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24_對話的玄機 > 又不是我家


又不是我家
有一則笑話:一位小孩坐在一個家門口玩耍。一個中年人的男子走來問他:「你爸爸在家嗎?」
小孩回答:「在家。」
於是中年男子便去按門鈴,按了很久很久,均無人來開門。
於是男子很生氣的問小孩:「你爸爸為何不來開門?」
小孩回答:「我怎麼知道,這又不是我家,我家在隔壁。」
(盧師尊提示,我常常告訴聖弟子,不知何處是家鄉?我住台灣三十八年,住美國三十年,又到處搬過來,搬過去,我的家到底在那裡才是?又我的家鄉到底在那裡才是?)
更深遠的想,我的身子,是真的我的身子嗎?
小孩。
大學。
中年。
老年。
形象一直在變化,臉、身子、四肢均在變化,現在我已是「老人家」,我的身子是我的嗎?我能自主嗎?又不是我的身子了。
認真的說:「佛法大意在其中矣!」

魏府,大覺和尚,參訪「臨濟義玄禪師」,得了「玄旨」之後。
僧人問:「如何是本來身?」
大覺答:「頭枕衡山,腳踏北嶽。」
(此妙答也,正是無以名之)
僧人問:「如何是佛法大意?」
大覺答:「良馬不窺鞭,側耳知人意。」
(還不是恍惚恍惚,其中有物,說之不中)
僧人問:「如何是鎮國寶?」
大覺答:「穿耳賣不售。」
(不賣,也不售,人人具足)
僧人問:「香草未生時如何?」
大覺答:「嗅著腦裂。」
僧人問:「生後如何?」
大覺答:「腦裂。」
(此答精彩,全然是一個樣,悟前、悟後,實無不同也)
僧人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
大覺答:「十字街頭,望空啟白。」
(此語真的太微妙了,可以參「望空啟白」,便明了心,悟了性也)
僧人問:「忽來忽去時如何?」
大覺答:「風吹柳絮毛毬走。」
僧人問:「不來不去時如何?」
大覺答:「華嶽三峰頭指天。」
(我大喜,一動一靜,一緣一圓,答得太圓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