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45_坐禪通明法 > 真性與識神的鬥法


真性與識神的鬥法
  佛門禪宗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法門,這個法門最重「見性」二字,也就是見到自己的「真如本性」。最初釋迦牟尼佛拈花微笑,迦葉尊者領悟,而後再傳阿難尊者,到了第二十八代,傳至達摩尊者。而達摩來到中土,變成中國禪宗的第一代祖師。禪宗傳法,有六祖慧能的發揚光大,有馬祖的「見性成佛」光輝,唐朝是禪宗極盛的一代。

  禪宗到後來,元朝末年由高峰法師提倡「參話頭」禪,禪的「直指見性」變成了「文字禪」和「口頭禪」,此是禪宗的式微。「參話頭」雖也是光輝燦爛,但這「話頭」的真實義,一般人是無法領悟的。

  要「真性現前」,一要悟道,二要實修。要知道「真性」是一種起於元會之上的如如本性,今天我直指這「真如本性」就在「天心」,「真性」就是人的本來面目,當靈魂投胎的時候,真性留在天心部位。識神則居到下心去,就是血肉的心,由肺在上以覆翼之。識神又稱塵心,是因識作用的,所以一切由識的變化,妄想、妄念、七情、六慾、執著、邊見,聞驚則心慌,聞譭則生悶氣,見親人死亡則生悲哀,見美色在前則目眩神馳,這些就是「識神作用」。

  筆者常常如此說,這是一個比喻,人身中的「真性」與「識神」,就像兩個神,真性是佛是善神,識神是魔是惡鬼,這兩個神彼此互相鬥法。識神愈強,則欺負天心的真性,縱欲逞凶,無所不為,此等人「真性」昏昧,真性的光不凝聚,死後必入冥府地獄,這是無可懷疑的。  而修道人,習「禪」習「定」,真性現前,守住「天心」,以真性之光來克服「識神」,這真性在坐禪中出現,制住「識神」,真光迸現,可以有通靈靈通,光聚自主,成佛成仙,這種「坐禪通明」是千古不傳的祕密。  在這天地之間,我常常感覺到,人生如同蜉蝣一般,生命非常短暫,時光不多,若貪欲享受,朝樂暮死,這人生確實是泡影,「真性」不顯,六道輪迴,永遠生生死死,隨時光而敗壞。所以我常勸人知修,若不知修,如同蜉蝣,朝生暮死,人生並沒有多大意義。   我今天特別指出:

  天心就是意土,意土就是淨土,淨土就是佛國,真性在其中。

  真性就是神光,就是先天一?,一?就是密法,通明在其中。

  道家的丹道之法,原來是用「神光為用」,「以淨土為依皈」,以「精水」為基。再深一點說明,魂依天心的神光,魄依內心的識神,用鍊魂來保住神光,從此制魄斷識。古代的道家修鍊功夫的要訣,就是用魂來制魄,簡而言之,用真性來制識神,這方面佛門和道家根本就是相通的。   我特別指出:

  道家修意土,就是佛教淨土宗的修法。

  道家修神光,就是佛教密宗的修法。

道家修一?,就是佛教禪宗的修法。(一?就是真性)  道家守住精水,就是佛教戒律守法,精水若充足,神光就凝聚,意土淨土自然凝固而不散,在道來說,是「結成聖胎」,在佛來說「往生淨土」或「即生成佛」

是也。我個人在坐禪中,很快能「用神光凝聚」,這種久鍊的純功,如同母雞在抱卵,用溫火慢慢蒸發,何愁小雞不會破殼而出。我實實在在告訴讀者,一個人若能久鍊坐禪,溫火聚,真性自可見,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而是做與不做的問題。見「真性」,就是小雞破殼而出,道人得道,就是見「真性」。

  何以魂魄各附真性與識神,這點我說明如下:魂是陽,是輕清的一股真氣,故同真性一處。魄是陰,是沉濁的一股邪氣,故同識神一處。魂好上天成仙成佛,魄好下地成陰成鬼。道家修道,便是把陰魄給鍊盡了,這鍊盡陰魂,便是「純陽」,呂洞賓祖師就是依此而得「純陽」成仙。

  我曾經拜訪佛門大宗師。

  宗師曰:「你是心魔。」

  有先天一貫道批評我:「是考魔。」

  有世俗凡夫指著我的鼻子說:「是迷信。」

  有妒嫉者大聲疾呼:「妖言惑眾。」

  然而,他們知道嗎,普天下能知此真理者已不多,我就是最真實的一個。我在千夫所指的環境之下,祕密修持我的道功,我用淨土的唸佛,唸唸不斷,一心不亂的修往生佛國;用密宗的觀想,神光接引攝受灌頂來修密法;用禪宗的直指真性,通明全部的佛理,了知一切。

  在坐禪見一切景,我皆視為化境,一切明了自心不動不喜。

  有一次,偶然見一位相貌圓滿莊嚴、神色清奇,手持蓮花的童子立於我前。童子手持蓮花,立於蓮座之上,穿天衣,戴聖冠。

「童子何來?」我問他。

「我從摩訶雙蓮池來。」   「老遠從西天來,所欲何為?」   「度眾生。」   「眾生若不識,又如何?」   「隨緣來去,總有一二。」童子並不生氣,隨即一跳,入我額頭之中,消失不見。   於是,我想了一想,終於明白了,我來自摩訶雙蓮池,是蓮花童子再世,那位

相貌莊嚴的蓮花童子正是我的「真性」,原來我的真性出現,同我彼此對答,真性就是我,我就是真性,佛就是我,我就是佛。

  這個禪定,有一個很深的警示,蓮花童子來度眾生,創「真佛宗」,統攝利鈍,眾生有緣的,學法若乘舟,一定到彼岸。但是一些緣淺的,也自然隨意去來,能度一個就是一個,能度二個就是二個,一切隨緣也。

  我的前身是,頂上白傘蓋慶雲,大圓鏡光明,頭戴紅冠,中有珠串,大白寶石,右手大智印,左手持開蓮花印,大指食指持一朵白色蓮花,胸掛佛珠,瓔珞全身嚴飾,身披光明天衣,腳踏白色蓮花,全身放大光明,從頭至腳,無不莊嚴殊勝,令人見了,起恭敬心。

  這件事實告訴我,我已毅然決然的下定決心,除了「度眾生」之外,我已無其他的追求,對一切世俗,皆無所求,我的人生,就是修道度眾生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