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70_回首西城煙雨 > 「南山雅舍」的六夢


「南山雅舍」的六夢
蓮生活佛/文

  回首西城煙雨,在「南山雅舍」的前五個夢境,「本尊」、「護法」、「師父」,早已指點歷歷,再明白不過了。

  但,我回頭想起移民西雅圖二十年的歲月,立了「真佛」法幢,建了「雷藏寺」、「彩虹山莊」……。

  蓮香上師、佛青、佛奇。母親的舍利。

  很多的神聖弟子,上師、法師、出家、在家。

  西雅圖的文友「雕蟲生」等等。

  在中國城的「謝明芳」、「蘇紹棠」、「張文龍夫婦」、「湯妍夫婦」……。

  我捨得說走就走了。

  在「南山雅舍」第六個夢又出現:

  我夢見這世界,只我一個人踽踽獨行,我也不知道我走到哪裡去了,分不清是何地何處?何國?何境地?

  走得累了,看見一座公園,這公園裡有一長椅,我把手提行李當枕頭,就和衣而睡,正在睡意朦朧之中,知覺上知道有二個人從邊走過。

  一個人說:「這遊民就這樣睡了!」

  另一個人說:「遊民無家可歸,為什麼不去收容所?」

  「收容所住不慣吧!」

  「哎!遊民就是遊民。」

  我聽了二個人說的話,很想醒過來對他們說,不對,不對,我不是遊民,我有家,我的家在美國西雅圖,我有很豪華的車子,我是真佛宗創辦人,很多人認識我的,我不是無名小卒。

  但,我實在很累,醒不過來了。

  那二個人愈走愈遠。

  一個人回頭對我說:「遊民不能有太多感情,太多感情就當不了遊民。」
  另一個人說:「今言無情者,是指無凡情,而非無聖情。世俗之見,就是凡情。了解了第一義空,無所有,無所得,無所住,無生滅,就是聖情。」

  我這一聽,知是二位聖賢。

  但,我在公園的長椅睡著了,累得醒不過來,但,夢境還是記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