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2_啟靈學 > 三大證空法門


三大證空法門
  今天,蓮生提倡靈仙宗,乃是應今人的方便,合於世界潮流,尤其在講證據的今天,若不能馬上使人獲得感應,難覓有緣份之人了,而在無神論風行之際,人類自我貢高,魔劫臨頭亦不自知,祇有讓我伸這小臂,挽一挽這狂瀾,使人人知有鬼神,有因果報應,使世人趨善而避惡,建立大同世界於人間之淨土。

  吾師三山九侯先生乃是上界天仙,以道法證道,祂指出三大證空法門,就是禪宗、密宗和靈宗,至今禪密二宗已經發揚過了,而靈宗剛剛出世,宗師代有能人出世,而靈宗將由小小盧某人,開道當先鋒,我非能人,我僅是替未來靈宗高人出世,做一番鋪路的工作而已,未來千佛之出世,應天適運,應該是靈宗發揚的時候了,修靈宗不可違背原始的佛教,它本是佛教,祇是修行從啟靈感應開始,這是唯一和其他宗派不同的地方,靈宗不可違背忠孝仁愛信義和平,不可違禮義廉恥,合於天道,合於忠道,助自己國家民族興盛,達人人行善成佛為終極之目標也。

  據我所知,禪密二宗很相近,且有不可分之處,禪宗祖師亦學密,密宗祖師亦學禪,到如今有禪密不分的感覺呢!太虛老和尚,曾把禪宗分類成了(1)明心如來禪(2)超佛祖師禪(3)超祖五家禪(4)宋元明清禪,而依作風來分,禪宗實有(1)聖教如來禪(2)直指祖師禪(3)機用兒孫禪(4)口頭河沙禪,由於禪宗歷代祖師,以口和心印相傳,公案層出不窮,可比天花亂墜一般,得證與不得證,全在空有性相之間,以物證理,以理證道,大而化之,一般人的領悟極為有限,無法一腳蹬破,因而禪宗法門,能頓入證知者,畢竟是非常有限的,有人指出,口頭河沙禪,形成流弊多端,成為人人譏諷之對象矣!雖有公案,卻無真正立足之點,心印自然,修無從修起。

  再說密宗亦然,密有東密和藏密之分,密即是秘密也,大凡指的是身密、語密、意密,講斷了身語意之大法,其中學理之深,其義諦之深遠,更非一般人所能修學。有講大圓滿者,有講大手印者,更有金剛蓮花雙運法者,密宗是顯宗的人所不能明白的,我認為,證空法門也是以密宗為首,而禪密二宗差別不大,修者若非大智上人,難解其中真諦也。

  敝人入了佛門,遍纜經書,為求體會空性,曾修禪密,認為是無上法門,由於我走入定功一門,曾到欲界,而後出離入色界,無念上求,再入無色界,此虛空世界如大氣層的上方,屬無氣息之世界也,是空無邊處,到了識無邊處,一切全茫茫然,一切無所有,我深知,此乃未出世間也,此處容易起偏執心,且一切無所應,心生恐懼,到最後祇得退出此等奇妙的境界,回到色界之中,我發覺,色界天的一切,乃無色界的相反,無色界才是真正修行者的一場大魔考也,今我修禪修密,發覺其中最深奧的關鍵,乃是在無色界之關難破除之,出了非想非非想處天,才算出世間,難處亦在此,非上品大智之人,方可證之。

  由於禪密二宗的修證,可說中品人和下品人均無法得之,吾心難過萬分,於是取禪宗之靜坐之長處,和密宗之大手印法門,配合靈宗之拙火上昇法,以此三者合一,使感應迅速,不祇是空,且是實際之感受,使學者早證神通法,不以禪密全是空談,且使外界未入門者,亦有一個小小的了解,靈修確實應該公開了,這也不是什麼秘密,我想讓人人都曉得,佛門廣大,可度人天,不祇度上品人,且連中下之人,亦是有緣人也,不識字的老婆婆不能修禪密,但若以佛號加持,無形靈力充滿其身,加強堅定之信仰,身上舍利亦將滾滾而出,大道神通亦可自然獲得,而無可懷疑也。

  「修禪解脫本無修,
   修密止觀空性印,
   本來兩個皆無著,
   如今三大證空門。」

  這是我所寫的偈,於六十五年慈惠雷藏寺。寫此偈時,從空中生出一大團的雲霧,雲霧中出現一頭巨大神象,象上坐定一位大菩薩,此菩薩乃是大行普賢尊者也,我見其華香嚴飾,諸天護法相隨,天神手持各色蓮花示現,普賢含笑啟其尊口:「蓮生,大行本無行,故示一切行,觀空本不空,故示一切空。」我仰觀菩薩,雙手合掌朝禮,見普賢菩薩身上大放光芒,出現五色彩光,這五色光會吞吐,如網狀,各現出一一小小普賢菩薩,其數不可計。沒有多久,便消失了。

  三山九侯先生曰:「靈修者不可自我貢高,人人從基礎做起,一心學法,便得一切法,以此法救人救世,合於道統,不可違背天道祖訓,忠國忠人,仁義禮信,尤不可不遵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