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45_坐禪通明法 > 外力加被的印證


外力加被的印證
  我曾聽見有密宗法師批評顯教法師,說:「光會唸佛唱歌,就能夠成佛嗎?早得很呢!」也有顯教法師批評密宗法師:「行一些奇奇怪怪之法,自言放光,真有其事嗎?」顯教與密宗,由於修法之不同,自然有誤會產生,不明白真實義的法師,難免有所排斥與互相責難。

  其實,在自力和他力的比較上,我是如此的分別的。

  密宗,大部份的自力加上少部份的他力,成佛即生。

  顯教,大部份的他力加上少部份的自力,往生佛國。

  另外,佛教一向把道教,全部視為外道(鬼神崇拜),其實這是不對的,因為道教修行得道也有等級之分,至上者是金仙,再來是天仙,再來是地仙,再來是鬼仙。金仙位列四聖,也同樣不輪迴,佛道二法,在這境界是相通的。天仙是天界諸神,地仙是娑婆神,鬼仙是萬境神。

  不管是如何修行之法,祇要正念治事,能集念氣放光,坐禪久久,自然會產生外力加被而得到印證,循法而行,一定有驗,這是我在這裡敢如此大膽而說的。因為天上諸真,心具慈悲,有人正念修行,祂不來攝受加被,豈不是失去了神仙之大慈大悲也。

  密宗法師,言「即生成佛」是直接的,而說淨土宗的「帶業受生」是間接的,然而密宗也要「外力的加被」,在這方面,我在下篇文章再道及。現在,我先談談淨土宗「外力加被」的情形。

  「淨土宗」原是在東晉南北朝時代,由印度僧人佛圖澄傳來,初傳道安,後來由慧遠法師開立宗派。原來慧遠法師入藏經閣讀經,發現小本的阿彌陀經(原名是諸佛稱讚淨土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原名甚長,後改阿彌陀經,經文中述及唸佛往生淨土法門,慧遠法師認為此法甚易,於是捨難取易,才創立淨土法門。

  阿彌陀經中有言:「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

  由於有這一段經文,修淨土宗認為甚易,因此淨土宗後來發揚光大,這是原因之一。其原因之二,淨土宗任何人皆可隨時隨地而修,且佛力加被攝受,全是他力來接引,是為大大的方便之法。

  然而,我認為修「淨土宗」也甚難,難的是「心不顛倒」與「一心不亂」。因為吾人臨終時,必有逝去的六親眷屬來接,也有業障所生的魔來接,更有親人在旁嚎哭,能真正「心不顛倒」與「一心不亂」的人,少之又少,所以這個法門,雖稱方便,若無確實的定力功夫,要往生也不容易。

  而「一心不亂」與「心不顛倒」又是什麼功夫,原來這「一心不亂」與「心不顛倒」正是禪定的功夫也。所以我說,平時並無禪定之力,到時候心一散亂,照樣不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佛國。

  其實,西方極樂世界,有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的阿彌陀佛,在佛國中有四土,有九品蓮華往生。最高的是「常寂光土」,此土是十二地妙覺,十三地正覺的佛土,可以說是成佛。次一級的是「實報莊嚴土」,這是永生之佛土,是八、九、十、十一等地的等覺菩薩。再來是「方便有餘土」,是上品上生、初地至七地的菩薩及羅漢所居。最下一等的是「凡聖同居土」,從上品中生到下品下生,這是法藏比丘由大悲願力化成的應化身境界,帶業往生的全部集中在「凡聖同居土」之中,此土境界不高,在此土的應化身,其實還要唸佛禪定的修行,遊諸佛國,供養十方佛。簡單的說來,「凡聖同居土」是成佛菩薩的「補習班」。

  我覺得修淨土宗的人,若能學坐禪法,除了稱名唸佛、持名唸佛、觀像念佛之外,可以加修「觀想法」,由於坐禪的自力,加上阿彌陀佛的攝受之力,自力他力打成一片,一定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毫無疑問,尤其「坐禪通明法」是有感應的,兼而修之,一定往生,這也即是:「有禪無淨土,十人九錯路,有禪有淨土,實如戴角虎。」淨土與禪,均是重要的。

  恭書往生淨土觀想法要:

  將自己觀想成阿彌陀佛,立於蓮花座上,全身紅色,左手持一金蓮花台,右手下放,五指伸長相靠,悲眾生印。右邊立觀世音菩薩,身白色,左手下垂,右手持一朵綻放的白蓮花。左邊大勢至菩薩,身粉紅色,右手下垂,左手持鈴。再觀想自身阿彌陀佛的上方有慶雲,慶雲之中有一佛坐蓮花座,此是自性菩提也,蓮花座下的蓮梗,由頭頂梵穴入於丹田之中。

  先唸四皈依:「南摩古魯貝。南摩不打耶。南摩達摩耶。南摩僧伽耶。」

  再唸發菩提心文,依自己的誓願而唸。

  唸:「吽」字九聲,再大聲唸「吽」字一聲,表示沖開自己梵穴頂門,自己頂門放五色的佛光,光中現出化佛化菩薩西方三聖,慶雲大放光明,自性菩提之蓮梗也流出強烈白光,由頂入於丹田。

  此時,一會兒五色佛光上昇,一會兒白色強光入丹田,這就變成一種循環,一連七遍。

  完成之後,在定中持咒:「嗡。阿嘛。囉呢。遮頂爹耶。梭哈。」此咒唸一百零八遍或多至一千遍。

  再唸迥向文:「願我臨命時,盡除一切障,見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如此即成。

  筆者但知,修行之要,在於每日不停的行去,不要一日修,再隔時日再修,要當成每日的正式功課,尤其要專注,不可隨便,若念頭不在世俗外緣上,自然同仙佛有緣也。這淨土的修法再配合坐禪,這就是第一等的妙用之法,若再每日不停,早晚仙佛感應加被。

  若密宗法師批評顯教法師,這是密宗法師的不是。若顯教法師批評密宗法師,這是顯教法師的不是。若佛門批評道家,這是佛門的不是。因為修行之法雖互異,各有不同,無非自力他力的多寡而已,密宗也要他力(外力)灌頂,不可嘲笑顯教,顯教自然也不得譏諷密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