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08_彩虹山莊大傳奇 > 偷不去彌勒


偷不去彌勒
  新加坡的弟子「蓮花玉珠」(現在是出家的比丘尼釋蓮勻),她要出家前,問我:「彩虹山莊還欠什麼嗎?」

  「不欠了。」我說。

  「我想送一件東西給山莊。」

  我想了一想,說:

  「妳就送乙尊石頭雕刻的彌勒菩薩吧,讓石頭彌勒坐在山頂的巨岩上,頻頻向拜山的真佛弟子含笑致意。」

  彩虹山莊的山頂,有一塊巨岩,岩石上是平頂,我一直想供奉乙尊佛像,讓大家到山頂合合掌,念聲佛。

  當彌勒菩薩運到彩虹山莊時,我看見兩扇鐵門自動打開了,有兩位青衣童子前導,表衣童子還拿著紅的寶帳,就這麼的上山去了。

  「彌勒菩薩」終於高高的坐在巨岩上。

  然而,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在美國的山區,是有打獵的時期,約是從九月開始,到十一月期間,這一段時間是准許打獵的。

  但,彩虹山莊是私人的地方,原是禁示打獵的,但獵人們偶而也會誤入禁地,因為在山頂,誰也無法明確的劃分界限。

  彩虹山莊有很多山鹿,有雁,有山豬,以前曾有熊及一隻豹,因此,獵人很喜歡來。

  想不到獵人們一看見彌勒菩薩,非常的光鮮,就起了偷盜的心,他們趁半夜上山。

  就將石頭彌勒抬上舊梯子上,前後多人抬下山。

  (彌勒菩薩只是擺放在巨岩上,沒有用水泥封住黏緊)

  ●

  這些獵人抬啊抬的,抬到半山的山路。

  突然覺得石頭愈來愈沉重。

  有一位獵人給石塊拐了一下,跌倒了,不能動彈。

  有一位獵人突然覺得有人有鞭子抽打他的身子,他大叫有人打他,只聽見鞭打聽,旁人卻看不到人形。

  另有一位獵人開口講粗話,正在辱罵的時候,卻口中不能出聲,被禁住了。

  他們看見「五色雲彩」繚繞在彌勒菩薩的四周,他們相當驚恐,便向石頭彌勒懺悔改過,等獵人們二悔過了,他們才能動彈,放下「石頭彌勒」,施施然的下山去了。

  原來彌勒菩薩召請山神土地來處罰這些獵人,嚇得獵人們,屁滾尿流,抱頭鼠竄。

  當曉光法師及心法法師發現彌勒菩薩時,彌勒菩薩正端端正正的坐在半山山道上。旁邊擺著舊梯子,另外散亂的多位獵人的腳印。

  因此,這乙尊彌勒。

  我們稱祂是:

  「偷不去彌勒」。

   ●

  彩虹山莊的佛菩薩,均是活靈活現的,靈跡顯赫的,彌勒菩薩一到,兩位青衣童子引導,紅色寶蓋遮頂,這都是威靈赫赫的,這些小偷怎麼偷得去?

  據我所知,彌勒菩薩的來頭比釋迦牟尼佛更大,他比釋迦牟尼佛更早出世四十二劫,奉事﹁思善如來﹂,是早已成佛的大覺尊者。

  佛陀住世時,生於南天竺,中途得佛陀的教化,佛陀授記他以後為補處的菩薩,能成佛。

  彌勒菩薩,現住兜率內院,說法化行,要經過五十六億七千萬年,才下生人間,於華木園龍華樹下成正覺,於龍華樹下以三會之說,化度一切之人天也。

  有關於彌勒菩薩的一切,可參閱:

  彌勒大成佛經。

  彌勒菩薩下生經。

  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

  彌勒菩薩所問本願經。

  在密教中,彌勒菩薩被稱為「迅疾金剛」。

  金剛因菩薩是彌勒的本誓化現。

  大輪金剛是彌勒的教令輪身。

  兜率天宮的內院,全是摩尼寶殿,內院共分四十九院,彌勒菩薩在「說法院」。

  據我所知,彌勒菩薩也喜歡遊戲之間,其化身已下降多次,布袋和尚、傅大士等均是,這位大菩薩與(蓮生活佛慮勝彥)的因緣更深。

  ●

  我曾經如此說:

  釋迦牟尼佛給我授託。

  阿彌陀佛囑咐。

  彌勒菩薩戴紅冠。

  蓮華生大士授密法。

  可見我(蓮生活佛盧勝彥)與彌勒菩薩有甚深的緣份。因為蓮花童子下生人間娑婆,成為紅冠聖冕金剛上師蓮生尊者,這頂「紅冠」正是彌勒菩薩親手戴上。

  我下降人間時,曾經降魏率天,合十誦讚乙偈:

  慈氏阿逸多。
  妙法無能勝。
  龍華有三會。
  眾生皆得證。
  遍繞三匝周。
  蓮生禮彌勒。
  未來求賜頒。
  紅冠戴上頭。

  我唸此偈時,那彌勒菩薩旁的紅冠,竟然放射大紅光三回,而且紅冠上有五色珠寶,皆放射五色大光華,成一弧度,灌頂蓮花童子,紅冠再冉冉上昇,自動飛向蓮花童子,也繞蓮花童子三圈,再飛回原處。

  這是「彌勒紅冠」與我的一段因緣。

  而為了這乙項「紅冠」,娑婆世間也鬧了一次笑話。

  事情的緣由是這樣子的:

  十六世大寶法王嘉瑪巴(是我藏密的師父),他有四大法王子,他們正是「大錫杜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夏瑪仁波切」、「姜貢康楚仁波切」。

  其中,「姜貢康楚仁波切」,已車禍身亡,將四大法王子打擊甚大,對藏密白教的打擊不可謂不深。

  然而,為了十七世大寶法王的轉世,剩下的三位法王子,又分成兩派,「大錫杜仁波切」與「嘉察仁波切」一派,「夏瑪仁波切」自成一家,原因是對十七世大寶法王轉世的靈童,其認同不一致。

  這對藏密白教的打擊更大,便使人們對西藏活佛的轉世,起了更多的疑念。活佛轉世常常鬧糾紛及意見。

  我感嘆「諸行無常」,四大法王子已死了一個,剩下三個又分成一派,這人世間,簡直是「形色紛鬧」,叫人不敢想像的事情太多了。

  我在早期,曾經隨緣皈依過「大錫杜仁波切」,只是皈依而已,並未真正得到他的傳法。

  (至於在十六世大寶法王嘉瑪巴處,我才真正得到五佛嚴頂灌頂及得到傳法)

  大錫杜仁波切原是彌勒菩薩的化身,他有乙頂很珍貴的「紅冠」,所以常常舉辦「紅金剛寶冠」的法會。

  而我自稱「彌勒菩薩戴紅冠」,我也有乙頂很珍貴的「紅冠」,也常常在法會上戴。

  於是,世人說:

  大錫杜的「紅冠」是正牌的。

  蓮生活佛的「紅冠」是冒牌的。

  我聽了哈哈大笑。

  其實菩薩的化身,有千百億化身之說,不只是觀世音菩薩才有千百億化身,彌勒菩薩自然也有千百億化身,在西藏活佛中,自稱觀世音菩薩化身的有很多位。

  所以,觀世音菩薩甲化身,不會攻擊觀世音菩薩乙化身,觀世音菩薩乙化身,不會攻擊觀世音菩薩丙化身……。

  如此類推。

  至於彌勒菩薩的化身也當然不只一位。

  也就是說,菩薩的化身,同一時期可以出現多位。這如同一個月亮可印在千湖萬湖,形成多月亮也。

  如此印證,在兜率天宮「說法院」的彌勒菩薩,其主尊並未離座下凡,大錫杜只是祂的化身。

  「彌勒紅冠」也未離座下凡,大錫杜仁波切的紅冠,也是化身紅冠。(人工去打造的)
  今天,我(蓮生活佛盧勝彥)如此說,我的紅冠是彌勒菩薩所戴,但在人世間,也是化身紅冠。

  其實,兩頂紅冠,全是正牌的,甚至更多頂,全是正牌的。

  只是俗世凡夫,怎知天上界的不可思議啊!

  ●

  在人間的娑婆世界,在我修行相應的時候,彌勒菩薩顯現幫助我甚多。

  在「西城夜雨」裡,我寫道:

  我對彌勒菩薩說:

  「我一無所有!」我哭了。

  「蓮生,你別愁,米馬上拿來。」彌勒菩薩捧起大布袋就倒,果然米包就像瀑布一樣傾瀉下來,竟像是倒不完似的。

  「不只是米啊!」我喊:「我們須要一部車子。」

  我這一喊,米包忽地剎住。那大布袋竟然跑出車子來,先是小小的如玩具車,見風到長,是「紅色天王星」、「白色豐田」、「綠色本田」、「橘色林肯」、「淺綠朋馳」、「銀色勞斯萊斯」。

  「哇!勞斯萊斯車,夠了,夠了,但房子呢?」

  大布袋一倒,只倒出一小火柴盒的房子,我看了很失望。

  「你要多大?」彌勒菩薩問。

  「我要度很多眾生,我要最大的房子。」我說。

  「好,你拿尺來量。」

  那小火柴盒般的房子,一尺一尺的長,一丈一丈的長,紅瓦白牆,好美好大的房子,竟然是最大的房子,豪華壯麗。

  「彌勒菩薩,我還要莊嚴法身!」

  大布袋再開口,紅冠、白冠、黃冠、花冠,一件又一件的錦鍛絲綢從空中飛酒了下來,整整可儲滿一倉庫。不但是衣物,連飾物也滿天飛舞,有百寶莊嚴蓮華座,各種寶釧、耳釧、手釧、腳釧、如意、瓔珞、金剛杵、妙蓮華、龍、鳳、七寶等等。

  「蓮生,你還愁什麼?」

  「不愁,不愁,一切都是足了。」我說。

  (以上一段文字,刊戴於「西城夜雨」一書,後來,果然供養無盡,無量無盡的飲食,一部勞斯萊斯車,最大的彩虹山莊,種種飾物莊嚴……。這是彌勒菩薩的幫助。)

   ●

  我還記得,我在魏率天內院,拜見彌勒菩薩時,彌勒是坐東向西,摩尼珠寶建成的的宮殿相當華麗,有五色的祥雲瀰漫著說法院,院中也有很珠玉之樹,株株閃耀大光華,說法院的四壁間,全是黃金的貝葉經典,擺滿了像個大圖書館,令人嘆為觀止,如果有行者到過﹁說法院﹂,必然明白我(蓮生活佛盧勝彥)所言皆真。

  彌勒菩薩的侍者,不只兩位,有百多位,甚至千多位,女侍者多,男侍者少,可能是天宮的特色,因為魏率天很接近喜樂天,彌勒菩薩顯現的本尊身長好幾丈,本尊身體有大光芒,是不能正視的。

  ●

  有一回,彌勒菩薩在我的定中顯現,問我:

  「蓮生,你生真佛宗宗主,做夠了嗎?」

  「夠了。」

  「夠了就丟了吧!」

  於是,我不當宗主了。

  「蓮生,你的勞斯萊斯車,開夠了吧?」

  「夠了。」

  「夠了就丟了吧!」

  於是,勞斯萊斯車就賣了。

  「蓮生,你說法昇座,一生榮耀,夠了吧!」

  「夠了。」

  「夠了就丟了吧!」

  於是,我不再昇座說法了,我要隱居了。

  彌勒菩薩在我禪定中,告訴我天上界的許多秘密,這些都是世界上聞所未聞的。

  彌勒菩薩對在強調「自在的真諦」,要如何不依靠,也能自在的真理。

  彌勒菩薩要我,捨率一切!要我化身「虛空」。

  彌勒菩薩告訴我的真諦是:生前一無所有,死後一無所有,一無所有才是真正的自由自在。把真佛宗捨棄吧!把一切物質的擁有捨率吧!把一切名位捨棄吧!完全的拾棄,才是完全的自由自在!

  至此,我明白一切。

  我寫一首偈:

  開悟開悟盧勝彥。
  五百年來不厭倦。
  度生全憑一念願。
  自由無礙學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