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24_對話的玄機 > 打床板與打地


打床板與打地
寫一則「忘記」的文字:
  
老蔡到老余家中作客,在老余家中,只見老余都以『親愛的』來稱呼老婆。
  
老蔡見狀,非常感動,對老余說:
  
「你們結婚三十年了,還稱呼『親愛的』,實在不容易耶!可見你們的恩愛。」
  
老余悄悄對老蔡說:
  
「其實稱呼親愛的,絕不會出錯。如果叫名字,叫錯了怎麼辦?」
  
老蔡說:「這也是的。」
  
老余說:「有時候,一時之間,不只錯叫名字,連對方名字也忘記了。」
  
(我提示:錯叫名字,及忘記對方名字,其實在年紀大的人來說,是常有的事。這「忘記」倒有一些些的禪味,我對諸位說,記住有啥好處?倒不如,全部「忘記」的好,忘記了,便全無干涉,天下太平)
  

  
再說:臨濟義玄禪師在僧舍裡睡著了,黃蘗希運禪師入僧舍看見了。
  
黃蘗以柱杖打床板一下。
  
臨濟醒來,看了黃蘗一眼,卻又睡著了。黃蘗又打了床板一下。
  
黃蘗走到另一僧舍,見首座和尚在坐禪,說:「下間後生不坐禪,你在這裡妄想什麼?」
  
首座和尚答:「這老漢臨濟到底在做什麼?」
  
黃蘗打一下床板,便走了出去。
  
(我提示:睡覺可以忘記天,忘記地,忘記人,忘記事,甚至連自己睡覺也忘記,像這一等的妙事,何妨?)
  
任外間如何喧嘩。
  
不理會。
  
睡自己的大頭覺。(無作無為)
  
若能如此,正是個「禪」。首座和尚坐禪,倒輸給了臨濟義玄禪師的睡覺。
  
咄!
  
「忘記」一切正是「禪」。
  

  
臨濟義玄禪師,有一天栽松樹。
  
黃蘗希運禪師問:「深山裡栽這麼多松樹作什麼?」
  
臨濟說:「第一,給山門添一些景緻。第二,給後人作一個標版兒。」
  
說了後,用钁頭打地三下。
  
黃蘗說:「雖然如此,你已受我三十棒了也。」
  
臨濟又打地三下。
  
黃蘗說:「吾宗到你,大興於世。」
  
(我提示:一般來說,這一則公案,很多人始終參不透這裡面的玄機。上一則,睡覺勝坐禪。下一則,打地三下,又是什麼意?)
  
如果我盧師尊當時在場:
  
黃蘗問:「深山裏栽這麼多松樹作什麼?」
  
我答:「誰見我栽?」
  
我也不打地三下。
  
直接把钁頭,扔得遠遠的。
  
盧師尊在此反問黃蘗希運禪師:
  
「大興於世,與我毫無干涉,這是多此一語。忘記這一切,不如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