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106_真佛的心燈 > 說法時的光明


說法時的光明
  我自小嚮往真理,一生追求宗教,但真理確實高不可攀。

  很幸運的是,我接觸到了密教,初次實地的進入密教的殿堂,從此我精進於茲,不是走馬看花。

  密教不祇是留給我深刻的印象而已,不祇是糾正了我最初的一些隔閡與誤解。

  最終的是,歷時二十多年的專一修持,使我了解密教。不但如此,密教和我竟然合一,息息相關,我可以如此說,我就是密教,密教就是我,而密教就是真理。

  我原來是從「寧瑪派」(紅教)先修持,教我法的是「了鳴和尚」。後來蓮華生大士顯現虛空,傳授我寧瑪派最高的大法「大圓滿」。

  接著我從學「薩迦派」(花教),由「薩迦證空」喇嘛處我得到很多灌頂,包括阿闍梨灌頂,我學習到「大圓勝慧法」。

  從十六世大寶法王處,接受「五佛嚴頂灌頂」,這是「噶舉派」(白教)最高的灌頂,我學習到「大手印法」。

  最後,我在「吐登達吉上師」處,得到「無上密部灌頂」,得到「傳承」。接受甘珠活佛的信物,吐登達吉上師的信物。我在「格魯派」(黃教),學習「大威德金剛法」。

  今天,在這世界上,佩備「藏密四教」法印的人,祇有一個。

  這一個人,就是:

  「蓮生活佛──盧勝彥」。

  ●

  我吸取各派精華,顯宗與密教合一,由顯入密,尤其強調實修,我的一生當中,祇剩下三個重點:

修法。寫作。弘法。

  我的活佛尊稱,是如此而來的:

一、 一百五十多萬弟子, 全尊稱為活佛。

     二、西藏許多大活佛全尊稱為活佛。

     三、西藏活佛之師(有許多活佛全皈依之)。

     四、美國政府,尊稱為活佛。

     五、馬來西亞政府,尊稱為活佛。

  坦白說,「活佛」的尊稱及「修行」的成就,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我遭遇的種種「法難」及「考驗」超過一般人的百倍、千倍、萬倍。我的修行很曲折,步步升高,有時候,極目盡處,山窮水盡,滿目疙瘩。但,一轉化,又是綠意漸濃,豁然開朗。

  有人說,我的修行是:「千山鳥飛絕」。

  又有人說:「千古唯一人」。

  不管怎麼說,走在修行的道路上,有如「逆水行舟」,也可算歷盡滄桑。

  嗡.恰克活佛給我「法王」寶座。

  桑桑活佛送我二套「活佛」袈裟。

  每當我瞻仰「法王」的寶座時,穿上「活佛」袈裟時,叫我更加緬懷……。

  ●

  現在,我唯有說法度眾生,由於佛法珍貴,我一開口,「金光」常顯著,我的口放光,法放光,放光旨在

  拋磚引玉。

  大家珍惜真佛密法。

  大家實修真佛密法。

  (更多的人來皈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