老婆,精神就來了。十一個老婆耶!不輸我的祖父耶! 


《網路直播有助破除謠言》 


我講一個笑話。台灣人很喜歡講說有錢沒錢討一個老婆過年。正在講的時候,一看到旁邊坐著師母,我就講說我今年不敢過年了。這個謠言是很多的,謠言很難去阻止。為什麼人家會謠傳我中風,我想是有原因的,因為我自己的書上有寫啊!我在隱居的時候,我寫自己得了一個很奇怪的病「裂腦症」,這個腦分成八瓣,好像八瓣的蓮花,頭痛得很厲害。自己又寫說自己每一次在禪定的時候,叫「半躺三昧」──躺一半的三昧。人家會聯想的。你腦部裂了,又是半躺,人家一定會想說那一定是中風。這個當然也是謠言啦!謠言也是經過一種聯想產生出來的。 


另外說娶十一個老婆,這問師母就知道了。我也不用解釋啊!我這個人一生當中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是從一而終。從一而終就是說無論如何以家庭為重。家庭是很重要的。我認為對佛菩薩,對自己的家庭,對自己的子女,對自己的孫子、孫女,都要有一個交代啊!一個家庭是完整的,這是我們在教育下一代,我要對自己的兒子、女兒負責,我要對自己的孫子、孫女負責。我不能令這個家庭破碎,我也不做這種事。這是我個人對婚姻的觀點,盧勝彥是不可能離婚的。而且還有一點,我現在是出家人,我不可能再另外有婚姻。我跟師母有婚姻關係存在,但是這個婚姻早已不存在了,在很多年前我出家以後,我們早就已經分房、分床,現在連一個hug都沒有。有一天晚上,我們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師母突然間講說,你說連一個hug都沒有,那麼現在就像朋友一樣,洋人的朋友一樣hug一下,我居然是感覺到非常的肉麻。她身子一靠過來我就趕快逃。真的連一個hug都沒有。但是我們維持一個家庭,這是一個責任,我們要為自己的兒子、女兒、孫子、孫女教育他們的下一代,不能隨隨便便就分居離婚,我的觀念就是這個樣子,我這個腦筋很不現代化。所以十一個妻子,那根本就是謠言。 


像外面傳我們是邪教,我說,我睡覺的習慣本來是正正地睡的,到最後都會變成斜的,所以我們確實是「斜覺」,因為我始終醒過來就是斜斜地睡覺。其它你說我哪個地方「斜」?我坐得很正啊!我說的是佛法啊!我並沒有教你們做壞事啊!大家要做善事,要做善業。惡業千萬不能做。我還教大家賭博業不能做,色情業不能做,殺生的業不能做,這業都很重。我還教大家守戒,守佛教的戒律,守五戒,殺、盜、淫、妄、酒,我連滴酒都不沾。我也很守法,我開車都不超速的,所以連吃到一張汽車的罰單都沒有的。我從來沒有進過警察局,連違警的都沒有的。這樣怎麼會是邪教外道?外道我就不懂。這個外道,道就是說話,到外面去說話,就是外道。好像說外行話就是外道吧!我也沒有講外行話。人家說盧勝彥是魔。魔是會害人生命和慧命,是會害人的。我不會害人,那應該就不是魔了。在網路直播的時候我可以這樣子講,大家都聽到了,什麼是「邪教」,什麼是「外道」,什麼是「魔」。 


《世間的金錢名望等一切 什麼都帶不走》 


談到財,剛剛蓮傳上師提到,師尊講過,有時候貪也是一種進步,那指的是正常的貪。應該我們賺的錢,我們努力去賺錢,那個是屬於正常的一種貪。我們去努力去成就我們的功名,是正常的貪,是可以的。像有弟子供養師尊,師尊有受,這個是正常的。如果師尊跟你講,你有災難,你要趕快化解,你要出多少錢才能夠化解這個災難,如果師尊講的是真實的,那倒是正常;如果講的是欺騙的語言,那這個貪是不對的。但是師尊還有一點常常跟大家講的,絕不會開口跟人家要錢,多少錢這句話絕對不會講,一切都是隨意。這個是屬於正常的。如果有上師開口跟人家要多少錢,這樣子的上師你就要注意,他是不是常常這樣子做,還有藉某一種方法,規定多少錢,而且數目都很大的。有這樣子的上師你就要注意,因為這樣就是貪求,他的貪,太過於厲害。 


我告訴大家,不管你在這世間上,你獲得多少的金錢,獲得多少的名望,獲得多少的財產,多少的房子,多少的車子,多少的土地,真正最後的答案,是零,是沒有的。我講過沒有一個人能夠在這世界上拿走一毛錢,但還是有些人看不開,有很多人病得很重,已經病入膏肓,每天在昏昏沉沉之中,他還是要買土地,還是想賺很多的錢,甚至於不是他的錢,他也劃入他的錢;不是自己的廟,他也劃入自己的廟;不屬於自己的,他也把它刮了一層歸自己的。師尊其實看得出來他已經病了,幾乎快沒有藥可以救了。但是到現在為止,他還是抓著那一把錢不放。你執著於那個「我的」做什麼?你連「我的」都不是我的,你連這個「我」都不是你自己的。但是他仍然抓住他自己有的,不會放的。 


所以師尊講過,師尊實在是不想當任何寺的住持,縱然是掛名的,像台灣雷藏寺師尊掛名,師尊買那個靈骨塔的位子,將來給自己進去裡面住的位子,都是師尊自己花錢去買的。而且一買買了十幾二十個,我一個人住不了,到時候送給沒有錢的人住。台灣雷藏寺師尊是掛名住持,我從來不看帳,到底那一間寺廟是花了多少錢蓋的,我不知道;每天花費多少錢我不知道;到底他們在做些什麼事情,我不知道。只要正常運作就好。財政、人事、所有的法務,師尊從來不管。所以這個住持就當得很輕鬆,走路很輕鬆,肩膀上沒有很大的壓力。台灣雷藏寺那麼大那麼重,壓在我的肩膀上我會被壓死的。我把它拿了放在旁邊,我走路就很輕鬆。將來我掛名什麼寺的住持,我都是把這個寺放在旁邊,真佛宗的法務、人事、財政我也是放在旁邊的。 


像馬來西亞那麼大的法會,收支多少,wa ka nai,wa ta ku shi wa ka nai,I don’t know,我不知道的。他們法務人事是怎麼安排的,I don’t know,wa ka nai。他們的法會是怎麼樣進行的,如何安排到那裡的,我也不管。反正人家請我去,我就去,坐在上面我就說法。然後我去到太子體育館,我要注意一件事情就是廁所在哪裡。這是很重要的。其它的我都不知道。人家請我去做法會,我就是上台,只是這樣子而已。所以我走路很輕鬆,像神仙一樣飄來飄去,無事一身輕。這是我的人生的生涯。 



《師尊是守戒正信的佛教徒》 


我是屬於守戒的,我經常給弟子做灌頂;佛菩薩也給我灌頂,我的灌頂是沒有停止過,每天都有佛菩薩給我灌頂。所以我灌頂的法流永遠不停。(眾鼓掌)我的上師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而吉上師,我每天都要唸祂們,祂們不止是灌頂沒有停過,加持也沒有停過。祂們生前給我灌頂給我加持,祂們走後我沒有一刻忘懷,祂們仍然一直在給我加持。 


我自己修法也沒有停止過。你知道我每天唸多少咒語嗎?「嗡。金母悉地吽。」瑤池金母的。「嗡。阿彌爹哇些。」阿彌陀佛的。「嗡。哈哈哈。微三摩耶。梭哈。」地藏王菩薩的。「嗡。閻曼德迦。吽呸。」大威德金剛。我的三本尊和我的根本護法。我還唸「南無三滿多。母陀南。瓦日拉。藍。撼。」不動明王的。為什麼我唸祂?我屬雞的,要用不動明王做護法。我最早是以不動明王當護法,我現在仍然供不動明王,所以我唸祂的咒。我唸「嗡阿吽。貝扎。咕嚕。貝瑪。悉地。吽。些。」蓮華生大士的咒語。祂在無形之中教我很多密法。再來祂的眷屬,「嗡。依喜措嘉。梭哈。」是祂的眷屬,依喜措嘉。再來我唸「嗡。嘛呢。唄咪。吽。」觀世音菩薩。再來我唸「嗡。咕嚕。蓮生悉地吽。」我唸蓮花童子。再來我唸「嗡。瑪哈。司利耶。梭哈。」大吉祥天,是師母的。我也很尊敬她。我每天唸師母的咒語,因為我也很怕大吉祥天。大吉祥天在日本的東密是很溫和的,像天女一樣很溫和,拿著吉祥果,帶著冠,很莊嚴。但是藏密的大吉祥天就很不得了,騎著天馬,有好多隻眼睛,可以東看、西看、南看、北看、前看、後看,我都躲不了。我要稍微輕輕的走幾步路我都很怕。所以我唸「嗡。瑪哈。司利耶。梭哈。」再來我唸「南無。三滿多。母陀南。瓦日拉。達摩。些。」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的。再來我唸「嗡。哈。卡瑪拉。瓦拉雅。梭哈。」時輪金剛的,因為我在傳時輪金剛法。再來我唸「嗡。摩尼摩尼。麻哈摩尼。釋迦摩尼。梭哈。」釋迦牟尼佛的,那是佛教的教主。我每天就唸這些咒語。所以我自己本人是修法不斷,沒有停過的,我修法不斷,灌頂不斷,加持不斷。我的修法很有規則,很有規律,從來沒有一天停止過。 


我對於佛菩薩淨信圓滿,尊敬跟信仰,是很飽滿,充足的,沒有一絲一毫的疑惑。我們做一個佛的弟子,一定要灌頂永遠不絕,加持永遠不絕,修法永遠不斷,淨信永遠圓滿。這個才是一個真正的佛弟子。這樣子是不是一個正信的佛教徒?對啊!我本來就是一個正信的佛教徒啊!佛菩薩天天給我灌頂,不是講假的。我的上師天天給我加持,我的修法永遠沒有斷過,我的恭敬心跟信仰依怙的心永遠都是滿的,一點疑惑都沒有。佛弟子就應該要這樣子。 


我還知道世界上的一切東西都帶不走的,房屋、車子、金錢、名利,甚至於你的名望,沒有一樣東西能夠帶得走的。所以師尊本身沒有貪,不會貪。明年就64歲了,你貪來何用?貪這些何用?蓮傳上師講了,健康,你只要求健康,身體健康。但身體健康也不是永遠擁有的,只能讓你延長一點,然後多說一點法,其它一點益處也沒有。金錢於我來講一點益處都沒有,我理髮是自己理的,衣服是人家供養的,包括內衣褲,車子是人家供養的,住的早就有了,吃的是雷藏寺大飯店的,雷藏寺大飯店的菜,o i shi。彩虹山莊的也是o i shi。就是好吃,日本話。外國人一吃到好吃的就:嗯∼yum yum。Yum yum是小孩子講的。好吃。很滿足的。你還要求什麼? 


我現在就是考慮說現在住的南山雅舍,沒有壁畫,沒有裝潢,很陽春。那我住二樓,我的房間比較小,師母的房間很大。我很滿足,但是我害怕我老的時候上樓梯不容易。我想在樓下另一個廁所的地方做一個shower,我只有這一點期望,就是能夠到老的時候,我爬樓梯爬不上去,我能夠在一樓自己shower洗澡,這就是師尊的滿足。有時候想說,南山雅舍不用做shower,我就回到密苑住,密苑問事房跟另外一邊檔案室,一個房間讓我住,另一個房間讓師母住,那邊有shower跟廁所,南山雅舍也就不用再亂花錢蓋一個shower。然後原來住山莊樓下的,我跟蓮印講說,蓮印、蓮晴、蓮旺、蓮喜、蓮彥他們搬去樓上住,原來我的房間讓他們去住,我住蓮印現在住的那間,另外那間給師母住。我們就住一樓,也可以住,不用浪費錢。那就很滿足了。 


當然師母也有想說要請侍者來幫忙,說師尊、師母老的時候有幾個比較親近的男侍者,他能夠搬粗重的東西,女的侍者做細的工作。師尊貪在哪裡?沒有啊!所以師尊也不會瞋,我現在也不發脾氣,以前年輕的時候會發脾氣,祖傳的啦!我祖父脾氣就不好,我父親脾氣也不好,到了我這裡,我就脾氣變得很好。所以我現在都不發脾氣,每一個人通通都好,每一個弟子都好。 


我因為研究佛法,我發覺佛法真的智慧如海,所以我們無論如何,你只要學會佛法,很多一般的知識跟佛法比起來真的是差得很遠。一般的知識只是教你,人如何在環境裡面能夠得到溫飽、健康跟舒適;但是佛法讓你完全知道宇宙的真理,能夠在你的下一世,甚至在你的未來得到永恆的慧命,這個才是真正的。所以我覺得這一輩子非常的幸福,而且非常的圓滿,非常的快樂,非常的愉悅,沒有什麼虧欠。這個就是佛法。嗡嘛呢唄咪吽。 


文╱蓮花淑婷恭錄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