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44_尋找另一片天空 > 從「新宿」到「遠野」


從「新宿」到「遠野」
  我乘坐巴士,從「新宿」 往北,到一個名叫「遠野」的地方,「新宿」是日本最熱鬧之地,而「遠野」是鄉下小地方,這個車程要八個小時,象徵著我,從絢爛歸於平靜。

  「遠野」什麼都沒有,沒有高大的建築物,沒有名勝古蹟,沒有來來往往的人群,沒有大企業公司,因為它是鄉下,真的是邊「遠」的「山野」啊!

  我自言自語。

  「到遠野做什麼?」

  「沒什麼。」

  「遠野有名山大寺?」

  「沒有。」

  「八個小時的車程,來回十六個小時,無事去遠野,為何?」

  我自答:

  「遠野有廣大的稻田。」

  這回到遠野,不是看「啥米」(台語),而是去看田。在美國生活了二十年,腦海中已消失了「稻田」的印象,根本看不到「稻田」了,就算是東方的台灣日本,也不容易看到「稻田」了,替代而起的是,一個個新興的城市,一座座的高樓大廈,原有的「稻田」退迫到遠野去了。

  我懷念小時候看著農夫,頭戴草笠。身穿簑衣,赤著腳站立在水田中插秧的倒影。

  我懷念農夫,每天日出而做,日入而息,忙碌的生涯,田邊吃著米飯,喝地瓜葉湯的日子。

  我懷念農夫,牽著牛,到田裏翻土耕作的日子。

  有人說,日本人的平均壽命,在全世界中是最長壽的,其原因有二:

  一、日本人是吃魚的民族。

  二、日本人通常比較勤勞。

  我想到「勤勞」兩個字,聯想到農夫,在日本,還可以看到「水田」,看到農夫在忙碌插秧,這愈忙碌,愈操作,愈運動,身體愈健康,愈長壽的。

  反之,現代人雖然也每天工作,但,出門有車,辦公室一坐便一整天,勞動少了,肢體運動少,用腦多,工作時心中煩惱多,如果再不運動,現代病就產生了。我想到,現代人的工作,和早期農夫的工作,孰優?孰勝?

  去「遠野」看稻田,我倒願意自己是一個農夫,我是工作勤勞的農夫。

  我插一排秧苗,心中念一句佛,

  我在大地播佛種,

  念到忘我,

  自然清淨。

  農夫的工作再忙,沒有時間遊樂偷閒,但對於學佛修行,毫無妨礙啊!

  我個人提倡,不是一定要到寺院去,不是不工作,專門打坐參禪,才叫修行。

  而是:

  忙中修。

  行中修。

  動中修。

  無相修。

  到「遠野」去看稻田,我體悟到,智慧福報,都是隨著勤勞而增長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