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39_夢鄉日記 > 夢鄉日記(序)


夢鄉日記(序)
呷呷!
我賞月時,偶而會站在庭院的草皮上,西雅圖的夜色是有寒氣的,寒氣會穿過我的喇嘛裙,直接的吻著我的雙腿。
那時,地上的小草已有了露水了,當我踩過,露水也會沾上腳板。
有人說:
「不要踩草!」
我問:
「為什麼?」
他答:
「小草因你踩它,它會死!」
我說:
「它不會死,小草最堅強,它是枯了,但,又會變綠,綠又枯,枯又綠,小草令我吃驚,很快的,它又是油綠一片。」
我欣賞小草,只因花會枯萎,樹會被砍,只有小草,永恆的存在。
良價的詩:
可笑奇,可笑奇,無情說法不思議。
若將耳聞聲不現,眼處聞聲方得知。
我說:
「小草是無情說法,它說,我與你的愛,永遠不死,不可思議!」
我們這一生,當然有很多挫折無數,來自於社會的,來自於家庭的,來自於人際的,來自於你的朋友的,來自於我的弟子的。
他們像黑雲,層層的蓋住了月亮。
但,我明白,月亮還在。
終有一天,撕開了那層黑幕。
月亮從未離開。
慧能的詩:
不見一法存無見,
大似浮雲遮日面。
不知一法守空如,
還如太虛生閃電。
此之知見瞥然興,
錯認何曾解方便。
汝當一念自知非,
自己靈光常顯見。
這首慧能的詩,你能解否?
無念之法。
看法不著於法。
直心是淨土。
「浮雲遮日」又有何妨害!
只要你為我活,我為你活,我們就是小草,眾人都踩不死的。
寫一首詩,送給你:
我的腳踩著小草
我的頭望著月華
我知道
相聚不易

小草有時序
月華有時序
我們總是彼此的相憶
別後的
離苦的
更加的綺麗

我總是傻傻的佇立
聚又散
散又聚
又送月華去
(編按:「六祖慧能」又有「六祖惠能」的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