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真佛園地 > 討論精華 > 蓮生活佛「失憶」一文


蓮生活佛「失憶」一文
  小海螺:看了中文網頁上面師尊的新作「失憶」一文,心中的恍惚和疑慮,遠遠超出了師尊的退隱帶來的困惑。「失憶」的許多症狀發生在師尊的這個年齡似乎太早了些,不知你們各位作何感想?

  張家舜:聖尊以身作則,教大家要認知,靈魂修為才是真,人世間肉體享受是假,好好修法念佛持咒去,佛國相見歡。

  迷你:師尊不會得「失憶症」的。師尊是在教示大家,許多人都怕得到這些病。就算師尊得了這些病,也因眾生而起,我們做弟子的更應該護持師尊。

  空空如也:我也覺得師尊不會失憶,反而會失憶的是我們。忘了傳承、忘了修法、忘了迴向、忘了自己最初的發心。不是嗎?

  Ling:像輕風拂過十里楊柳,師尊的「失憶」,不也是一種物質生命的本然。
 
  日月明:香蕉吃太多,本來就是營養失調的一種必然反應。再加上文中所述,出元神入定的時間太長,肉體和精神失連太久。當然這個肉體機器重新開機,需要等久一點。

  青竹:個人看法是最好將四篇文章,總合起來看。

  第一篇:「啟靈學」的「天機真銓」。

  第二篇:「上師的證悟」中,有一篇是喜馬拉雅山上的一位喇嘛,以心電感應召請師尊看「未來世界預言」的藍鏡」那一篇。

  第三及四篇:「突發奇想」及「失億」。

  這樣看起來可能會比較完整,我個人的看法是:「師尊在提醒我們注意我們自己內心都應遵循的道德規範-修行人應有的規範。」一旦造業就是因果自負。師尊與釋尊一樣,煩惱我們仍然尚未達彼岸吧!

  烏鴉:我覺得師尊師尊的「失憶」、身體的好壞跟祂弟子的我們息息相關聯。

  我還記得在民國78年香港有一場大法會,師尊為了利益眾生,替很多同門及參加法會者替代了他們的業障。就是為了替代而師尊要三天三夜的不能睡眠,給金剛護法刨開胸膛,神識給汽車壓雖,身體受種種的病痛,還有種種不能名狀的痛苦,那期間都降臨在師尊的身上。

  我還記得另外有一次,師尊為了能息掉一位仁兄斷腿的災厄,師尊在法會前把腿扭傷了,替代了這位仁兄。在法會當中我們弟子還見到師尊很辛苦的,蹣跚的走路。

  除了我所知道的,相信師尊在暗中幫諸弟子跟有緣眾生替代了很多很多數不清的災殃。我想師尊受那麼多的身心的折磨,身體就算是鐵打的也會垮下來。

  是的,我們是可以幫師尊忙得,幫師尊分優的,那就是修法、修心,把功德回向給師尊跟六道的眾生。我們這樣作的話,眾生的業障減輕了一點,我們的業障減一點,師尊的擔子輕鬆一點,也不用為眾生挨那麼多的苦,身體也順理成章的好過一點,而「失憶」症也會輕起來。

  菩提子:觀「失憶」一文之文意,師弟個人以為,師尊所開示的是金剛經中:「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當生起失憶的一念之時,因而心生驚怕,所以不斷祈求金母慈悲護持(相應於清靜本心而產生之失憶一念;被我第六、七識覺知且執持此念,使我生驚恐之心。)

  但金母告訴我一切皆幻(因相應於清靜本心所生的我是幻化的,不要接受它,也不要排斥它,你應當安住於它的自然生滅之中。)

  但,明明知道「失憶」與「無事、無心」是有差別,「卻因為瑤池金母怕我碎碎唸,走得快,我這位獨居老人要向誰去申辯啊!」。(因日用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行者還望金母時時教誨督導,令行者不至迷途沉淪而不自知!這是師尊為弟子們所作的親身試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