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24_對話的玄機 > 上上根器


上上根器
齊聳禪師。
  
僧人問:「如何是佛?」
  
齊聳答:「老僧並不知?」(確實世人不知)
  
僧人問:「和尚是大善知識,為什麼不知?」
  
齊聳答:「老僧不曾接下機。」(無凡無聖)
  
僧人問:「如何是道?」
  
齊聳答:「往來無障礙。」(妙答)
  
僧人問:「忽遇大海,怎麼過?」
  
僧人想再說,齊聳便打。
  
(盧師尊對於齊聳禪師回答僧人的話,並沒有太大的激動,其實齊聳禪師的回答,可以更巧更妙也,明了法旨,我試答看看)
  
「如何是佛?」
  
我答:「彷彿的人。」(非非人)
  
「如何是上上根器?」
  
我答:「打破一切的有限。」(不知之知)
  
「如何是道?」
  
我答:「東是西,西是南,南是北,……」(條條大道)
  
「如何度過大海?」
  
我答:「早已度過。」(真是這箇)

(我這樣子的回答,比齊聳禪師的回答如何?上上根器的人,用很多的方便去度化眾生,但,齊聳禪師,比較不會變通,例如老僧不曾接下機,此話不宜說,豈不聞,上上人有下下機,下下人有上上機,我的不捨一個眾生,其因在此)



另一位,金沙和尚。
  
僧人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
  
金沙答:「聽!」
  
僧人問:「如何是大眾側聆?」
  
金沙答:「十萬八千。」
  
如果我來回答:「祖師西來意?」
  
我答:「無目的一遊。」(就這麼來,就這麼去。)
  
「如何是大眾觀看?」
  
我答:「景點。」
  
(我個人以為,所謂祖師西來,也是一種「緣份」而已。禪者問這麼多,如何是祖師西來意?無非是啟發行者的聽、看。其實一切答案是無邊無際的,回答十萬八千就是無際,不受侷限的,如果你體會了這個道理,就可以一箭射向虛空了)
  
我明白了之後。
  
頓發佛慧,然而也只是認明「這箇」,這個很了不起。
  
地不能載。
  
水不能漂。
  
火不能燒。
  
風不能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