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44_尋找另一片天空 > 尋找魚族


尋找魚族
  在「天帕」(TAMPA),四周海風長長吹拂之下,我總喜歡在陽光中,用關懷的眼光,去尋找魚族。

  眼中的海灘樹影,隨風搖曳,一片汪洋,茫茫無際,魚族雖在海中,但看不見,反而是陌生的。

  我知道魚在哪裡?我會忐忑的爬上海濱的珊瑚礁,在岩礁與岩礁的縫隙,有水的地方,去尋找。在那裡,也應該有海潮澎湃,海浪拍打岩礁,衝動的喊叫,譜寫一篇篇高歌的奏鳴曲。

  我在岩礁的縫隙,終於找到了一群小小的熱帶魚,這不是在一般人家庭的箱形魚缸中發現的,而是海濱礁岩中,自然的一種呈現。

  在海灘遊玩時,我看見了--

  很多年輕人喜歡騎水上摩托車,駛向大洋中的地平線,藍天藍海就如同舖著的大墊,他們的速度開到最快,在水氣濃厚之中,自覺在飛,扶搖上下,尋找自己天空的憧憬。

  很多人,玩空中吊傘,由氣艇一拉,升上天際,好像絕雲氣,負青天,直上千萬里而飛,在天空中休閒,盪過來,盪過去。

  很多人喜歡沖浪,沖浪應該一種激進的遊戲,不被高浪吞併,而要超越,要爬升,要刺激,要在急促的浪濤中能夠緩步慢行,引來眾人目光的讚美,早添無限的樂趣。

  而我,我只是在珊瑚礁中,尋找我的熱帶魚,我爬過來,又爬過去,偶而發現了,我驚呼一聲,那些魚真有趣,牠們好像自覺遮掩不及!

  在「天帕」,我尋訪水族館。

  去水族館,仍然是看魚。

  但,這一次,我很悲愴!

  因為這水族館,不是一般的水族館,而是專門收容受傷魚族的水族館。

  這裡面的魚全是:

  殘缺的。

  生病的。

  受傷的。

  當然我仍然看見魚在游泳,但那種游姿是昏昏欲沉的,在水底氣喘。

  缺了眼的魚,找不到終點又回到起點。

  缺了一腳的烏龜,在水中,像一階一階往上爬升。

  有的魚,皮膚爛了,好像在好的皮膚之上,澆了一層又一層的紅酒醋,有些爛得像蕃茄沙拉。有的病魚,就差魚肚朝天。

  我看了很難過!

  那天夜裡!

  「天帕」的海風頻吹,夜,濕熱。

  眾人皆睡,我獨醒。

  在暗處中,我想:

  眾生的病星火燎原,

  我又如何細心點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