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45_坐禪通明法 > 何是野狐禪


何是野狐禪
  坐禪的人,往往以為,自己是「練氣士」,以自己的氣合於天地之氣,如此周天瀰合便算成就。其實這就是有作有為的「野狐禪」。今天社會上有些「練氣功」的,「練吐納」的,大部份仍在「氣」的階段之中,其最高成就,脫離不了一個「氣」。

  臺中的講經居士李炳南老先生,昔日就是一位「練吐納」的「野狐禪」修者。後來改邪歸正,學習淨宗。

  周天是「氣」嗎?其實非也,周天是一個「理」字,「坐禪通明」是以「氣」為輔,以「理」為宗,仍然「心到為妙」。也就是「無心而守靜」、「無意而無為」。這顆禪心是宇宙天地的中心,是天機所在。要知道天地群星時時刻刻在變化之中,周天三百六十度,原是依時而旋轉的,而唯有得證者,其狀況是「無意而無為」。

  我要告訴「坐禪」的人,如何才不是旁門,墮入野狐禪之中,「野狐禪」是有形的坐禪,正禪定是無形的坐禪,人之本身是通於天地的,坐的人不要十分著力的追求,妄見一定要先斷除,祇要人如樹般的靜止,全身之靈氣迴轉而上,這個「真性之光」一定會出現的,這「真性之光」就是道人的「先天一氣」。

  從初靜的初禪,到大定的真定,這些進境也都是無形的。道家的龍虎坎離水火修煉法,原是「野狐禪」的修法,這都是修「氣」的輔助之法而已。真正的「真性」,是心地光明一片,自自然然的心空漏盡去,自自然然的脫離塵世俗海。道家有很多丹書,講究「內功」,講究「氣功」,講究「採藥」,講究「聖胎」,這些修法祇能算是「野狐禪」之一。

  也許讀者讀到此,會以為盧勝彥何其狂傲,這道家講「採藥結聖胎」是數千年來的道法精微,道長真人修行皆行此法,你又何以一筆抹煞。其實我非一筆抹煞,丹書道法皆是「輔法」也,若結有形之「聖胎」,不如無形之「聖胎」,先天一?並非真有一股氣,而是無形真性的稱謂。

  要知道,有形的野狐禪,都講周天運行的,一日就是一周天,一日有兩個時刻天地相交,所有坐禪的人便須在此時刻之中坐禪,以合天地相交之時,這叫「坎離」交處,所以道書出現了「活子時」和「正子時」之論說,這天地之間相交之時和天地之間不相交之時,前者陰陽交泰,後者是不交之時。若坐禪之人,拘泥古法,豈不是有時可定,有時不可定,變成有時是仙,有時是鬼,固然「丹書」中如此說,但「定有時辰」豈不是祇隨周天,而不能自主。若論起來時,「丹書」中的說法,固然有功夫,但仍然不出「野狐」之禪門。

  我個人如此的覺得,坐禪的功夫有許許多多法門,不管怎麼說,以「自然而然」為第一法門A不管是任何時辰皆可坐之,不必去管交與不交,天固然是迴轉的,但此心若不動,自然可印證,大地陽和之氣由此而生,萬物都由我來支配,我又何受萬物的支配。交時固可坐,不交時也可坐,如此才能把子時變成活子時,任何時皆可坐也。

  真正的坐禪,是一定要自自然然的,若拘泥古法,便是墮於「野狐禪」之中,爭論一切無謂的事。要知道,若坐禪不自如,天地仍然是天地,你原來是你,天地可以支配你,你不能支配天地。若達自如之境界,這是天地陽和,一切暢遂,如同山川流水,淵源流長,草綠風微,天泰地泰。

  坐禪的正與邪,其道理在此。我今天坦坦白白,誠誠實實的告訴讀者,如果一個真正得正覺的佛,在佛眼之中,很多僧道無不是「野狐禪」的邪。像一些修善法的人,死後昇天稱神,上等的神傲心重,中等的神瞋心重,下等的神貪心重。這些神因修善昇天,但在佛眼中仍是「邪」。基督教的上帝耶和華,正是一位傲心重的天國之神,我讀其聖經之示,早就領悟此點。

  坐禪者,從初禪天到四禪天,從四禪天到禪定天。其實仍然在執著修行的範圍,這已是出世的聖人,但是這是坐禪的初機天界,仍然在欲界之範圍,在佛眼之中,因坐禪仍然執著,這也不是正,也仍然是「野狐禪」的邪。

  還有許多仙人,這些仙人修至「無想天」,到了「識無邊處」心都不存在了,「空無邊處」時間空間都不存在了,已到了非想非非想處天,此境界是三界的最高天,但若墮於頑空之中,在佛眼之中,雖然無罜無礙,但有「頑空」之執著,仍然是「野狐禪」的邪。

  所以坐禪「通明」,一定要不執著,最簡單的說法,自自然然的坐去,由動入靜,由冷變溫,由散變聚,由亂變一,志氣清明,迴神入天心。不求而自得,不拘形式,不泥古法,不驗而自有應驗,不用採而自採,不用法而自有法,看的真,認得確,沒有妄想,一切自然也。

  筆者得證之後,一心想將大法公布周知,算是一時的救世熱誠,不惜從淺入深,從啟靈法開始,一步一步的談到正題,這是我法救世的苦心,我當然也知道,初開始世人不會明白我的做法,這尋真之路急不得也,要度人,要救世,要有耐心,從小法開始,後來再傳大法。我不害怕別人誤解我,像一些法師上師道長神父牧師等等,能瞭解就瞭解,不瞭解就拉倒,一切隨他去也。

  「坐禪通明」,是直指生死,是大因緣,是天下大法的出世,在坐禪中,在初靜中調息,在調息中迴光至天心,天心產生金光,自己的自性就出來了。人心合於天心,萬緣全部放下,把識神收了,認清自己正確的道路,所有的煩惱全部收拾乾乾淨淨,變成大無畏的尊者。

  初機時,最重在「凝神」。

  中機時,最重在「心空」。

  得機時,最重在「常寂」。

  用最自然的方法,去破除一切的障礙,一步一步的走去,天心的通靈變化也是自自然然的,像神通一切,本是天心的運作,一切成就原是「心靜氣定為基,心忘?凝為應」,一切的變神,一切的神算,一切的修法,全在其中矣!

  「明心見性」並不是很困難的,困難的是不去做,不去行,沒有恆心。我覺得世人最糟糕的是沒有恆心,去做的又是亂七八糟的胡做非為,也有一日就想修成登天的,更有表面修道,內心卑鄙的,這些醜陋的人們,看了就令人噁心想吐。但,這是沒辦法的,人類就是人類,噁心歸噁心,有緣的仍然要度化他們。

  要成佛成仙,一定要「明心見性」,這「坐禪通明」是人天大法,藏了無數的珠玉,等候有心人去挖去掘,這些珠玉是無價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