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24_對話的玄機 > 遊方去也


遊方去也
鎮州,三聖院,有位「慧然禪師」,在臨濟義玄禪師處得了玄旨,也就到處游方去也。以下就是他遊方的對話,語平淡,但,有法味。
  
到仰山禪師處。仰山問:「你名什麼?」
  
慧然答:「慧寂。」
  
仰山說:「慧寂是我名。」
  
慧然這才說:「我名慧然。」
  
仰山聽了,大笑而已!
  
(盧師尊提示,名字只是符號,真正的佛性是寂寂,真正的佛性是然然「本然」,二人的名字互換也沒什麼,也不執著名字,知佛性者,看二人的對話,一笑了之,真正是會心也)
  

  
仰山禪師處,正好有官人來訪,仰山問官人:「官居何位?」
  
官人答:「推官。」
  
仰山舉起拂子說:「還推得這個嗎?」
  
官人答不出來。
  
仰山令學人回答,均不能契合。
  
這時候「慧然禪師」身體不適,在涅槃堂休息,仰山命令侍者去請他答。
  
慧然答:「但說今日和尚有事。」(已推了)
  
侍者問:「有什麼事?」
  
慧然答:「再犯不容。」
  
(盧師尊提示,問:「還推得這個嗎?」,慧然答:「再犯不容」。這就是標準答案了。這個嘛,牛皮不是用吹的,火車頭不是用推的,推得這個,這才是再犯不容呢)


  
慧然禪師到香嚴禪師處。香嚴問:「什麼處來?」
  
慧然答:「臨濟。」
  
香嚴問:「你拿臨濟一喝而來嗎?」
  
慧然禪師以坐具,驀口打之。
  
(盧師尊提示,臨濟義玄禪師以一喝成名,其實這一喝含義甚深,慧然禪師以坐具驀口打之,正是禪法玄旨,一喝、驀口打、打地、金雞獨立、拈花,全是象徵,明白否?)
  

  
慧然禪師到德山禪師處。
  
慧然禪師展開坐具。
  
德山便說:「不要展開坐具,我這裡沒有殘羹餿飯。」
  
慧然答:「縱然有也無著處。」
  
德山便打,慧然接住,推向禪床。
  
德山大笑。
  
慧然哭:「蒼天!蒼天!」
  
(盧師尊提示,這裡處處是玄機,對話相當精彩,殘羹餿飯,無著處,值得參上一參。有更好的對語嗎?請聖弟子拈來!一打,一接,再一推,笑的笑,哭的哭,叫蒼天!蒼天!這又是什麼意?這全然是詮釋佛性,你聖弟子知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