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法王盧勝彥2015年1月17日台灣雷藏寺週六「咕嚕咕咧佛母護摩大法會」大圓滿法第122講開示>


  我們首先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上方咕嚕咕咧佛母、下方咕嚕咕咧佛母、八方咕嚕咕咧佛母及所有與會的空行母」。


  師母,吐登悉地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與會的貴賓是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秘書長廖東周大使及夫人Judy師姐、台灣省政府秘書長鄭培富先生及夫人韓霧珍女士、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及夫人陳旼旼女士、南投縣政府文化局局長游守中先生、前行政院文化部政務處處長林金田先生、真佛宗教授團──王進賢特聘教授、王醴教授、洪欣儀教授、蔡國裕教授、麥韻篁教授、顧皓翔教授、葉淑雯教授、林秀菊教授、李懿倫博士、游江成博士、梁超凡博士、林峻安醫師、名節目主持人邰智源先生、華光功德會總會長常仁上師、台灣區華光功德會理事長李春陽先生、台北福安宮主任委員陳建興先生、my university classmates朱金水先生及夫人陳澤霞女士、靜乙企業公司總經理張予甄女士、琦品傢俱生活館董事長黃淑琦小姐、台南市蔡旺詮議員代表、高雄市許慧玉議員代表、關島太平洋島渡假村代表鄭貽女士、香港傑出企業家拿督雷豐毅先生及夫人拿汀曾美婷女士、《大圓滿九次第》、《喜金剛講義》及《密宗道次第廣論》製作人蓮悅上師和主持人佩君師姐、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製作人徐雅琪師姐、my sister盧勝美女士。感謝香港劉騂明師姐打齋十萬元,謝謝。今天是傳咕嚕咕咧佛母的法,因為有十方,所以我才稱呼「上方咕嚕咕咧佛母、下方咕嚕咕咧佛母、八方咕嚕咕咧佛母」,祂的降臨也跟上個禮拜的金剛亥母一樣,有很多的空行母一起來。感謝咕嚕咕咧佛母和十方咕嚕咕咧佛母及所有的空行母來到台灣雷藏寺。大家午安!大家好!(台語)大家午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Hola Amigo!(西班牙文:你好)Good afternoon!(英語)(日文:你好)Selamat siang and Selamat petang!(印尼文:午安)Kam-sam-ni-da!(韓文:謝謝)Sawadika!(泰文:你好)謝謝大家!

 

◎咕嚕咕咧佛母的十方射箭法,上回已經傳過了(2014年2月8日台灣雷藏寺春季大法會)。這一回,祂也放了很大的光明,紅色的光明。我現在看到大家,大部分都是穿紅色的。在這裡,祈求咕嚕咕咧佛母加持所有大眾,讓他們的願望都能夠實現,讓他們的願望都能夠成就。我知道剛剛咕嚕咕咧佛母有特別加持邰智源先生,他是名藝人,咕嚕咕咧佛母加持他。他很快地就會有offer。

  我問一下,「龍昇生命禮儀」,有沒有報名主祈?還沒有。所以咕嚕咕咧佛母剛剛跟我講:「龍昇生命禮儀漏掉了。」你(蓮歐上師)沒有報名主祈,今天是應該要報名主祈的,因為如果你有報名的話,「龍昇生命禮儀」會非常的有輝煌的成果。喔!是一般報名。一般的報名是一般的加持。你今天是應該要主祈報名的,而你沒有主祈報名,在密教的應機來講,「龍昇生命禮儀」就變成一般成就。請你坐下。咕嚕咕咧佛母特別點名,因為剛剛有聲音這樣告訴我,講:「奇怪,『龍昇生命禮儀』才開始開張,為什麼沒有報名主祈?」我就知道你沒有報名主祈。所以我才問你一下。結果還是真的沒有。(蓮歐上師:事後可以補嗎?)可以補。明年吧!這是命中注定。你知道嗎?今天邰智源在所有的主祈者全部獻哈達結束後,從台北衝到這裡來,他是來主祈的。他衝到這裡,咕嚕咕咧佛母看見了,特別賜福給他的。他是最後一個衝來主祈的,所以特別賜福給他。我看見咕嚕咕咧佛母特別加持他。(有弟子說:師尊,我是從香港衝過來的。)你從香港衝過來?我知道你有主祈,但是你的是隨著命運轉,可以講是隨著匯率轉,隨著黃金轉,okay?那是不一樣。他那是要隨著黃金跟匯率轉。其實咕嚕咕咧佛母都有加持。

 

◎咕嚕咕咧佛母就是我師父吐登達爾吉上師的本尊,這一尊是非常尊貴的,而且在西藏密宗裡面,很多人以這一尊作為他的祕密法,祕密修持,不告訴人。但是他在祕密之中修持這個法,沒有告訴任何人,所以稱為祕密本尊。

  這一尊是吐登達爾吉上師本身的本尊,非常尊貴的。他們製做了一個弓箭(師尊舉起弓箭),

 

◎只要你拿這一支弓跟箭,有了咕嚕咕咧佛母的加持力,然後你轉八方,哇!後面也要轉,轉了八方之後,還要轉上面,再轉下面,不得了,上、下、十方全部都是你的粉絲。這也有光明,箭是屬於紅色的,但是也有光明產生出來,有光亮產生出來,光明遍佈上方、下方、八方的世界。祂的大敬愛,讓你成為一個國家的領袖,世界級的領袖;祂的中敬愛,讓你成為一個很偉大的藝人,很偉大的一個名人,你所做的事業,都成為最大的,中敬愛有那種程度;小敬愛讓你的家庭圓滿,你的每一世,都有非常多的桃花,桃花朵朵開。

  「桃花紅,李花白,花裡許多小蜜蜂,嗡嗡嗡,嗡嗡嗡。」有一首歌,是蜜蜂的歌,你們會唱嗎?「嗡嗡嗡,嗡嗡嗡,大家一起去做工。來匆匆,去匆匆,做工興味濃。天暖花好不做工,將來哪裡好過冬。嗡嗡嗡,嗡嗡嗡,別學懶惰蟲。」桃花開的時候,所有的蜜蜂、蝴蝶統統都出來。我以前都是唱這一首歌給西雅圖的平兒聽,我每一次問她:「妳要聽甚麼歌啊?」她一定跟我講:「小蜜蜂。」然後,我就唱這一首歌嘛!對不對?這是唱給她聽的。我最喜歡唱的就是「開火車」,我經常說不要唱小蜜蜂了,要唱「開火車」,平兒就不喜歡聽。最近,她也在學「開火車」,我有聽她在唱,「小板凳兒擺一排,小朋友們坐上來呀,坐上來呀,坐上來呀,坐上來呀,我們的火車就要開,我做司機把車開,轟隆隆隆隆,轟隆隆隆隆,轟隆隆隆隆,嗚~」我很喜歡唱兒歌,唱得很輕鬆的,「一二三四五六七,我的朋友在哪裡,在哪裡,在哪裡,我的朋友就是你。」唱給小朋友聽的,今天來的小朋友,我就是要唱給你們聽的。

  咕嚕咕咧佛母的偉大在於祂的攝召力,祂有很強,很有power的攝召力。所以很多人修咕嚕咕咧佛母法,將來成就一定成為大的,做甚麼事業都變成大的,這一尊非常的重要。另外還有一點,愛染明王跟這一尊是一樣的,都是大,是很有power的,屬於最敬愛的一尊。你要考試,你祈求祂,也是非常靈驗的。因為你考試寫出來的東西,會讓那些教授看到就很喜歡,特別喜歡,因為你有修咕嚕咕咧佛母法。你的字他也喜歡,你的文詞他也喜歡,你的答案他也喜歡,他就會給你最高的分數。祂有光明的作用,因此我們也稱咕嚕咕咧佛母為「作明佛母」,祂增加你身上的光明,增加你事業的光明,增加你政治的光明,增加你成就的光明。這一尊有這種power,大家不要忘掉這一尊。以後有咕嚕咕咧佛母的護摩,一定要當主祈。對不對?蓮歐要趕快補。

 

◎講《密教大圓滿》,「蓮華生大士說;『蓮生,大圓滿內證功夫,是發露時機矣!』我說:『謹奉師命。』『寧瑪、格婁、噶居、薩迦同出一源,不應有分別。』」蓮華生大士也是這麼講。

  「我說:『知也,知也。』蓮華生大士說,這『大圓滿法』在印度早已失傳。』」大部分修印度教的,不是屬於大圓滿,「印度語是『阿底麻哈珊底瑜伽』在西藏亦少人知曉。」一般來講,格魯派不修大圓滿法的,寧瑪派修大圓滿法,噶舉派是修大手印法,薩迦派也有修大圓滿法,也有修大手印法,也有修道果的,不一樣。「在西藏亦少人知曉,在尼泊爾,在西康,祇有少數的上師知之。今天,要想即身成佛,要想從法界攝歸色身。」法界就是虛空,也就是將色身攝入虛空,「由色身透出法界,非要這『無上密大圓滿』不可。盧勝彥金剛上師蓮生密行尊者,把這『大圓滿心要』寫了出來,為的是佛法不滅亡,眾生應欣喜感嘆,法緣難逢啊!」再談到「十八部大圓滿法」,「在一天的傍晚,我進入佛堂,點了油燈,燃了檀香,換了八供,獻了供養,我安靜的坐在佛菩薩之前,心靈由調息而漸趨平靜。」「一切非常的寧靜,佛堂的門關著,天氣雖冷,但佛堂內卻是暖和的,香火在無風吹的狀況之下,裊裊上昇。這個時刻,正是我每日修練的時刻,我均在這個時候,進入『三摩地』──金剛三昧大定。」甚麼叫做「三摩地」?每一次修完法,要入「三摩地」,司儀就講:「入三摩地X分鐘。」「入三摩地」的意思,其實是很簡單,當你的念頭集中在一個點上,就叫做「入三摩地」,沒有妄念紛飛,就是「入三摩地」。今天的這個時候,是「入四摩地」最好的時候。「入四摩地」是甚麼意思?就是睡著了,進入空。「三摩地」是你還有一點念頭,但是這個念頭是專注的,就叫做「三摩地」。跟大家這樣解釋,大家會比較清楚一點,否則大家都不知道「三摩地」是甚麼。

 

◎「我進入蓮華生大士的心中,而蓮華生大士帶著我在空中飛行,一切在我們的下方,我們很快速的飛行。我看到喜馬拉雅山就在前方,我看到樂河,拉薩的河,我看到很大很大的宮殿,但蓮華生大士,沒有帶我進入宮殿,而是一座寺廟旁的『金墓塔』,我們到了塔裏。」

  可能就是西藏的那些塔,我們看過西藏有很多塔,有白塔。「塔裏,是不透光的,是一個洞穴。」這時候蓮華生大士跟我講:「您已經是一個喇嘛了,不但是一個喇嘛,而且是最具身分的一個大喇嘛。」目前在西藏最具身分的一個大喇嘛就是達賴喇嘛、班禪喇嘛。另外還有一個,就是甘丹赤巴,他是格魯派的。

  西藏前藏、後藏的政教領袖就是達賴喇嘛跟班禪喇嘛,那麼,誰是甘丹赤巴?其實他就是黃教格魯派的教主──第一百世黃教的教主,他曾經到過西雅圖雷藏寺跟我一起做法會,他是西藏大喇嘛,是宗喀巴第一百世的轉世,也就是代表著宗喀巴,跟我一起曾經在西雅圖雷藏寺做法會。當時有在場的舉手,在場的也有很多位上師,應該也有很多位弟子,Judy師姐也在場。甘丹赤巴是格魯派的教主。其實大部分談到西藏大喇嘛,就是達賴跟班禪,還有甘丹赤巴,等於是宗喀巴,是格魯派的教主。因為達賴喇嘛跟班禪喇嘛是西藏的政教領袖,現在是黃教在執政,甘丹赤巴是格魯派的教主。

 

◎宗喀巴快要過世的時候,有一個小弟子來跟祂,他只跟宗喀巴五年,名字叫做根敦主,或叫做根敦主巴。宗喀巴最大的弟子叫做克主傑、賈曹傑,他們倆個是很大的弟子,另外還有一個是釋迦也矢。而釋迦也矢是宗喀巴最喜歡的弟子,根敦主是最後來的,是最小的弟子。這個最小的弟子居然轉世成為達賴喇嘛,宗喀巴真正的心子是克主傑跟賈曹傑。是誰轉世成為班禪的?轉世成班禪的就是宗喀巴真正的心子,也就是克主傑。

  再一個問題,當初,宗喀巴叫釋迦也矢到北京,因為北京那邊要求宗喀巴去覲見當時的皇帝。所以宗喀巴派祂最喜歡的弟子去。皇帝想:「叫你(宗喀巴)來,你沒來,卻叫你的弟子來。」因為宗喀巴推病沒去,結果是釋迦也矢去了。釋迦也矢被封為大持法王,也給金印、金冊,還有冊封。因此釋迦也矢變成很偉大的一個大弟子。釋迦也矢轉世成為甚麼?(章嘉活佛)你聽過我講過,是嗎?他轉世為章嘉活佛,就是跟著滿清政府一起走的章嘉活佛,也就是甘珠活佛、哲布尊丹巴、白教的大寶法王、還有好幾個王,像是大攝法王、大勝法王,全部在那個時間由皇帝冊封。所以師尊的傳承有甘珠活佛,而甘珠活佛也是釋迦也矢的化身。師尊的傳承(師尊在黃教的傳承是哲布尊丹巴-甘珠活佛-吐登尼瑪-吐登達力-吐登達爾吉-吐登其摩)因此蓮華生大士講:「是最具身分的一個大喇嘛」,蓮華生大士為甚麼這樣講,現在大家清楚了嗎?

  「我什麼都不懂,蓮師。」我誠惶誠恐。「祢已經甚麼都懂了,蓮生。」「這一切,不是祢的想像力,一個想像力再豐富的孩子,也不會有如此深刻的記述,祢的一生,就是這一世紀的傳奇,祇因為祢的天賦不同,祢的責任不同。」蓮華生大士當時這樣跟我講。那時,是寫在《密教大圓滿》,盧勝彥文集第五十五冊裡面,那時候還沒有甚麼弟子,弟子也不多。但是現在弟子那麼多,可見蓮華生大士當時講的是對的。我跟蓮華生大士講:「沒有人會相信的。」「等我把十八部大圓滿法,傳授給祢的時候,就有人信了,就算是不信的人,也深覺詫異,感覺莫名其妙。」「這是蓮師之本意?」「不是本意,是因緣如此。」有這個因緣,我記得我小時候,有一個夢境,有一班的同學走出教室,好像是觀世音菩薩出現,很慈祥的觀世音菩薩,另外還有一個聲音在虛空中講,祢在這班同學裡面挑選一個出來做教主。觀世音菩薩很慈悲,祂一看,一定找最高最帥的,班長叫做陳同仁,在班上第一名,是第一名畢業的,「是陳同仁嗎?」天上的聲音講:「不是陳同仁,祢再找。」觀世音菩薩找一個家財萬貫的,「是吳寬仁嗎?」他家很有錢喔!爸爸是家長會長,天上的聲音講:「也不是。」然後再找,找一個長得最漂亮的,最英俊的,最瀟灑的,「是黃信欽嗎?」「也不是。」最後,沒辦法了,看到一個個子非常矮的,不起眼的,兩個耳朵像老鼠一樣,我小時候的外號叫做「老鼠仔」。因為我長了兩個老鼠的耳朵,尖尖的,面孔瘦瘦的,乾乾的,小小的,都沒有吃飯的,觀世音菩薩說:「是這個小老鼠嗎?」天上的聲音講:「就是這個。」全班最矮小,排在最後,左右分不清,怎麼左右分不清?老師講:「稍息、立正、向右轉…」,然後,我就向左轉。「齊步走…」,人家這邊一直走,我卻往這邊一直走,剩下我一個人。到我長大,娶了妻子,左右還是分不清。所以我開車,跟我講向左轉、向右轉,因為我分不清,turn right,turn left,我經常左右分不清。後來,師母教我:「向右轉你就舉右手,那邊就是右邊。」就這樣我才記得,就是師母教我的,結婚以後才認出左跟右。所以我這個人正邪分不清楚,正教跟邪教也分不清楚。不是想像力喔!我在小時候,還有一個夢,我夢見兩座山,我變成一個巨人,躺在山跟山的中間,上面有很多人從其中一邊走過來,走在我的身上,從這山走到那山,到現在,佛菩薩才告訴我:「那就是度眾生的夢,你會度很多的眾生,從人間走到極樂世界。」這不是我的本意,不是我從小就說我要出來度眾生,絕對沒那個意思。

  我在測量學校的時候,有一次要做「月掩星觀測」,我是大地測量系。朱金水,你是哪一系?(地形系。)我是大地測量系,大地測量系有做「月掩星觀測」,當時我當系長,也是個子最小的系長。同學講:「今天晚上有月掩星觀測,將儀器從天文台移到操場,要搬很多的椅子跟桌子,請各位同學搬。」系長命令:「請各位同學搬桌子、椅子到操場,今天晚上我們要做月掩星觀測。」要觀測星星,星星啊!我一喊:「大地測量系的同學,幫忙搬桌子、椅子到操場,今天晚上我們要做月掩星觀測。」但是所有的人坐在那裡不動,我實在是沒有領袖的氣質,個子又矮,講話的聲音又小,同學都不聽我的,當甚麼系長?沒甚麼用的系長。於是我就一個人扛椅子、桌子,一個人搬,從教室到操場,全部是我一個人搬,沒有一個同學願意幫我,真是沒人緣,還選我當系長,是要整我啊!我當時一個人搬桌椅到操場,搬得要死,知道嗎?你想想看嘛!

 

◎讀測量學校的時候,哪有想過會度眾生,憨面的啊!度眾生?哪裡有領袖的氣質?根本就沒有。那時候我也不是很會讀書,大家選我當系長,「就是要看你的好戲」。老師來了,我喊:「起立、立正、敬禮、坐下。」那時我講話很小聲:「起立、立正、敬禮、坐下。」隊長說:「哪一隻貓在叫?」真的,沒有領袖氣質。哪裡知道要度眾生?這不是我的本意啊!「是蓮師的本意嗎?」祂說:「不是本意,是因緣如此。」

  你看有那個因緣,就會造出那個人出來,個子矮小,又愚蠢,又愚笨,沒有領袖氣質,居然也當大地測量系的系長,大家要看我的好戲!當時我真的是好戲被人家看盡,一個人抬桌椅到操場,沒人幫我,好可憐。地形系有沒有「月掩星觀測」?(沒有)那是大地測量系的專利。後來兩個系合併。我當過大地測量系的系長,當了多久,我忘掉了,總之有當就對了。你看嘛!哪裡有想要度眾生?沒有,沒這回事,我度我自己都很難。有一次是星期天休息的時候,我從學校出來,看到姓江的同學,他帶著一個女朋友,個子也蠻高的,我說:「你要去哪裡玩?你也帶我去。」「我帶女朋出去玩,我再帶你出去玩,你不就是當我們的電燈泡?」「拜託啦!讓我跟一下。」實在有夠笨的。一下子,我就被推走開了,好可憐啊!我只好去看台中東海戲院的早場電影。看完了,一個人去吃一碗牛肉麵,沒地方走啊!有時候是走到書局看看書,當時在綜合大樓裡有益世書局,有綜合書局,出版我的書的就是綜合書局。哪有想要度眾生?哪有可能?還有一次,在教師會館,我想要照相,我看到兩個人在那邊照相,一個是姓趙的同學,一個是系長,記得嗎?最後的一位大地測量系系長,他已經過世了。他們倆個在教師會館那邊照相,我從那邊走過去,我不敢過去,兩個都是我同學,他們的成績都很好,我成績不好。系長看到我,說:「盧勝彥,過來過來!坐在我旁邊,我們三個人一起照相。」我受寵若驚,喔!有人找我去跟他們照相耶!我沒照過相啊!我就走過去,縮在旁邊,系長長得高大,我們就在教師會館那邊照相。喀擦!照了那一張相。我好感謝系長,我跟他說:「你實在是我在測量學校最好的同學,我很敬佩你,我很仰慕你,你又是我們的系長,真好!」真的,他是真的對我特別好,他看我可憐啊!那時在測量學校要入黨,楊雄飛介紹我入黨,「甚麼叫做入黨?」我不知道有甚麼黨?念軍校就要入黨?我這個人本是無黨無派,我是自由派的,入甚麼黨?我就不入黨。

  我不入黨,有人就打一個報告上去,不知怎麼回事,只要人家上課,也叫我去上課,上政治課。介紹我一次入黨不成,又介紹第二次,終於認識總幹事。部隊裡的總幹事叫我去,「盧勝彥,你來幫我做一些雜事。」我就一直幫他,我很認真,還算是蠻認真幫他,他也蠻喜歡我,還有連長、副連長也蠻喜歡我的。在學校裡,比較疼我的,一個就是總幹事,一個就是系長,其他沒有了。好可憐喔!甚麼度眾生?哪有可能?但是蓮華生大士講:「你有可能就是這樣度眾生的。」這就是因緣。

  我從小學、初中、高中、測量學校畢業、軍校畢業、中正理工學校畢業,我真的都沒有那種想法,根本就沒有度眾生的想法,一切都是因緣所成,命中注定。沒辦法啊!被開天眼了,就可以看到,看到是甚麼看到?先講一個笑話吧!旅行團到法國參觀古堡,導遊講這古堡以前是鬧鬼的,觀光客進去裡面就問守衛:「請問古堡裡,有沒有鬼?」守衛講:「哪裡有鬼?我在這裡已經三百年,從來沒有看過鬼。」這是笑話,原來守衛就是鬼。還有一個笑話,小華問爸爸:「爸爸,這世界上有沒有鬼?」爸爸就講:「沒有鬼!絕對沒有鬼」兒子就講:「可是,我的保姆跟我說這世界上有鬼啊!」爸爸就說:「我們趕快整理行李,趕快搬家!」小華問爸爸:「為什麼要搬家?」這爸爸就講:「我哪裡有錢請保姆,我沒有為你請保姆啊!」因為保姆就是鬼啊!跟大家講一個實際上的話,我第一次開天眼,眼睛一打開,我就看到光,看到阿彌陀佛,看到地藏王菩薩,看到瑤池金母顯現出來,看到紅色的布,上面寫兩個字,「這兩個字給你,做為你一生的守則」那兩個字是甚麼?一個是「忠」,忠心的忠;一個是「義」,義氣的義,要給我「忠義」這兩個字,寫了這兩個字給我,是閉著眼睛看到的。


◎真的有佛菩薩,那個時候所看到的,跟現在所看到的人世間所有的鬼神,真的有,都是真實的。從那時候起,我才開始決心學佛,那時祂們告訴我,「一心學佛」、「一心學法」、「一心向善」,就講這三個。當天晚上,帶我去看天上界,看地獄界,看了整整一個晚上,這時候才改變我自己的人生。絕不是我的本意,而是因緣如此。蓮華生大士還講:「是因為你的天賦不同。」

  我當然天賦不同啦!以前,我曾信仰基督教,那時我叫「天父」,在長老教會,我們說台灣話,「我天上的父」,蘇天明牧師講:「(台語)我用水,給你洗禮,讓你皈依在父、子、聖靈的名之下。」就是這樣洗禮,當時洗禮的時候,我也不知道甚麼叫做度眾生啊!我也當過主日學老師,不過都是過去了。但是都是因緣,因緣就是這樣一直排,排到最後,突然開了我的天眼,了解世界上很多很多的事情,最後終於開悟。

  小時候不讀書,讀書也是最後的。有一個笑話,小明在上課的時候睡覺,老師說:「小明,你站起來,你為什麼睡覺?」小明跟老師講:「我的眼皮張不開。」老師問:「眼皮張不開是甚麼病?」小明回答:「自閉症。」我那時候也是這樣,不過我有一個習慣,小時候老師在前面講課,我們就將便當拿出來放在底下,當老師轉過去在寫黑板的時候,我們就偷吃便當,吃了幾口,老師轉過來,我們就放下;老師再轉過去寫黑板的時候,我們就繼續偷吃。你有沒有這樣過?(有)你就是這樣才會那麼胖!小時候,就是偷吃便當,不然就是打瞌睡,要不就是胡思亂想、看外面,所以成績不好。能夠在這裡坐著說法,是怎麼回事,我都搞不清楚,有時候星期六早上我醒過來,突然間想到:「甚麼事情啊!今天要上台灣雷藏寺,又要上法座啊?要說法啊?我都沒準備啊!」「沒有關係!」慧君講:「笑話有沒有帶?」我說:「有啦!有啦!」「笑話有帶就行了,因為祢一上法座就會講。」告訴你,這都是因緣,真的是因緣。你看,開天眼也是因緣,沒有開天眼絕對沒有現在的盧勝彥坐在法座上。那時候還叫我度眾生,我說:「度眾生?」我度我自己能夠吃的飽最要緊。我跟佛菩薩講:「我將來能夠度自己吃的飽就可以了啦!甚麼度眾生!」現在真的是度眾生!看到這麼多人,其實我的心裡很慌張,心裡好緊張喔!我的手都在發抖,我以前是講話都講不出來的人,而今天怎麼是可以坐在法座上這樣的跟大家說法?所以甚麼是因緣?真的!有時候緣分來的時候,怎麼樣也躲不掉。當緣分來的時候,你要創造一番讓人間,讓世人,讓過去認識你的人想都想不到的事情,居然是這樣發生出來。這世界實在是太奇怪了,變化太大,變得我每次星期六早上起來的時候就心驚肉跳。「啊?又要上法座?嚇死我了!」但是上了法座,就順其自然。真的,我的心裡還是很慌張,如果依我小時候的個性來講,在這麼多人面前開示、說法、講佛理、講開悟、講明心、講大圓滿法,這是在我以前從來沒想過的。嗡嘛呢唄咪吽。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