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08_彩虹山莊大傳奇 > 彌勒菩薩的開光


彌勒菩薩的開光

  「彩虹山莊」山頂的彌勒菩薩開光,是很有趣味的:
  第一,一九九三年的冬季,西雅圖的冬雨是連綿不絕的,天空烏雲密佈,根本就看不到一絲陽光,這種情形已整整一個月。

  彌勒菩薩開光那天早晨,雨是止了,但雲層仍然很低,同樣看不見太陽,我們帶著香及供品上山,山路仍然很滑,山中小澗的水,潺潺的流著。

  當我點好了香,擺好了供品,唸第一聲清淨咒的時候,說也奇怪的是,雲層開了,第一線的陽光,正好照射在彌勒菩薩的臉上頭上,那金光閃閃的一線陽光,穿過柏樹的枝枝葉葉,就真的照在彌勒菩薩的臉上。

  我主持開光,當時,大家好感動,好感動。

  等我開光完了,雲層又重新復合,天又轉陰冷,又下起雨,這西雅圖的冬雨,又整整一個月。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

  前一個月雨,後一個月雨。

  但就在我為彌勒菩薩開光的幾分鐘之內,天開了,第一線的陽光照在彌勒菩薩的臉上,光燦燦的。

  第二,正當我主持開光,唸開光咒的時候,山中飛來不知的小鳥多隻,就在彌勒菩薩四周樹上叫唱跳躍,完全配合我的開光咒,我唸高音,祂們叫高音,我唸低音,祂們叫低音,好像在配樂一樣。

  這幾隻小鳥,是彌勒菩薩去招呼牠們來的,就像西方極樂世界一樣,迦陵頻迦鳥、共命之鳥,出和雅天音,配合唸佛、唸法、唸僧。而祂們來配合彌勒菩薩的開光。

  小鳥來歡呼。

  小鳥來唸咒。

  而開光一結束,牠們就飛走了,一剎那,消杳不見,好像就消失在虛空中一樣。

  第三,我們都看見彌勒菩薩笑了,笑得好開心,原本雕刻的彌勒就是笑容滿面的。但是我看見的笑容,是浮出來在彌勒之前的,也就是那是﹁法身彌勒﹂的笑靨。那絕對不是幻覺,而是真實的看見。

  我看見彌勒的笑靨,一共浮出三回,祂連續的笑了三回,那是光燦燦的笑,好開心啊!

  (該次開光,參加的上師法師是,我、蓮香上師、蓮聞上師、曉光法師、蓮勻法師、蓮瑛法師、宣仁法師、莉莉法師)

  ●

  寫到開光。

  聯想到一件趣事。

  我在「彩虹山莊」的某一日。我抓了一把米,跑到雙蓮池後的樹林裏去。

  我口中唸咒,向西南方撒米。

  剛巧被一位弟子看見:「師尊撒米是餵鳥?」

  我笑笑不說話。

  「我想到了,米鹽可以破煞,撒米是破煞!」

  我亦然笑笑。

  其實我是在替遠在千萬里之外的「白雲宮」開光,那裡的住持是真佛宗的弟子,他要求我(蓮生活佛盧勝彥)給他的宮廟遙開光啊!

  我是依時辰做遙開光。

  據說在千萬里之外的「白雲宮」,就在開光當日,舉行慶典法會,法師誦經,誦經的上方搭著遮陽的棚子,突然之間,叮叮咚咚的響,好像下雨一般。

  結果:

  廟前廟後,連廟內均有米粒,撒了遍地均是。

  大家均覺得神奇。

  「白雲宮」住持弟子,寫信告訴我,除了滿地都是米之外,還有一些松針葉。

  「白雲宮」附近沒有松樹,何來松針葉?

  其實那是我好玩,撒完了米,覺得不足,隨手抓一把地上的松針葉,就撒了出去也。

  我的隔空開光,隔空灌頂是很有名的,我的道行真切,人們的要求真誠,自然會感動天龍八部前來相助,這也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道理。

  其實我的修行開悟,貫穿十方三世,早已沒有時間及空間的隔阻,我是屬虛空的,虛空也屬我。

   ●

  開光一定要有供品。

  有一回,我替乙尊「金剛薩埵」開光,這尊「金剛薩埵」對我說,祂喜歡「哈蜜瓜」。

  老天爺!西雅圖的冬天,哪裏來的「哈蜜瓜」?尤其「哈蜜瓜」的產地,遠在新疆啊!

  我記得我以前到香港弘法,曾經吃過「哈蜜瓜」,果然是又香又甜又脆,是真的好吃。

  但,香港的弟子說,「哈蜜瓜」也不是時時都有的,這完全要看季節,就如同洪澤湖的大閘蟹一樣。

  連東南亞的國家要找「哈蜜瓜」吃,都非常困難,何況是美國的西雅圖?

  我說:「菩薩尋開心!」

  菩薩說:「試試知!」

  我們分頭去找。

  找了日本的超級市場,找了美國的超級市場,找了中國人開的超級市場,沒有就是沒有,找的累死了,菩薩哈哈大笑。

  但,正當失望的時候。

  越南人開的超級市場,卻真的擺出了幾顆「哈蜜瓜」,令我們喜不自勝。

  問老板,怎麼來的?

  老板說:

  我們根本就沒有訂購什麼「哈蜜瓜」,這西雅圖從來就沒有人吃過「哈蜜瓜」的,我們只有賣「西瓜」,「南瓜」、「冬瓜」……。這幾個「哈蜜瓜」是空運來的,摻雜在「瓜品類」當中,我們也搞不清楚是如何來的?

  老板這一說,我們更糊塗了。

  我替「金剛薩埵」開光時。

  就供「哈蜜瓜」。

  「金剛薩埵」樂得瞇了雙眼。

  菩薩的靈感,變化不測,神通超然,那有為有守的心,豈是凡夫俗子所能想像的?

  「金剛薩埵」早就知道,西雅圖有幾顆哈蜜瓜了。

   ●

  我替「四大天王」開光,是「供酒的。」

  白財神、黃財神、綠財神、紅財神、黑財神、財寶天王,我們均用「葡萄酒」來供養。

  「酒」是甘露,在密教是採用的。

  「酒」能產生大力。

  曉光法師從香港請回乙尊「騎龍白財神」送給我,我替「白財神」開光就是供酒。

  我一開光,就看見白財神飛行下降,祂全身沉入酒杯之中,把酒吸光了,再飛到另一個酒杯之中,又把酒吸光了,如此一一的把酒杯吸光了,非常好玩。

  然後,祂又鑽入酒瓶之中,就在酒瓶裏面,一面游泳,一面沐浴,白財神的喜好是沐浴。

  白財神看見我在看祂。

  於是,祂昇上空中,張開口,從口中噴出酒,就出現了文字,這文字居然寫在虛空中,這文字就是深刻的法句,很有涵義的經文。

  我稱之為:

  「酒經」。

  我依稀看出是:

  何處來。
  何處去。
  醉者醒。
  醒者醉。
  若通微。
  水是酒。
  酒是水。
  且吟詩。
  飄飄然。
  不頹廢。
  不憔悴。

  我沉思於「酒經」之中,若有所悟。白財神啊!白財神!我腳下生雲,稱神通遊戲!

   ●

  提到「開光」的事,不得不談香港大嶼山的「天壇大佛」。

  香港大嶼山的天壇大佛,是青銅鑄造的,塑成在昂平木魚峰上。

  天壇大佛高廿六公尺,重二百○二公頓,設計參考唐朝龍門、敦煌風格。體現佛陀慈悲祥和、莊嚴妙相。使見者聞者,悉發純淨平和之心,禮敬供養。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時,是「天壇大佛」開光的大日子,大時刻。

  而我,剛好到香港。

  我是親臨蓮翰上師的十二月二十七日的大法會。

  二十七晚,我在禪定中看見「釋迦牟尼佛」。

  佛陀問:

  「蓮生,汝未來將如何?」

  我答:

  「無為。」

  佛陀又問:

  「那法務呢?」

  我答:

  「無私。」

  佛陀聽了非常讚嘆:

  「這就是了,寂靜的道理就是無為,而法務的道理就是無私,簡單二字,就包含了一切!」

  佛陀說:

  「汝何不為天壇大佛開光?」

  我說:

  「能為天壇大佛開光,那當然是我的殊寵,但,那只是一種榮耀罷了,這一切如來,本來就有一定的光景,何必一定要為天壇大佛開光呢?」

  佛陀說:

  「我知汝當然不爭這個,但,汝可以在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七時禪定。」

  佛陀說完,就不見了。

  ●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午七時,我入定。

  突然之間。

  我的額頭上裂開一個銅錢的大小,裏面傳出一個小孩子唸經的聲音,清脆如金玉之聲。

  接著,由額頭內,射出三粒明點,這三粒明點,如同小太陽一般,光彩奪目。

  這三粒明點,迅如奔雷,就飛上天際,彎彎的弧度,直奔「天壇大佛」的方向。

  一粒點在「天壇大佛」的額頭。

  一粒點在「天壇大佛」的喉部。

  一粒點在「天壇大佛」的心際。

  就這樣的,自然為「天壇大佛」開了光。

   ●

  後來,我請示佛陀,為何選擇我默默的為「天壇大佛」開光?

  佛陀說:

  開光者,宜五大成就者--

  第一,無罪成就--身有白光,清潔明亮,身入空性,身皆光明,此無罪成就。

  第二,佛相成就--日月之光大顯,五智火光明照,雜色蓮花莊嚴,飛行虛空,自身已如佛體,這是目成就。
  第三,道地成就--悉地已現,已達彼岸,一切解脫境,在定中,在夢中,一一堅固明顯,是道地成就。

  第四,正法成就--出生廣大之智慧,具一切智,法性體性,如實具足,是正法成就。

  第五,果位成就--十法界中來去自如,可遊華嚴淨土,本人自成本尊,神通自在任運,是果位成就。

  我誠誠懇懇的向佛陀大禮拜。

  佛陀說:

  「在此世上,了我奧義的人不多,汝是其中的一位啊!而汝的志向真是堅定呢!」

  佛陀留下乙偈:

  虛空之佛虛空住。
  一切如影而無實。
  自我開光無取捨。
  一切無作子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