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44_尋找另一片天空 > 龜殼的聯想


龜殼的聯想
  「天帕」(TAMPA)的海岸線很長,它的形狀像「油條」,長長的一條,四周全是海,只一道長橋,連接著佛羅里達州的大陸,它是孤島。

  這孤島原是退休老人聚集的社區,最近由於此地是海島,風景優美,漸漸轉型成休閒的遊樂區,很多遊客聞風而至,因此聲名大噪。

  我在「天帕」海濱散步,這沙灘很潔淨,細細的沙晶亮,走到沙灘的盡頭處,卻看見一具少見的龜殼,它靜靜的躺在沙灘的一角,約一般的盤子大。

  我看這龜殼,顏色灰白,像是被風浪吹拂久了,有細細裂紋,似是被海水沖上岸的。

  看著龜殼,想起一則禪宗公案:

  一名參禪的學僧,見到一隻烏龜,不禁起了好奇心,疑惑的問在旁的大隋禪師:

  「眾生全都是皮包骨,為什麼獨獨烏龜卻是骨包皮呢?」

  大隋禪師沒有回答,也不理他,只是悄悄地將自己的草鞋脫了下來,然後覆蓋在烏龜的背上。

  這名學僧見大隋禪師的舉止,不甚明白。

  這之後,守端禪師為大隋禪師的這番舉止,寫了一首偈說:

  分明皮上骨團團,

  卦畫重重實可觀;

  拈起草鞋卻蓋了,

  此僧郤被大隋瞞。

  後來,又有佛燈禪師作一首偈頌:「法不孤起,仗境方生。烏龜不能上壁,草鞋隨人腳行。」

  最後又有一位寶峰禪師更指出:

  「明明言外傳信,何有古今!頌說『擲金鐘,輥鐵骨;水東流,日西去』!」

  這段公案,是由一位學僧見到一隻烏龜而引起的,後人指出大隋禪師用草鞋蓋住烏龜背的行為,有二則重大的意思存在:

  第一,「不要疑惑妄想,當成不見。」

  第二,「一切平常、自然。」

  事實上,我知道,這世間萬事萬物,形形色色,都不盡相同,骨包皮的,不只是烏龜,蝸牛也是,貝類均是,這一類的疑惑,如果是求知則可,若談學佛,不用去鑽牛角尖也!

  例如同樣是人,顏色有白人、黃人、黑人、紅人、棕人,你偏偏要問為什麼?

  當成知識研究是可以的。

  但是在佛法上,把萬事萬物,看成是「平常、自然」。為什麼要看成「平常、自然」?因為這樣,才能保持自己的心不浮動,能夠一心,能夠解脫煩惱。

  例如我們看煩惱——

  原來是平常不過的。

  也是理所當然的。

  是平常事而不足為奇的。

  弄清楚這一點,學佛的人,才能看淡、看開、看破,一切才能放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