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45_坐禪通明法 > 我受秘密灌頂


我受秘密灌頂
  很早以前,我的學生問我,老師的「真佛宗」,是不是密宗?我哈哈大笑,不否認的說,正是密宗。為什麼「真佛宗」是密乘?因為我的法,無所不學,無所不會的緣故。我修道、修顯、修密。其經歷是世上人們所未曾有,這是今世最大的一次盛緣法會,「真佛宗」是我所創,我更接受過活佛上師的祕密灌頂,因而「真佛宗」自然是密宗,因為我的法,甚多是密法。

  記得我初遇上師,上師一見我,就驚訝我的大名,他入室靜坐一回,就召我入壇,隨即告訴我的三世因果,問我知不知道,我說知道。上師又說,您是大根器,已轟動全世界,上師之名氣雖是活佛,但名不如我大,問我欲皈依灌頂受記否。我說,活佛是一派宗師,如此謙虛,我當然皈依,接受祕密傳承。

  於是,在密壇前,上師親自藉甘露軍荼利明王之加持,用大手印?於甘露水,親手遞給我,左邊的一位活佛侍者本欲接甘露水給我飲用,但上師揮手拒絕他,要親自遞給我,我恭敬的接住甘露水,一飲而盡,上師告訴我說,我的三世業障全清除了,愈可看見自己的自性。

  然後上師再取出五粒米,放於我的左手掌心,教我結供養手印,再教我一句一句的唸百字明之咒語,上師唸一句,我唸一句,唸完。上師要我入定,我這一入定,馬上到五方宇宙的上空,上師在前,我在後,雙雙飛行立定於五方宇宙的上空,我撒一米到西方,西方就開滿了蓮花,未開的全開,未有的結蕊。再撒一粒米到東方,東方現出諸多法寶莊嚴放光。再撒一粒米到南方,南方現出一群僧眾同時梵唱咒語。再撒一米到北方,北方現出無數寶幡寶蓋,各莊嚴諸佛。最後再撒一粒米向中央,中央「吽」的一聲,現出一佛國,有一佛,正是毘盧遮那佛,他伸出手在我的頭上一摩。

  上師非常高興,在佛前持一朵花給我,我接受了花,表示已接受上師的心印,然後再將花給上師,由上師再供奉佛前。上師說,「我將心印傳給你,你得心印,又轉而發揚光大,再還給師父,再奉獻給佛,這是正法真傳的不滅心印。正是金剛經所說的,燃燈佛給釋迦牟尼佛授記說的話,汝於來世,當得作佛。我今天也如此說,汝於來世,當得成佛。」

  於是上師用手,按在我的頭上,用一股真力加上咒語:「嗡吽」之聲貫入梵穴,我感覺一股真氣從上直下,一直到達心室,我的心變成一朵八葉蓮花,蓮花之中心也有一個梵字「吽」。我的蓮花變得愈加潔白可貴,上師的真力,如同白色的強光從手上透出,直射我的心中,使我心現光明藏。

  於是加持完畢後,上師在我之前,一節一節的演化大手印,教我分部動作,說這是結界,上師說:「修法的人,因有魔來干擾,因此一定要結界,以阻魔的入侵,在天結天界,在地結地界,在修者之壇結牆界,在修者身上結網界,修者要學金剛劍、金剛火。四周圍上上下下,如金剛城一般,外魔不能侵犯。」此時上師很細心的再教我一些手印,做為以後傳法的應用。上師親切的告訴我,在未來際,顯法盛行過之後,將來密宗一定盛行,密宗一現光芒,就有黑魔來乘機擾亂佛德,引一些人入於旁門,此時你要站了出來,做正義的獅子吼,以分別正邪,這是我今天傳你正法心印的一個大祕密。同時要你發揚「真佛宗」,令入門者悉發大菩提心,解除眾生的煩惱痛苦。

  上師口唸四皈依咒,我隨著唸,也唸發菩提心咒,我也隨著唸。此時上師又要我入定,上師也入定,我們又來到五方宇宙的上空,而上空之上有五佛安住。中央是毘盧遮那佛,代表佛部。東方佛代表金剛部。南方佛代表寶部。西方佛代表蓮花部。北方佛代表羯摩部。此時五佛各放出光明,我立於中間,變成了交加灌頂的形式,五智之法流從五方全身上下洞澈交慧而入,這是以諸佛的五智光,去除我身中的五濁,不但身、口、意皆清淨,連識神的污垢也變得清淨。我在諸佛灌頂之中,發現自性如靈,全身透明白瀅,自己也看不見自己,全身成了一片光海,源源不斷的充滿整個虛空界。

  出定之後,上師告訴我:「太好了,太圓滿了。」我告訴上師:「非常感謝上師及諸佛加持的大力。」

  上師說:「這是因緣如此的必然,一切是這個定數。」

  我問:「除了如此之因緣,我的後來,會再皈依別的上師嗎?」

  「會的。當我圓寂之後。」上師並不嗔怪的說:「你是我的直接心印傳承,這傳承的方法,局外人不能明白,當我入滅之後,你可以書寫在書上,是一個很好的印證,我的弟子甚多,你是我祕密傳承之一,在未來際,你可以明白我此時的用心,也不要忘了這個傳承。」

  我答:「這個自然曉得,謹記在心。」

  「好的。這一切圓滿了,你自去成佛罷!」

  我恭敬「出壇」。

  這是昔日我年輕時,偶逢奇緣,受活佛祕密灌頂的往事。這一段往事,我祇透露在諸多靈書當中的一本,且沒有說明我受祕密灌頂的經過。我的學生,甚至親人,都不曉得這段往事。活佛上師替我灌頂受記,祇有一人在側,是活佛的弟子,名叫「哈瑪達車依」,他也一直奇怪,活佛何以對我如此的親切,灌頂後,「哈瑪達車依」對我既驚且喜,告訴我說:「這是一次最長時間的灌頂,也從未見活佛如此開心過,你真特別。」

  我修各種大法,盡得其髓,通會了「道」、「顯」、「密」、「基督」,如今悲智雙運,用「真佛宗」來度化眾生,這是「法本無法,宗本無宗,我今說宗,宗宗何宗。」我說這句偈,若有弟子領悟我的法語,才算是得我的心印。凡人生都是有因緣的,我的誓願太深,自然法也無上,不但是度一人,也要度眾生,不但傳無上法,也要方便法。

  活佛上師圓寂時,遺體火化,天空日烈,發大白光,周圍圈著白雲,正如光明鏡,祥光沖天而起,自然身有舍利無數。

  在國外的這一段時光之中,我潛修眾密法,偏重於實修「坐禪通明」,有許多外國人來皈依,博士碩士之流,律師醫師皆來習法,這法緣是極殊勝的,美國西雅圖的法幢高高立起,「真佛宗」慈恩廣被,這是活佛上師歷次度化的一大因緣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