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08_彩虹山莊大傳奇 > 告別九三年(蓮生活佛敘心曲話古今)


告別九三年(蓮生活佛敘心曲話古今)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十九日,真佛宗創辦人蓮生活佛盧勝彥在加拿大溫哥華真佛報社接受了本報的獨家專訪。

  蓮生活佛和蓮香金剛上師以及其他上師、法師於十二月十八日專程從美國西雅圖來到溫哥華出席「真佛報義工聖誕晚會」,翌日清晨,蓮生活佛即撥冗接受訪問。

  真佛報社社長白善智女士(以下簡稱記者)首先代表真佛報就當前一些重大事件及萬眾囑目的重要問題提問,蓮生活佛一一欣然回答。

  記者:目前最受大家關切的就是有關師尊退隱的問題。全世界的宗教,包括佛教、基督教、天主教等等,都有各自的精神領袖,但從來沒有一個宗教領袖主動退位,然而,蓮生活佛於最近宣佈退隱。外界有些反映說,這會不會造成精神指引作用的缺憾呢?

  活佛:我本人的個性並不想做精神上的領袖,我喜歡自由自在,但是,後來我發現了一些人畏擁戴我做領袖的趨勢,這是跟我的個性所不合的。我崇尚閒雲野鶴,自由自在飛翔的生活,我不喜歡管別人,也不喜歡被別人管。基於以上的原因,我以為退隱對於我自己是最適合的。我希望回復到從前,別人都對我不太注意的階段。長期以來,我就一直考慮,待到真佛宗的上師、法師及弟子都可起來弘揚真佛密法的時候,自己就應該隱退了。不要以為,我一退隱了,精神力量就消失掉了,我們真佛宗的每一位上師、法師都有自己的精神力量,他們照樣會把所有弟子都引導得很好。

  記者:真佛宗每天都有新的弟子皈依,常常都有分堂成立,請問現在一共有多少弟子、多少分堂?

  活佛:根據發出的皈依證書來統計,全世界各地共有二百萬弟子。分堂的數字正在統計中,因為幾乎每天都有申請要成立分堂的,大體上來講,已經接近三百個分堂了。另外還有很多同修會。有些國家和地區的弟子目前暫時還沒有地方建分堂,我就對他們說,先組成同修會好了,在一些同門的家裡,就可以開始同修起來了。

  記者:您能不能談談您學佛弘法的時間和心路歷程?

  活佛:我二十六歲時碰到修行的緣,從那時起,就開了弘法生涯,到現在已經整整二十四年了。嚴格講起來,真佛宗是從到美國來後才開始的,到現在也已經有十二年了。

  我到現在一共寫了一百零七本書。第一百零八本書已經快要完成了。應該說的話,差不多都已經全寫在書本裡面了,能明白佛理的人,看了書就應該明白,不能夠明白的人,仍然是不明白。

  記者:十二年來,真佛宗的發展確實令人囑目。那麼,您最近宣佈退隱,是不是表示,所有全世界各分堂的堂主、上師和法師,現在都有充分的能力來引導當地的弟子呢?

  活佛:各地分堂能不能領導真佛弟子繼續走向正確的方向,我認為,主要看各地堂主的個人品德和修行。所有的上師和法師也是一樣。一個宗派要健全,就要建立在修行與品德上。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性,都有光明面和黑暗面。修行就是要去除黑暗面,走向光明面,我希望每一個堂、每一位上師、法師都很健全。

  記者:我們都知道,您在退隱之前,成立了幾個組織,如中國真佛宗教總會、真佛報、世界華光功德會、國際內明協會等等。請問您成立這些組織的意義何在?

  活佛:每個組織都可以使許多不同的人走向修行之路。「華光功德會」以慈善救濟為主,佛菩薩六度當中的一度就是「佈施」。我發覺,佈施、做善事,很多人都是很喜歡的,由這條路引他們來實修,也是非常好的。華光功德會是以慈善救濟為號召,間接引導入們步入實修的法門。

  關於「國際內明協會」,五明當中,心明就是內明,也就是佛學的意思。希望能從任何一派,任何一宗的研究開始,來引導人們進入密教實修的法門。內明的範圍很廣,只要能引發人們內心光明的事,統統都可以做,如畫山水、寫作、音樂、旅遊、登山等。

  中國真佛宗密教總會是我們真佛宗最早成立的組織之一,是為台灣真佛宗所有分堂的團結統籌而成立的。

  記者:在這諸多組織與分堂之間,會不會出現協調方面的問題?

  活佛,我認為不會的,因為每個組織都有自己的宗旨,堂可以融入組織,組織也可以融入堂。三大組織可以和報社、和堂合縱聯橫,可以是直系的,也可以是橫系的聯合。弟子也是如此,可以參加華光功德會,可以參加國際內明協會,也可以參加真佛宗密教總會,甚至一個人也可以同時加入三項。

  記者:我們想知道,您弘法這麼多年以來,最滿意的是什麼?認為有待改進的又是什麼?

  活佛:我們密教的法裡,最重層次的問題、次第的問題。我比較滿意的,我把第一個次第﹁本尊法﹂已經講解得很清楚了。我把一個外法,講了這麼多年,可以說是很圓滿了,只要弟子能夠按照我講的去修,他本身就很容易相應。

  我認為,比較有缺陷的地方,就是「戒律」方面。我天生的個性就是不太愛管人家,也不喜歡給別人管。上師、法師有做不對的,我從來沒有直接去管。我想人都難免會做錯事情,一個人私心五分,對公家五分,就很滿意了,私心三分,對公七分,那自是更好了!

  我們真佛宗派一向戒律鬆,這也是一種缺憾。我希望每個上師、法師先嚴律自己,然後再嚴律別人,這樣才能服眾。密教、顯教都有很多戒律,我們真佛宗的事師法五十頌,十四根本大戒就是最好的戒律,你要進入佛門,就應了解這些戒律,就要守戒。

  記者:您有很大的神通,能否請您預示一下將來?

  活佛:我這個人從來不算自己,也算未來,我是活在自然當中的一個人。我可以幫助別人去算,但我隨順自然,應該受苦受難,就受苦受難,該怎樣走,就怎樣走。也不算宗派的未來;像佛陀那樣,預示在印度只駐世五百年,以後就沒有了。

  記者:您經常為眾生寫符治病,但如果您自己病了,又怎麼來醫治呢?

  活佛:我在辦公室的時候,身體不適,就畫符、吞符,燒都不燒,把寫好的符折一折,一口就吞進去了。那是所有醫生都看過,都沒有辦法,我才做的。感冒啦,流鼻涕啦,我也是看醫生。不能所有的事都求佛菩薩,能夠用藥治好的,就吃藥看醫生,醫生看不好的病,就得求自己了。我每天練金剛拳,把五臟六腑都統統照顧好,有精神,有體力,所以現在身體很好。

  我希望所有的弟子也都要照這樣子去做,不能大小事都求佛菩薩,否則佛菩薩會很累的。

  記者:現在世界局勢動盪,您能不能預言一下1994年世界將發生什麼大事?

  活佛:1994年的大事我還沒有去預測,也不想去算。但是有些大事總是知道的。有時我眼睛一閉,眼前就出現光,就會有一份報紙出現眼前,上面有今後發生的大事,有大標題,也有小小的文字說明。我看後,就知道今後會有哪些大事情發生,如政變、地震、災害等等。這些都是眾生的業,是福是是禍,是禍躲不過。有些事,眾生認為很不安,但我們修行人卻認為是無所謂的。

  記者:那麼在您的心目中,您認為1993年真佛宗內最重大的事件是什麼?

  活佛:1993年中,我覺得最重大的一件事就是「真佛報」辦得非常好。辦得令全世界所有的弟子都非常滿意,連外界的人士都一致贊賞。1993年「真佛報」的弘揚,是非凡的。這份報紙的水準、報導、文章、編排等都是一流的。

  記者:師尊新聞方面的取捨,不論是大事小事,只要對佛法弘揚有好處的,都應給予重視。新聞的價值,則由報人本身去取擇。當然,不偏倚那一個上師,不論哪位上師,他做出來非常好的事情,我們都要給予充份的報導。

  我雖然退隱了,但文章照寫,有些活動也參加,在活動中,有關弘揚佛法的言行,依然是可以報導的。但不一定每一篇的主題都刻意要有師尊。

  我會在「真佛報」上發表一些特稿,或在專欄裡面發表一些提示。

  記者:「真佛報」要在什麼時候增加版面呢?

  活佛:「真佛報」要增加版面,從雙周刊到周刊,從周刊到日報,這些都要看人力、財力而定。不但要看總社,還要看分社,他們的財力和人力是否足夠,這些都要全面考慮的。

  記者:「真佛報」大樓何時可以開工?

  活佛:最後一張准證批下來,就可以開工了。師尊已經把所需的經費都統統準備好了。

  記者:最後,您能不能對全世界的弟子講幾句祝福的話?

  活佛:我衷心祝願全世界所有的弟子,聖誕快樂!新年愉快!大家身體健康,修法精進,吉祥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