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
首頁 > 蓮生活佛 > 真佛宗傳承 > 十世班禪教授師夏魯活佛認可蓮生活佛


十世班禪教授師夏魯活佛認可蓮生活佛
會見十世班禪的師父(夏魯活佛)

蓮生活佛第百十六文集「黃河水長流」

  我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第十樓館總統套房的第一個晚上,西藏密宗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的九十歲老師父來看我。

  十世班禪大師,是除了達賴喇嘛之外,西藏的精神領袖,而十世班禪的師父,其備份之高,可想而知。

  有人偷偷告訴我,這位「師父」,連「貢唐倉活佛」見到他,都要下跪行大禮拜的。

  他帶了五位活佛來看我,有一位是第七世的活佛仁波切,其名字甚常,是「那倉.向巴昂翁丹曲成來」這位第七世的活佛,其頭銜有三:

  一、「中國佛教協會副秘書長。」

  二、「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副院長。」

  三、「四川甘孜那倉清淨講修昌隆院寺主。」

  我讓這五位活佛坐側席,我同老師父分賓主坐下。

  十世班禪的師父看了看我,口附我耳說:

  「您是一位真正的活佛。」

  又說:

  「我看見您身上強大的光氣。」(內證密教三昧)

  我保持沈默,只是對他笑一笑。我在想,「貢唐倉活佛」見到他都要下跪頂禮,這位老師父的備份是不可想像的,因為「貢唐倉活佛」是目前中國大陸輩份至高的一位了。

  「貢唐倉活佛」比西藏佛學院院長「波米強巴活佛」,及西藏醫學院院長「措如次朗活佛」身份還高。

  我與「波米強巴」及「措如次朗」曾一起主持法會。

  與「貢唐倉活佛」有書信之緣。

  如今,十世班禪的師父又來會見我,他天庭飽滿,瘦而高,面色黑紅,目光炯炯有神,上身是一襲寬鬆的藏是袍子,領口露出袈裟,袍下是黑色的西裝褲及皮鞋,他不苟言笑,表情相當肅穆。

我介紹自己,是「真佛宗創辦人蓮生活佛盧勝彥」,他們均點頭說:

「我們知道,我們知道。」

  又說:

  「我們所有的活佛都知道。」

  十世班禪大師的師父又附耳對我說:

  「您的師父嫉妒不嫉妒您?」

  「哦!」我回答不出。

  「假如我是您師父,我一定嫉妒您,您有四百萬弟子,師父比不上您,不拆您的台才怪。」

  十世班禪大師的師父,咧嘴而笑。這是我看到他第一次的笑容。

  對於十世班禪大師的師父「有話直說」而且「性格耿直」,我已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深思一下他的話,覺得他的話是有哲理的,而且相當坦率。

  我說:

  「我從不計較個人榮辱,對師父只有恭敬。」

  他說:

  「很好,很好。」

  我仔細想了一想,其實十世班禪大師的師父,他的簡單一句話,確實令我由衷欽佩。釋迦牟尼佛雪山六年苦行,是拜了師父的,後來佛陀得大成就,當年佛陀的師父曾經批判釋迦牟尼佛。

  我的顯教師父?

  我的密教師父?

  我不敢想?

  學佛的人不打妄語,在我一生的災難之中,是有「師父背棄」這一條,我是一位被師父整得死去活來的人,我是一位被師父百般折磨的一個人。我被整被磨,但,仍要感激涕零,要感恩戴德,因為不管是順逆,均是「加持」。

  我學「米勒日巴祖師」。

  只有這樣,才算是消業障。

  只有這樣,成就才如虛空。