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21_與開悟共舞 > 我不知向聖弟子說什麼?


我不知向聖弟子說什麼?
 二○一一年一月十日,我清晨醒來,突然有一陣茫茫然的感悟。我不知身在何處?我不知我是誰?我不知我有何用處?我不知往後的日子要如何過?
  我突然之間,彷彿「空」了。
  進入了「大般若經」的「二十空」。
  我曾說:
  活一天,快樂一天。
  活一天,感恩一天。
  活一天,修行一天。
  那快樂過呢?感恩過呢?修行過呢?我還要對聖弟子說些什麼?
  以前說的,我不知向聖弟子說什麼?
  現在說的,我不知向聖弟子說什麼?
  未來說的,我不知向聖弟子說什麼?
  說、說、說、說、說……。
  說什麼?
  我打開「五燈會元」卷第十,發覺,杭州,龍華寺,慧居禪師,竟然與盧師尊相應。
  慧居禪師說:
  「從上乘宗,到這裡如何舉唱?只如釋迦如來說一代時教,如瓶注水。古德尚云,猶如夢事睡語一般。且道據甚麼道理便什麼道?還會嗎?大施門開,何曾雍塞?生凡育聖,不漏纖塵。言凡則全凡,舉聖則全聖。凡聖不相待,箇箇獨稱尊。所以道,山河大地,長時說法,長時放光,地水火風,一一如是。」
  慧居禪師的開示,與我的感悟,是何等的彷彿啊!
  僧人出而禮拜慧居禪師。
  慧居禪師說:
  「好箇問頭,如法問著。」
  僧人擬進前說。
  慧居禪師說:
  「又沒交涉也!」
  又一僧人問:
  「諸佛出世,放光動地,和尚出世,有何祥瑞?」
  慧居禪師說:
  「話頭自破。」
  又一次上堂,慧居禪師說:
  「龍華這裡,也只是拈柴擇菜。上來下去,最朝一粥,齋時一飯,睡後喫茶。但什麼參取。珍重。」
  僧人問:
  「學人未明自己,如何辦得淺深?」
  慧居禪師答:
  「識取自己眼?」
  僧人問:
  「如何是自己眼?」
  慧居禪師答:
  「向你道什麼?」
  ●
  我個人認為:
  我盧師尊清晨醒來的感悟,是無厘頭的自言自語。
  慧居禪師回答僧人的問話,及上堂說法,全是無厘頭的自言自語。
  慧居禪師的回答,也無厘頭。
  「沒交涉」。
  「話頭自破。」
  「向你道什麼?」
  還有我說的:
  「我不知向聖弟子說什麼?」
  還會嗎?
  聖弟子若不會得,氣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