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39_諸神的眼睛 > 我對宋楚瑜的印象


我對宋楚瑜的印象

     總統候選人宋楚瑜,與我從未謀面,但是,有一回我在台灣桃園機場過境,他約我見面,可惜的是,他的車子在高速公路塞車,前進不得,我又不能等他,宋楚瑜打了一個電話給我,當時我在過境飯店的房間,有兩位客人,一位是時任國民黨台北市黨部主委的簡漢生,另一位是巴西美洲華報的袁淑慈。

     電話由袁淑慈接,馬上轉交給我,宋楚瑜在電話那頭,很抱歉的連聲對不起,最後他很認真的說﹕「盧師尊,我可以幫助你什麼嗎?你需要我幫忙可以直接找我。」

     我當時想了想,回答他﹕

   「沒有,謝謝!沒有,謝謝!」

     這一通電話,給我毫不生疑的認知,宋楚瑜好像無時無刻的想著幫助人。他和我根本尚未謀面,沒有互依的關係,我們只是通了一通電話,他的話相當有誠意,當時我認為他講的是真心話。

     事隔多年,宋楚瑜的政活生涯,有很大的轉變,他原有的地位在政治架構上消失無蹤,其權力便蕩然無存了。我們可以想像,他當然想克服困境,對政治的殷切執著,一一在他的臉上表現了出來。

     他的口號是「有情有義」,旗號是「清廉有為」,這是非常難得的可貴德性。

     現在他的「興票疑案」發生了,許多敏銳的論者批判他,有人直接稱呼他是偽君子,也有人講他清廉是假的,他本人對帳目又交代不清,在宋楚瑜這方面,呈現了紛歧無序的現象。宋楚瑜的民意,由高處跌向谷底。

     在電視報導上,我看到宋楚瑜的臉,充滿了痛苦、憂鬱與悲傷,也有恐懼與焦慮。他的雙眼失神,臉皮肌肉一牽動便鬆弛了,已經明白顯示宋楚瑜失眠了,至少他為了「興票疑案」又燥又渴,無法擺脫而痛苦。

     坦白說,中興票券的疑雲,我們外人是不明白的,誰是誰非自有公論,我們批判事情不能採取偏頗一方的態度。至於金錢的進出帳戶,理應有跡可尋,只要找出根源,自可水落石出。一般人在處理此事的觀念中,往往採用對立的兩極,這是不正確的。

     現在,縱觀政治、宗教、社會,甚至藝術,要找出高貴情操美德的人,是很少很少了,這種人很難遇見,誰又能責怪誰呢?

     我很想告訴宋楚瑜﹕

   「我可以幫助你什麼嗎?」

     盼望你能圓滿的解決「興票疑雲」,出現奇蹟,保住你的「清廉有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