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21_與開悟共舞 > 唱一首情歌給誰聽?


唱一首情歌給誰聽?
我在台灣雷藏寺的法座上,開講《六祖壇經》,每星期六下午三時,逾萬人參加,演法非常的鼎盛,轟動一時。

有一回,我提到「代溝」的笑話。

一個兒子對他的父親說:

「你對『菊台花』覺得怎麼樣?」

父親答:

「我沒喝過。」

我說,這就是「代溝」。「菊花台」是一首現代的歌名,而他的父親從未聽過,以為是酒名呢。

在法座上,原本想唱一首情歌,給我證婚的新人聽,卻沒有唱出來。

這是王力宏的歌:

「柴米油鹽醬醋茶。

一點一滴都是幸福在發芽。

月兒彎彎愛得傻。

有了你。

什麼也不差。」

我為什麼沒有唱出來,因為我「明心見性」之後,不知情歌唱予誰?

「不知情歌唱予誰?」

請聖弟子參,明心見性之後,情歌要唱給誰聽?

聖弟子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總之,我對眾生沒有虧欠。



福州,玉泉,義隆禪師,上了法座,說:

「山河大地,盡在諸人眼睛裡,為什麼說會不會?」

僧人發問:

「山河大地在眼睛裡,禪師欲指歸於誰?」

義隆禪師答:

「只為了上座去處分明啊!」

僧人問:

「如果我不是有此一問,有誰知道方便原來不是虛施的?」

義隆禪師說:

「好像是一首歌曲,才能夠堪為聽聞,但又被風一吹,變了調似的。」

(我個人很欣賞義隆禪師的這一句話,一首歌,才堪聽,風一吹,變了調。這一句話,我聽了很舒服,有法味)

我唱情歌。

寫《月河的流水》。(情書)

彷彿都是有「意有所指」的,是因為情歌,是因為像情書,才能聽,才能看,如果不這樣唱,不這樣寫,誰能聽?誰能看?

但是,我是有深意的,方便原來不是虛施的。

唱一首情歌給誰聽?

寫一本情書給誰看?

(這就是深意)



有人問我:

「《月河的流水》,這一本書,書中的女主角到底是虛擬的,或是真有其人?」

我答:

「只因為情歌,才堪聽;只因為情書,才堪看。」

人問:

「呷呷是真有其人否?」

我答:

「為風一吹,變了調。」

人問:「很多人都自以為是呷呷(女主角)。」

我答:

「我不認識呷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