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我答  互動就是力量 第 235 集】

2022年08月07 聖尊蓮生活佛主持彩虹雷藏寺「 蓮華生大士護摩大法會」暨《維摩詰經》第24講開示


馬來西亞蓮花達燕,就是昨天的蓮花達燕,問師尊以下的問題: 


Q682-1: 社會上對真佛宗存有質疑的觀感,甚至做出破壞、毀謗,您以什麽力量去處理這件事情?


A682-1 像我們西雅圖雷藏寺,有人對西雅圖雷藏寺講,「西雅圖雷藏寺我們不敢去」,那麼,就是對西雅圖雷藏寺有質疑,甚至有很多地方對真佛宗有質疑的觀感,有的也有破壞、也有毀謗,你以什麼力量處理?用什麼方法去處理?他問的問題,師尊回答是這樣子的,真佛宗本來就是一時的現象,「空」,外面的眾生也是空,既然空對空,根本沒有什麼事,完全不用處理,我就是用這個態度去處理。


  有處理等於沒有處理,沒有處理等於處理(眾鼓掌),根本不用處理,外面的人對我們很質疑啊,或者破壞啊,或者毀謗啊,根本跟我無關,對真佛宗也沒有什麼關係,他罵的是真佛宗又不是罵我,對不對?他罵的是盧勝彥,也不是罵我,我也不是盧勝彥,盧勝彥只是一個名詞,真佛宗也只是一個名詞,他罵真佛宗,罵盧勝彥,都是一個名詞,我怎麼處理?我就是沒有處理。


Q682-2: 曾有,還有「同是佛門一家」的同修同道,如一些佛教組織對真佛宗進行「圍堵」,您有什麼忠告?


A682-2: 也是佛教界的啦,對他們有什麼忠告?對他們,這些人家在外面的佛教團體圍堵真佛宗,你有什麼忠告?這個跟第一個問題一樣啊——沒有忠告,沒有。歡迎毀謗、歡迎破壞,來者不拒,包你滿意。不用回答,跟第一個是一樣的,沒有忠告,師尊完全用「真空智」來做這些事情。(師尊笑)


Q682-3: 您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這句話,有什麽體會?


A682-3:  這好像是說,大家都是佛教徒,相煎何太急,這句話你有什麼體會?問師尊有什麼體會?我也是用「真空智」回答,非常容易回答:哪裡有什麼相爭呢?沒有啊!平等、沒有相爭,大家都是一樣的。我從來沒有感覺到有人對我怎麼樣,沒有,我也從來不理會這些事情。看了等於沒看,什麼破壞啦、毀謗啦,通通不理會,就是平等。我的體會就是大家都平等,都是一樣的。


Q682-4: 佛教有八萬四千個法門,真佛宗定在哪個位置? 


A682-4: 我告訴你,真正的八萬四千個法門,法門太多了,盧師尊也記不住,到底有哪八萬四千個法門?我什麼都忘了。真佛宗定在哪個位置?想都沒有想過。真佛宗到底定在哪個位置?我想都沒想過,這就是我的回答。我也不知道真佛宗在哪個位置?所以我的回答是「法法無法,宗宗無宗」。(眾鼓掌)


Q682-5: 您把自己定位在宗教師嗎?哲學家嗎?行腳僧嗎?或者其他?


A682-5: 你還沒有講出來呢,師尊還是一個藝術家——畫畫嘛!還是個文學家——寫詩啊、寫書啊、寫散文啊,對不對?師尊啊,還學一點那個花腿繡腳,打一打太極啊、舞一舞少林達摩棍。還有很多耶,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呢。我告訴你,所謂的定位,就是沒有定位,我隨緣而走,沒有定位。這是告訴蓮花達燕的,我根本沒有定位。


Q682-6: 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有機會跟一些人對話,您最想跟誰講話?


A682-6: 我告訴你喔,我最想跟自己講話。每一件事情先問問自己,就是自己跟自己對話。將來…還沒有到這個娑婆世界的時候,我也是自己跟自己講話,到了娑婆世界以後,講了那麼多的廢話。有一天我要走了,剩下我一個人,也沒有人跟著我,我一個人走,我也是一個人對自己一個人講話。所以我現在想的,我還是跟自己講話。(眾鼓掌)


好,回答蓮花達燕的問題,已經全部結束。

2024真佛宗為世界祈福 高王經千遍迴向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