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44_尋找另一片天空 > 孤獨老人


孤獨老人
  我在「大溪地」的住地,可以說只有一戶鄰居,鄰居是一位土人〈原住民〉,年紀七十多歲,皮膚棕色,髮白,臉上皺紋滿佈,看來很和善。

  我一回去,老人看見我,會用日文兼英文:

  「勝彥〈卡子希克〉,剛從美國回來嗎?」

  「是啊!美國好冷,這裡好熱。」

  「等一下過來坐坐!」老人邀我。

  「馬魯魯〈謝謝〉!」

  第一次去老人的家,同樣是茅草屋,對他的家印象深刻,又髒又亂。

  屋門口擺著一台生了銹的大冰箱,旁邊有一台「洗衣兼脫水」的機器,這機器一動,聲音響亮兼機器會搖,像吃了「搖頭丸」一樣,說有多舊就有多舊。

  老人的茅草屋內,一眼看見的,全是瓶瓶罐罐,瓶瓶是礦泉水瓶,喝完的,也捨不得丟,堆了一地。罐是罐頭食品,他吃罐頭,我看那些罐頭,很多都是過了日期的。

  老人的茅草屋,是典型的 IDK〈即一房一廚一衛〉,在他的房間裏,是有家具,一個小桌子,二個椅子,一張破爛的床,另外,塞滿了一堆紙箱。

  老人說,他年輕的時候,是一名畫家,一聽是畫家,我眼睛都亮了。

  「啊!高更!」我說。

  老人說:「高更的畫不算什麼,我的畫,曾在國際巡迴展覽,獲得各國政府的好評,在法國巴黎的藝術展,獲得獎牌。」

  我好奇的問:

  「為何見不到獎牌及看不到任何畫作?」

  老人回答:

  「獎牌當破銅爛鐵賣了,現在已不畫畫,所以沒有畫作。」老人接著說:「住在這裡,大自然就是現成的畫作,還須要什麼畫作。」

  我覺得老人的這句話,很有味道。

  老人很孤單,好像沒有看到親人來探望過他,每次我要告辭時,他總是依依不捨,訴說著獨居生活的寂寞,他告訴我,命中注定要「孤獨而死」!

  老人問我:

  「你是幹什麼的?」

  「我也畫畫!」

  「怎沒看見你的畫及畫具?」

  「跟你一樣,在這麼美的地方,還須要畫畫嗎?」

  老人笑了,好可愛。

  「怎不見有人來探訪你?」

  我呆了,不知道應該怎麼說才好。

  老人自言自語:

  「難道你也一樣,要注定孤獨而死的!」

  我聽了老人的話,心中感觸非常的深,的確不錯,「大溪地」是很美麗的地方,但,在老人來說,大溪地的每一天真是寂寞難耐的。

  椰葉、蕉風、海,每日一樣。

  孤獨老人的生活真可憐!

  幸好,我比起孤獨老人多了一些生活,我擁有椰葉、蕉風、海。

  還有:

  禪定,

  修法,

  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