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70_回首西城煙雨 > 敬禮果賢大和尚


敬禮果賢大和尚
蓮生活佛/文

  我移民美國西雅圖,人的名,樹的影,是有出家法師來皈依我及追隨我,「顯教密教」均有。

  果賢大和尚是其中之一。

  我曾密運神通,至香港果賢的住所,述說果賢住所的一切佈置。

  令果賢驚訝,點頭稱是。

  果賢大和尚,是難得一見的開明之士,他一見我們建西城雷藏寺欠錢,馬上提供一筆大資金。一出手佈施,毫無難色,是我所敬仰、欽佩及尊崇的。

  果賢大和尚,見「真佛密苑」一入門,只一片白壁,便聯絡香港一位老而退休的畫佛專家,畫一幅「阿彌陀佛」,這一幅「阿彌陀佛」之莊嚴金身,世上少有了,至今,我觀想的「阿彌陀佛」,正是此尊,無可替代,殊勝非凡。

  雷藏寺的「準提觀音」,古銅金色的,亦果賢大和尚所贈。

  果賢大和尚原是香港沙田「慧泉寺」的住持,後來皈依我,不久在慧泉寺掩關三年三個月三天。

  出關後。

  我見他一次在香港,我贈他一串黃金唸珠。

  據說,他再次掩關,此次將閉關十年。

  或永遠不出關了。

  我一聽說果賢大和尚將閉關十年,或這一生永遠不出關了,內心亦頗震撼。他已是一位難得的苦行高僧,真正世人難得一見了。這種全心全意的放下,世上有幾人?

  西雅圖雷藏寺能建成,八家移民者出錢出地,出資信眾盡份盡力,但果賢大和尚令我難以忘懷。

  他留下兩句話,我未曾忘:

  「不要緊!」

  「隨它去!」

  最後,是果賢大和尚準備好一切出家道具,「南傳」、「北傳」、「藏傳」法衣,他說:「師尊出家吧!」

  我說:「好!」

  果賢大和尚給我剃度。他是我的弟子,弟子剃度我出家,是緣也。

  我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