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07_拈花手的秘密 > 問盧師尊「生死」事


問盧師尊「生死」事
有一位大和尚,見到我,很祕密地迎請我,到他的方丈室,關起門來,問我「死生」的事。

大和尚問:

「什麼是生?」

我答:

「死。」

大和尚問:

「什麼是死?」

我答:

「生。」

大和尚又問: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這是什麼意?」

我答:

「不會、不會、不會。」

我的意思是說,我不懂得生,也不懂得死,我只知道,我根本沒有生,我根本也沒有死,也就是無生無死,不生不死。

如果硬是要講有生有死。

我回答:

「可憐才生,又要離此他去!」

哈哈哈!就是這樣!



泉州,東禪和尚,上法堂登座。

僧人問:

「人王迎請,法王出世,如何提倡宗乘,才能不謬於祖風?」

東禪和尚答:

「還有什麼奈何事?」

(有何謬不謬的)

僧人又問:

「如果不下水,那裡知有魚?」

東禪和尚答:

「莫閑言語。」

(水和魚有什麼相干)

僧人問:

「如何是佛法最深切處?」

東禪和尚答:

「太超過了!」(果然過也)

僧人問:

「學人未至,師父先至,請師言?」

東禪和尚答:

「至不至,什麼處去來?」(不來不去,誰先誰後)

僧人問:

「如何是學人己分之事?」

東禪和尚答:

「苦。」(自找苦吃)

僧人問:

「如何是佛法大意?」

東禪和尚答:

「幸剛可憐生,就要離鄉而去!」

(生死一如)



我的提示,差不多在「括弧」裡面了。我自知,自古至今,所有一切的大禪師,真實的開悟者,一切的對談,我完全一目了然。

禪宗就在我的手掌上,翻來覆去地在我的指掌中,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我盧師尊真的是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雖是如此,我擁有的至高大智慧,也等於是沒有智慧了。

所以,我這兒,一絲佛法也無。

所以,我這兒,不會,不會,不會。

所以,我這兒,什麼也不是。

學佛至今,才算圓滿證悟,因為圓滿證悟,就一無所有了,因為一無所有,才能了人生的生死。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