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39_諸神的眼睛 > 「性侵犯」的聯想


「性侵犯」的聯想

   近期,台灣佛教界最轟動的新聞,是一位法號「妙文」的比丘尼(尼姑),按鈴控告兩位佛教界長老,如虛長老及真華長老「性侵犯」。

 據我所知,真華長老是如虛長老的師父,如虛長老是海量尼師的師父,海量尼師是妙文尼師的師父,從輩份上看,「妙文」控告的是「師公」及「師太公」,實在令人大吃一驚。

 此事雙方各執一詞,年輕的尼師說「有」,兩位老和尚說「沒有」。由於此案已進入司法程序,在本短文不評論誰是誰非,但,我願就「性侵犯」三個字,寫出我的一番感想。

 我須先在此說明,我是一位十足的自由主義者,我的思想十足開放,有那麼一點點異乎尋常,也特立獨行,所以我的立意所在,並不是尋求廣大的公眾認同,也就是我寫我的,你看你的。

 我認為,貪慾每一個人都有,它隱藏在身體內極端深奧難解的神經組織裡。慾望是尋常,是自然的生理,人有慾望,不是罪惡,就像吃飯一樣,吃飯算是罪惡嗎?

 我最反對的是,佛門顯教的出家人,一直用憎厭的心理去對抗,極度恐懼,完全躲避,不敢面對,除此之外無能為力,在慾火如焚之下,卻無法撲滅這團火,生理現象的探索中說,愈是壓抑,愈會蓬勃發展,一發而不可收拾,成為世人的笑柄。

 世人也奇怪,貪慾明明是天賦,卻喜歡把它看成醜聞惡形,骯髒的,污穢的,沾上了便不得翻身,其實,世人祗是用自己的天賦,來嘲笑他人的天賦而已。

 如果一個和尚愛上一個尼姑,或一個尼姑愛上一個和尚,如果兩人心心相許,我的做法是,把兩人叫過來,請他們還俗,去結婚,我不會責備他們,我還在雷藏寺幫他們證婚福證,祝福兩人白頭偕老,早生貴子。和尚尼姑相愛,也是喜事,有何不可?祗是出家變成「出嫁」而已!

 我從不嘲笑性慾。

 我從不逃避性慾。

 我也不為性慾之事煩擾。

 我們密教行者要面對異常生理反應,要面對體內所存生命能源引發的奇特貪愛作用,不是完全懵懂無知的去壓抑。

 很多法師用壓抑堵塞是錯誤的。

 我教導的弟子是用「疏導法」,密教有密教的方法,用拙火焚燒,用清涼的明點下降,讓水火互相融合,由此化解性慾的貪愛,在修行的過程中,也會產生輕安快樂,此快樂更勝男女之間發洩的快樂,不但有大樂,也有佛性出現,所以稱為「樂空大定」。

 無可否認的,「性侵犯」的定義,應該是一方是強求,另一方拒絕,這種現象當然不妙,強求是不自然的,無可置疑的,是犯規的,是冒險性的,是沒有人情味的,在這種不正常的關係下,才會引發人類不安、恐懼多疑及犯罪感。

 我在此強調,生理感官的性慾,人人具足的自然潛在力量,是生命力的慾望,一直盤據在人們的心中,其勢不可當,其力難抗。

 在一般人,男女互愛,是美好的事,不應該互相攻訐!

 「性侵犯」,摧折他人,不應該!

 出家人,是「生理禁忌」,要懂得疏導,不懂得疏導修法,還俗結婚去,沒什麼大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