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開示 > 法語珠璣 > 菩薩的眼淚


菩薩的眼淚
  今晚我們聽的是蓮妙上師談『哭』跟慧君法師賣雷藏寺的廣告。

  你不知道她在講什麼,最後才知道那是廣告。

  蓮妙上師談的這個,按照『大日經』裡面所寫;大日如來祂講一切之智,也就是智慧那個智,世界上有一個東西就是一切之智,假如是講一切智的話,還不要緊,就是說一切的智慧嘛,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智慧,一切智。但是祂講的是一切之智,就是一切智慧裡面,當中的智慧,那就是無上的智慧,大日如來曾經這樣子講,所謂一切之智啊,是用菩提心來尋求開悟,以慈悲心為根本,以方便為法門,這三個加起來就是一切之智,大日如來講。

  我從新再講一遍,大日如來說所謂一切之智,是以菩提心來尋求開悟,以慈悲心為根本,以方便為一切的法門,這是大日如來本身這樣子講的,那麼一切之智,那麼加起來就是菩提心、慈悲心跟方便,這三者加起來,可以講是很高深的一種、很無上的一種智慧。

  蓮妙上師講的哭,當然是慈悲心的一種流露,是屬於慈悲心的一種流露,她談到師尊也是哭,中觀堂、西雅雷藏寺說法的時候,這個也是奇怪的,我本身來講起來,我應該屬於綜合性的,綜合性的是什麼樣子?你說強嘛;剛強,我也是有這一種剛烈的個性,脾氣也是很強、很烈的,你說柔軟嘛;有時候又好像很柔軟這個樣子,有時候真的是很柔軟,因為我以前看小說,小的時候,很喜歡看小說,看到這種悲歡離合的小說,看到感動的地方,我旁邊是放手帕,這邊是看小說,然後一面看一面擦眼淚,這樣子看,確實啊,確實是這樣子的。

  那麼有時候,家人看到了說何必自己虐待自己呢?沒事你看小說也會流淚,我自己認為我是男生,英雄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自己堂堂是一個男生,居然看小說流淚,有時候看電視也會流淚,看電影也會的,甚至於你看那個紐約長島的空難(TWA飛機失事) ,看到新聞報導的時候,覺得心裡,覺得很悽慘,這些親人,當然,你曉得親人一定會痛哭流涕,自己的親人一定會。

  但是不相干的人,像我來講起來,我跟他們沒有什麼關係,一般來講起來,也不是我的親人,也不是我的弟子,也不是我的遠房親戚,也不是東方人,說不定裡面沒有中國人,但是站在同類,同樣都是人類,說不定不是同類的時候,我自己內心也會很悽慘的。

  我不能夠看到一個場面,我假如看到他們親人到了機場,或者到了海邊,那一種悲嚎的狀況出來的話,我自己也會流淚。

  感同身受,好像就是我自己的親人一樣,那就很痛苦,我自己有那一種感受,我覺得我自己本身經常有那一種覺受出來,自己的弟子那沒有話講,自己的親人更沒有話講,但是呢,你慈悲心廣大的話,就包含了所有的人類都在裡面,你再廣大的話,六道眾生都在裡面了,連畜牲道的眾生、惡鬼道的眾生、地獄道的眾生,你都慈悲在這裡面,就有一種慈悲心就會流露出來,我是有這樣子的修行,到現在為止,就有這一種感覺。

  有的時候,在說法當中,想到悲慘的事情,也會自動流淚,但是我本來是很想阻止我這一種很難看的這一種場面,出現在螢光幕上,很難看的,我不太願意,因為我一哭的話,以前我母親講,我一哭的話,下巴都會抖;會抖,很難看,而且哭起來,皺紋也特別多,不好看,這樣子。

  但是呢,我有一個感覺,我是講我自己的感覺,你哭過以後,你會覺得很好睡,很奇怪的一個現象,你哭的很慘很慘,但是你睡的時候,非常的甜,這是什麼原因呢?這個可能要問醫護人員,他們當醫生的。

  另外還有一個醫生一個講法,他說你淚腺不用的話,你很久時間不去用淚腺,它會阻塞,有一天你要哭都哭不出來,沒有淚水,他說淚腺有時候,要用一下。

  另外,有點眼藥的作用,你偶而哭一下,你眼睛會比較明亮,會比較亮,好像洗眼睛一樣,洗一洗眼睛會比較亮,會比較迷人,所以哭本身,這個醫護人員比較知道啦,但是我聽來是這樣子,偶而要讓淚腺活動一下,是一種洗眼睛最好的方法。

  另外有一點,女生喜歡哭,她是把眼淚當作她們的武器,這一點男生要注意一下,我是有這種經驗,我有這種經驗,她們動不動就以用眼淚,用眼淚打過來的時候,你心裡就會軟,這一點男生不要上當,因為她們好像隨便一擠就會流了,有講啊!女生的武器是一哭二鬧三上吊,第一個是哭,一看哭了不行,就鬧,鬧了不行,就要表演自殺了,所以,在這方面要注意一下。

  有一件事情,我稍微說明一下,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始終沒有度;祂堅持不度女生做出家人,堅持不度女的出家,因為不知道什麼原因,祂不度女生出家,到最後,阿難尊者一直幫佛陀的姨母求情,讓她們五百個宮女跟佛陀的姨母也一樣出家,佛陀始終不答應,最後阿難就找一個機會用一個方法,先問佛陀說修行有男女的分別嗎?佛陀不知道是計,就講說,沒有!那阿難就跟釋迦牟尼佛的姨母講,隨計她就出現,就跟她講,現在你就可以出家了,因為佛陀講沒有分別啊!

  佛陀到那時候就上當,知道上當了,外傳;外面所傳是這樣子,正法應該是一千年,正法留住,釋迦牟尼佛的正佛,應該傳的時間是一千年,那麼因為女生出家,所以變成五百年,很多現在學佛的人都怪,都怪女生,因為女生壞了五百年,假如沒有女生出家,正法應該是一千年,因為女生出家了,所以就變成五百年,所以女的比丘尼現在顏面都無光,因為她壞了整個僧團,使整個僧團變質,就有陰陽怪氣在裡面。

  其實,按照也有人研究,我現在跟大家講,有些人是怪女生出家,也有些人是這樣子講,因為佛陀開悟的時候,天魔就下降,然後請佛陀入涅槃,你已經成道了、你已經成就了、你已經開悟了,那麼也就請你入涅槃,這個意思是什麼樣子呢?這個成佛也是蠻悲哀的一件事情,因為成佛以後,就有很多的魔難,天魔就要請佛陀入涅槃,那麼佛陀當初講了一句話,祂說等六師外道全部來皈依正法,等四眾弟子聚全,我就入涅槃。

  當時在印度有所謂六師外道,就是六個其它的宗教團體,那時候並沒有皈依佛陀,四眾弟子聚足的時候,什麼是四眾弟子聚足?就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也就是出家的和尚、出家的尼姑,還有在家的男居士、在家的女居士,就是四眾全部都齊全的時候,祂就入涅槃。

  那麼佛陀開始弘揚佛法了,開始弘揚佛法當中,六師外道很快的就皈依,因為是舍利弗的關係,釋迦牟尼佛派遣舍利弗去降伏六師外道,舍利弗以最大的智慧跟六師外道辯論,結果舍利弗本身勝了,所以六師外道全部皈依釋迦牟尼佛。

  那麼四眾弟子在那個時候,按照釋迦牟尼佛的講法是這樣子,釋迦牟尼佛很想祂的壽命很長,但是祂又跟天魔講了,只要四眾弟子聚足的話,祂就入涅槃,六師外道已經降伏了,四眾弟子其中有一眾沒有聚足,就是比丘尼。

  那個時候,只有比丘,釋迦牟尼佛一直不叫女生出家,就沒有比丘尼,祂的壽命可以很長,釋迦牟尼佛壽命可以很長,因為沒有比丘尼,四眾沒有聚足,沒想到被阿難壞掉,阿難說好啊,讓女的也出家,好啦!一下子剃度以後,很快的四眾聚足,所以釋迦牟尼佛的壽命不是很長,祂本來可以增加三十年的壽命,變成反而縮短了三十年,這是有人這樣子講。

  就是說釋迦牟尼佛為什麼不叫女生出家,並不是因為女生會來壞道,把這個道壞了,污染了,而是祂為了能夠長時間在娑婆世間說法,所以祂不願意女生出家,四眾就永遠不能聚足。

  今天四眾聚足了,釋迦牟尼佛只好入涅槃,是這個原因,有人講說是女生壞了道,那麼也有人提出另外一個異議,這個是不對的,這個是因為佛陀不願意讓四眾聚足。

  師尊成為『華光自在佛』的時候,天魔也下降,所以你們現在放慢腳步度眾生,為什麼呢?因為當初天魔下降跟我講,你盧勝彥可以入涅槃了,成佛也有成佛的悲哀哦,它認為你成了佛了,已經成道了,天魔就說,好啦,你已經成道,你就入涅槃吧,我說,我還沒有,我跟它講,我要度了七百萬眾的時候,當七百萬眾到的時候,我就入涅槃,我講了一句話,七是圓滿的數字,我常常講,我當時想,我那時候,才六十萬眾,什麼時候,可以度到七百萬眾,那不可能的,我可以活的很長的,我可以長壽的 long life,我可以變成澎祖活到八百歲,可以long life,可以活的很長的。

  但是我沒有想到,我們真佛宗的發展,這麼迅速,當時只有六十萬、八十萬的弟子,慢慢增長的,六十萬、八十萬的弟子,但現在一年一年這樣子滾下來,已經到四百萬眾,再多三百萬眾到了,我就入涅槃。

  所以拜託大家(師尊及眾笑),度眾生的腳步緩慢一點,你們老是替陰人皈依,替阿貓阿狗皈依,貓啊狗啊小老鼠也要皈依,小白免你也皈依,好啦,你們小魚也皈依啊,還有些人到公墓的地方去抄牌子,抄一抄說,我帶這些公墓的亡魂皈依,數目很驚人,我想我要跟天魔講,陰人皈依不算,否則啊,為什麼啊?你們這些不得了的,因為你們現在的後代子孫都寫著,好啦,我這個蔣姓歷代祖先全部由我來代皈依,一皈依你知道,你歷代祖先有多少人嗎?不得了啦,那些陰人加起來已經幾百萬啊,我一下子馬上就七百萬到了,我馬上要入涅槃,我死定了。

  所以這個不算的,這個是屬於代皈依,陰人皈依的不算,人道的才算,那個惡鬼道、地獄道、畜牲道的、阿修羅道的都不算,這個才可以,算不算,我應該跟天魔講,這些是不算的。

  所以,按照慈悲心來講,像觀世音菩薩也是有大慈悲心的,祂一直都沒有涅槃,觀世音菩薩本身成佛,祂早就成佛,但是祂有慈悲心,祂經常為眾生流淚,我們曉得在西藏的傳說,祂的右眼流一滴眼淚,左眼流一滴眼淚,就化為二個度母,一位就是白度母、一位就是綠度母。

  那都是觀世音菩薩本身的淚水,悲心去化出來的度母,瑤池金母本身也是非常慈悲的,心地非常柔軟的,我記得以前只要瑤池金母一下降,所有的弟子都流淚的。我們有很多的弟子在作法會的時候,也會流眼淚,那都是一種慈悲,當觀世音菩薩降臨、瑤池金母降臨的時候,你心中一感動,就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眼淚都會流下來。

  所以因為菩薩本身慈悲度眾生,那用很方便的方法去度眾生,任何方法祂都用的,任何一種方便的方法祂都用來度眾生,但是最重要的是以一種菩提心去開悟,又以慈悲心為根本,你沒有慈悲心你就不會去度眾生,以方便的方法,方便的佛法來教化眾生。

  所以我認為蓮妙上師講這個哭啊,主要也是方便,用眼淚也是一種方便度眾生。

  有一個弟子,新加坡的弟子最近寫信給我,是這樣子寫的,他說他本來他是皈依師尊的,以後呢,他聽信了別人講的話,說師尊本身是並沒有慈悲的,並不慈悲的,所以他又去皈依另外的法師,我這一次講錄影帶,西雅圖雷藏寺的錄影帶,人家放給他看,他看到師尊替那個上師流眼淚,很悲傷流眼淚的鏡頭,他說那裡有,人家講他(指師尊)不慈悲是錯誤的,他又寫信來,因為看到流淚,所以他從新再祈求、他懺悔,他又求皈依,這個淚水也會度人的。

  你們回信的人有沒有看到這一封信,回信的人應該有看到這一封信,他因為看到師尊本身在那邊痛哭,所以他又回來,又回歸真佛宗。

  菩薩本身來講起來,心地很柔軟,不捨一個眾生的,一個眾生都不捨,經常為眾生痛哭流涕的,這一種痛哭流涕的慈悲心發露,怎麼會去害人呢?為一個弟子本身做錯了事情,他都痛哭流涕的,我從來沒有害過人。

  有很多人講,師尊你有很多弟子是不好的,他們有些雖然是真佛宗的弟子,但是是誹謗真佛宗的,表面上皈依的,對根本上師也是誹謗的,你要這些弟子做什麼?你弄一個降伏嘛,把他們通通都降伏了,然後再超度嘛,再把他們的靈魂通通都超度了,怎麼忍心做這種事情!

  是有降伏法,沒有錯,是有降伏法,做三角型的壇,是有降伏法,用一些秘密的供養,用秘密的法器,請秘密尊做降伏法,是有,但是你想想看,一個菩薩做降伏法,這根本就起不了那一種心。

  我們當菩薩的,只有等,每一天都在等,今天等、明天等、後天等、一直等;等到死了,下一輩子還要等,就是一直等下去,等這個弟子回頭,等他們的心柔軟,不是師尊的心硬,是他們的心太硬,我們只有等,就是一直等,等他們,盡量做給他們看,盡量用佛的教化的道理,能夠改變他們,讓他們的心能夠柔軟,能夠知道這是一個善法,一個正法,然後讓他們能夠回頭。所以講,菩薩發心是慈悲,祂本身不捨一個眾生,而且是粉身碎骨度眾生。

  那剛才像慧君法師所講的,她是希望這一次的法會裡面有很多報名義工,我們知道也是有功德的,也等於是在做法務,你雖然不是一個弘法者,也不是一個出家眾,但是事實上,你以一個服務的精神來做這個法務的話,也是有功德,都會有很好的,也是一個善事,也是一種佈施。

  我希望人人也是很踴躍的參予雷藏寺的義工,這是一個行善的機會。

  我覺得笑也是度眾生的方法,哭也是,那麼你跳舞也是的,喜啊、笑啊、怒;你有時候生氣,嚴肅的時候,用很凜凜正義的道理去降伏對方的時候,怒也是度眾生。

  所以喜、怒、哀、樂都是度眾生,真正的佛菩薩不管祂表現出任何一種心境出來,祂的作用都是在度眾生,希望大家能夠體會。

  嗡嘛呢唄咪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